罗真 ‧ 母亲的故事

2018-06-11 18:30

罗真 ‧ 母亲的故事

外婆继续在原地锄锄掘掘,依然一无所获。最后无法可施,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姑且到母亲所指的地点挖掘。外婆一脸不置信地锄着、锄着,忽然锄着了油包的一角,她小心将之掘出,果然就是那包“传家之宝”。

外婆带着年仅5岁的母亲进入茂密的森林,越走越远。四周传来各种怪异的虫鸣声、兽叫声,叫人心神不安。隔了许久,外婆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当的地点,四下勘察,默认周遭环境,然后开始默默锄地。

广告

年幼的母亲其实不知道外婆要做些什么,无聊地四下走动,目光时而追随着飞过的虫儿,时而望向远处幽深的丛林。大概也是这时,她把四下的地形及环境特征深深记在脑海里。

外婆挖了一个约有三四尺的深坑,从怀里取出了一些事物,有戒指、手链、项链、玉镯等,一一摩挲,非常珍惜,然后用油布仔细包了起来,万般不舍地置入坑里,再把泥土填好,铺上一些残枝败叶。一切弄妥后,外婆长长吁了一口气,殷殷嘱咐母亲千万别对人说妈妈把这些东西埋在这里,给人知道挖走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事发生在日本侵略马来亚期间。日军入侵,起初的两年,外公外婆带着6名子女,虽经常缺粮,还得不时逃入山林躲避日军,但一家大小总算齐全。然而在一次日军肃清行动中,外公不幸被怀疑是地下反日分子,被扣在营里,噩运从此降临。

军中经常有人上门搜查询问,威吓怒斥,真是一日数惊。外婆心力交瘁,又怕藏在密处的一些值钱的东西会被搜出抢走,决定取出觅地藏匿。这些金链银器玉石,多是上一辈传下来的,数量不多,却极具传家的纪念价值。

日子在栖栖惶惶中度过,大概是粮食短缺,营养不良,还需不时逃避战火,我的一个舅舅、一个姨母就此夭折了。

一年多过后,日军投降了,撤出马来亚,可是外公没有被放出来。

广告

外婆四处奔波查询,始终无法探出消息。母亲当时年幼,对事情的究竟更是说不上来,只知道外婆脾气日益暴躁,经常一人独处,怔怔落泪。总之,外公就这样在人间消失了。

婆婆真厉害

又过了一段日子,外婆才带着小女儿入山取出埋在土里的“宝物”。

外婆相好了地点,一锄一锄地向下掘着。母亲觉得不对,说地点错了,应该是三十余尺外的那棵大树旁。外婆横了她一眼,继续掘着。眼看所挖的坑洞一尺一尺加深,所藏的物件却影踪全无,外婆开始急了,坑洞逐渐向外扩大,一直扩大到五六尺直径,依然一无所获。她的第一个念头是:女儿把事情告诉了别人,东西被人挖走了!

广告

外婆怒气填膺,就地折了一支山藤朝母亲双脚乱鞭,痛骂母亲“不生性”,把秘密对他人乱说,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剩下。母亲一边躲避,一边否认,嚷道:“我早说不是这里,你为什么不相信?”

“哼,不是这里是哪里?你一个小妹丁会厉害过我?”外婆一点都不相信母亲的辩白。

外婆继续在原地锄锄掘掘,依然一无所获。最后无法可施,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姑且到母亲所指的地点挖掘。外婆一脸不置信地锄着、锄着,忽然锄着了油包的一角,她小心将之掘出,果然就是那包“传家之宝”。这一下她可是喜出望外,一把抱住女儿,又是欣慰、又是歉疚!

这件事我听母亲说过两回。第二次是说给我的孩子听的。小女儿听了,有点不相信,说道:“婆婆,你当时只有5岁,怎能把事情记得这么清楚?”

对这一点我倒是不怀疑。幼年的事,如果印象特别深刻的话,那是永志不忘的。我四、五岁时和一些大孩子玩火,遭熊熊燃烧着的树胶泥丸滚落身上,烧得满身水泡,痛苦呻吟了十几天。这事迄今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记得一清二楚。

大女儿却说:“婆婆真厉害!连曾外婆都记错了埋宝的地点,你五六岁就能记住!”

母亲微微一笑,回答说:“你们的曾外婆很糊涂,认路的能力很差。

她后来带我去做山工,替伐木公司砍一些海碗大的小树,就常常进了山走不出来,如果不是我领路,她都不知会在山林迷失多少回。到后来我去庄口学割胶,她怕迷路,也不敢再入山林砍树了!”

我曾问起当年那些“传家之宝”后来怎样处理,母亲谈谈说道:“都给了你唯一的舅舅,让你舅母收着。这些东西,我们做女儿的是没份的!”

那年头,重男轻女是颠沛不破的社会观念。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