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真 ‧ 五七祭祀

2018-06-12 18:44

曾真 ‧ 五七祭祀

还清楚记得,有一次自己在厕所里搓洗衣服,满心欢喜想着:“快帮妈妈做完,妈妈就不那么辛苦了。”

五七祭祀,是外嫁女儿回家祭祀亡者的大日子。为什么重大?传说阎罗王没有女儿,如果今天女儿在祭拜亡者时,恸哭,阎王于心不忍,会减轻亡者罪行,或让亡者离开而免于苦难。这祭祀,有安慰生者的极大作用。

广告

查找了五七拜祭的意义后,我叹了口气:妈妈,我不会哭的。你怎么可能再受苦?我只要站在你面前,快乐健康地微笑,你就能安心离去,不是吗?

那些小恶小错,定不了你的罪。

在忙碌日常的生活表里,把时间这里偷一点,那里挤一些,为妈妈准备鲜花素菜糕点生果。一大早,孩子们都送往学校后,我着手超持家务,心里闪过资料上说的:“女儿应该一大早就在灵位前祭拜痛哭。”没办法,等晚上大家倦鸟归巢,我才能去拜祭妈妈,阎王你就等一等,别心急。一阵微风卷起尘砂拂面而来,惹得我眼睛微微刺痛。清明过后,日子开始炎热起来,风时不时呼呼啸闹,家里的白色瓷砖地总蒙一层灰。我努力擦拭,每一个前推后拉的动作却都揉着妈妈的身影。汗水,沿着发际滑落。

要记上妈妈一功

妈妈不爱做家务,但我们还小的时候她得做,否则衣服碗盘馊臭堆叠,维持不了日常。我是长女,长大后自然成了协助家务的不二人选。若妈妈拿着扫帚,我绝不敢坐一旁翘脚看电视,定要拿起拖把,赶紧接手。要是妈妈折叠衣服,我也一定帮忙,否则锐利眼神扫过,皮开肉绽。从被动到主动,后来连妈妈最不擅长的收纳整理,也是孩子们做。辛苦擦拭抽屉、衣橱、储藏室,把杂物一一分类摆放好。可过不了几天,妈妈又把杂物混成一堆,弄得我们暗地里怨声载道。我从主动更上一层——做得用心。

还清楚记得,有一次自己在厕所里搓洗衣服,满心欢喜想着:“快帮妈妈做完,妈妈就不那么辛苦了。”哗啦啦水声夹着刷子嚓巴嚓巴勤奋飞奔,双手埋进了团团白泡泡里。妈妈突然在外头大声抱怨:“做做做,这些家务今天做完,明天又来,永远做不完,做来干嘛!?”铁锅子咣当摔在地上。我一怔,兀自掉下泪:“妈,我这不就在帮你吗?你别生气,我想你开心……”伸手把水龙头扭大,掩饰我悉悉索索的吸鼻声。

广告

或许如此,“家务没做完”成了我无法假手于人的一层心理压力,只有做完了家务,我才能比较安心地喝茶阅读。这病态的压力这几年好了一些,不过,如此换得我一生勤力刻苦,应该要记上妈妈一功。阎罗王可否分得清,这是功还是过?

这期间,应是风铃木花漫天绽放的季节,这般良辰美景在我眼里却成了堆叠花冢,虚设了。放在墙角边那些妈妈美好回忆的旧照片还没办法整理,怕翻一翻,搅乱了好不容易沉淀了一些些的悲伤情绪。艳阳渐渐滚成了夕阳,我炒好了一锅素米粉,要供在你案前。走到书房把这些日子夜夜抄写好的经书一一卷好入袋,待会儿化了,让你一路平安。

妈妈,今天是五七。

女儿,来拜祭你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