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 ·洗肾,没那么简单

2018-06-13 13:51

詹雪梅 ·洗肾,没那么简单

去年7月份的一项数据显示,马来西亚肾脏病患人数高达4万多,每年新增病患有7000人。然而这个数据未精准说明,这4万多和7000多人是处于哪个阶段的肾病患者,是包括肾功能受损者,或只是已洗肾的患者?若假设这些数据只是对洗肾患者的统计,我们可以想像真正的肾病患者还有大把,远远不止4万。

洗肾,说白了是殊途同归。无论是富有或贫穷,是志趣相投的同道中人,或是意见相佐、老死不相往来的故人,或相见不相识的陌生人,最后将不约而同地聚在同一个空间里,以同样的工序,靠一台没有生命的机器来维持生命。

广告

如今与血液渗透机相依的已不分男女老幼,各种族、各年龄层都没有专利,在血液渗透机面前人人平等,彼此也都没专属或优先的特权。唯一比较不同的是,你是独自与机器交流,还是每次都有家人作伴。

去年7月份的一项数据显示,马来西亚肾脏病患人数高达4万多,每年新增病患有7000人。然而这个数据未精准说明,这4万多和7000多人是处于哪个阶段的肾病患者,是包括肾功能受损者,或只是已洗肾的患者?若假设这些数据只是对洗肾患者的统计,我们可以想像真正的肾病患者还有大把,远远不止4万。

肾病能透过洗肾治疗吗?不,洗肾,即血液透析,不能治疗肾病,只是透过一个人工肾脏,清除体内多余的水份和废物。肾是我们体内极其强大的器官,却也是很脆弱的,肾的脆弱在于肾结构的不可再生。不可再生的意思是,一旦坏了,就是坏了,坏一个少一个,不会再生。当肾脏已无法操作时,只能把血液抽进血夜渗透机过虑后再流回体内。这样的“代工”每星期须进行3次,每次4小时,每次收费约200令吉。

也就是说,每天,我国有至少800万令吉是免不了的洗肾开销,一个月就高达9600万,无论对个人或社会而言都是一笔沉重的负担。更叫人沉重的是,洗肾不能治愈,只能一直洗,直到生命的末了。如果洗肾过程一切顺利、平安,一旦开始洗肾就注定人生至少有7%的时间要与血液渗透机相依,而这7%还不包括路程和准备时间。人生被这样消耗7%是个什么概念?如果一位患者还有10年寿命,当中就约有8个月半,或250多天是要被洗肾洗掉的。

洗肾终究是非自然的介入,过程中会因个人体质不同而出现种重不适,好比血压骤降引起昏厥、皮肤痒、抽筋、恶心等。而长期洗肾的患者也可能出现肾性骨病变和心血管疾病并发症。此外,若洗肾“排毒”后依旧“灌毒”入口,超标的肌酐指数必然不降。

洗肾没那么简单,洗肾不会让肾病患者变回一个健康的人,所以不要指望肾会变好,只能小心保护肾不会变坏,当肾开时出现损坏时,必须马上纠正错误的饮息。在走投无路不得不洗肾前,管好嘴,护好肾,不暴饮暴食、不乱服药、少吃加工食品、预防高血压、糖尿病。我国有61%的肾脏病患源自糖尿病,糖尿病是吃出来的。管不了口腹之欲,当下看似的享受将必有苦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