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劲霓 ‧ 捕老鼠

2018-06-13 18:51

岑劲霓 ‧ 捕老鼠

怀孕中的母鼠也许因为饥饿才会自投罗网,能怪她贪吃笼中的鱼头吗?反而是人的贪念却像个无底洞,未必是为了一餐温饱可以满足的。

家里由于杂物多、少打理,时有老鼠出没。

广告

“那些老鼠可真是胆大包天,竟掀开厨余的盖子,把鸡骨头拖走啦!”一天,母亲生气地说。

厨房里有个装厨余的小桶,为了不让老鼠晚上偷吃,每晚母亲都会将厨余桶用一片塑胶盖子关上,再加一块磨刀石压在塑胶盖子上。怎知防不胜防,老鼠不但有胆子,脑子也很精,竟懂得推开磨刀石掀开厨余盖子,成功偷取食物。

“哎哟,我放在地上篮子里的马铃薯,它也敢敢咬了一大半。”母亲咬牙切齿地说,“连塑胶餐盖也被老鼠咬了一个洞!”

那该怎么办呀?我这个书呆子正对家里的鼠害一筹莫展时,只见母亲已从杂物室内找出了个长方形的捕鼠笼。

当天,母亲炸了几条沙丁鱼,我们的晚餐就是炸得香脆的沙丁鱼配饭。晚餐后,母亲切下了吃剩的沙丁鱼头,打开捕鼠笼,把鱼头小心翼翼地挂在笼里的一个小铁勾上。小铁勾的上方有一条细细的铁棒与笼门相连,只要老鼠进入笼企图偷走鱼头,触动到小铁勾和笼门相接的机关,笼门即会关上,老鼠就插翅难飞了。

夜深人静时刻,听见老鼠在屋里吱吱的叫声。第二天,笼里的鱼头不在了,却不见老鼠入笼,唯笼门依然大大打开着。母亲皱起眉头,检查了鼠笼的机关,发现太紧了,所以笼门无法关上,才会让老鼠偷了鱼头轻易逃走啦。

广告

母亲只好把机关调好。

又过了好几天,老鼠依然不落笼。

正好是全国大选之后的第3天,我一早起来,母亲叫我去庭院看捕到的老鼠。我看见一只灰溜溜的大老鼠,身旁竟然还有3只粉红色的鼠崽蠕动着。

“难道母鼠进笼后在笼里生下的?”我十分惊奇。

广告

“可不是。”母亲说。

我一走近鼠笼,母鼠便朝我激烈地吱吱叫,黑豆般的眼睛让人分不清是透露着敌意还是在祈求我放她一条生路。

我怜悯地看着小老鼠,心想它们还没来得及成长,等待它们的却是一场死亡,怪可怜的。

怀孕中的母鼠也许因为饥饿才会自投罗网,能怪她贪吃笼中的鱼头吗?反而是人的贪念却像个无底洞,未必是为了一餐温饱可以满足的。

“唉,不想被捕,就不该偷吃啊!”心里虽心生同情,却知不能放它们出来。要是一时心软放它们走,它们再到处偷吃和破坏东西,要抓住它们可没这么容易了。放鼠容易抓鼠难呀!

只能默默为它们祷告:来世不要当老鼠。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