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原 ‧ 山雨濛濛

2018-06-12 18:43

因原 ‧ 山雨濛濛

妈妈说在我刚诞生的时候,古晋发生大水灾,我无法想像父母如何在风雨中从医院把我抱回家。我怀疑,对雨水产生好感,是不是我一到人间,就与雨水有了亲密的接触而开始的?

我参与的教会坐落在幽静的郊外,四周山丘上树林环抱。

广告

风起时,穿越树林,刹那间,每一棵树的叶子突然一齐交头接耳,七嘴八舌地话家常,声音格外清脆,打破午后的静谧。叶语,是大自然极美妙的声音,它们一定在谈论树林发生的趣闻。

偶尔午后天气突然转变,乌云密布,雨这个不速之客,远远就闻其声,声势浩大,犹如千军万马杀至。人若在户外,就得飞奔入室,雨紧贴着脚步而至。

雨声,是一个善意的警告,一旦响起,趁雨尚未降下,若外头晾衣服或被单,就得即刻抢收,否则前功尽废。雨声,也有它的不可侵犯的威严,当它果断地宣告:“我来了,我就来了!”君无戏言啊,犹在园地干活的伙伴们,舍不得放下手上的工作,结果逃得有点狼狈,连工具都来不及收拾呢。

雨从天而降,打在屋顶,落在枝头上,击在洋灰上,或在池塘乱箭齐下。我喜欢坐在门口凝望着雨,瞧它们这种气势,俨然训练有素,步伐整齐,谁说没有指挥官发令,它们顷刻间就攻陷大地?

雨点在不同的物体上坠落,激起回响,声音各具特色:丁丁冬冬、淅淅沥沥、哗哗啦啦,谁说它们没有指挥家,这首交响乐怎么演奏得如此和谐?

雨是从天而降的银网,一层又一层,编织得那么细密,落在地上,瞬息间渗透泥土,在地层的空隙寻找安身之处。这一层层的银网,虽是自然界常见的现象,我却百看不厌。它是天与地的联系方式——它根本就是白云与小草的对话。天空原本遥不可及,雨水乐意充当桥梁,拉近它俩的距离。我猛然醒悟,小草与白云天各一方,却是心灵相通的朋友。当朝阳升起,晨风来了,小草被唤醒,它挥舞小手向白云问安;午后,白云得空了,则以雨水回复小草。

广告

这是一层层友情的网,一滴滴雨水饱和着爱的问候。

父母是我的保护伞

当濛濛的银网撒落人间,往事也从朦胧的记忆里钻出来。妈妈说在我刚诞生的时候,古晋发生大水灾,我无法想像父母如何在风雨中从医院把我抱回家。我怀疑,对雨水产生好感,是不是我一到人间,就与雨水有了亲密的接触而开始的?哥哥告诉我,由于终日细雨绵绵,整个屋子都挂着晒不干的尿布,后来只好在厨房的灶上烘干。这种烘干衣服方式不符合卫生标准,妈妈说我的小屁股包得通红,幸亏没患上皮肤病。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跟随哥哥们步行将近一个小时才到学校,途中还须穿山越岭。那是一个没有校车服务的年代,附近仅有两户人家拥有车子,我在上学途中曾经坐过顺风车,自然喜出望外,千恩万谢,可惜那是少之又少的事情。在小路上彳亍而行,由于个子矮小,步伐缓慢,永远跟不上伙伴,比较迟才抵达家门。遇到雨天,路途变得更艰辛,我撑的一把小雨伞,只能遮住头部,衣服书包鞋子都被淋湿了,我还被风吹得东歪西倒。回到家,家人还打趣说,幸亏没被吹上天,我也觉得非常侥幸,傻傻地笑了。

广告

人生是一道风雨路,在成长的阶段,父母是我的保护伞。山雨濛濛,尽管要穿越层层叠叠的银网,他俩一直呵护我、顾惜我、引导我,我也逐渐找到人生的方向。几十年的风雨一转眼过去,如今我也接近退休年龄,回顾昔日,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若非他们当年无私地付出,怎能有今天的我?

山雨濛濛,我陶醉在银网中。那一层层的银网,究竟网住多少亲情,网住多少关爱?其实,这一道美丽的风景,早已网住了我的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