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惟诚 ·砂国阵解散后的政治格局 - 观点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刘惟诚 ·砂国阵解散后的政治格局

2018-06-13 14:10

刘惟诚 ·砂国阵解散后的政治格局

另外,这次阿邦佐领导的脱盟,在砂州政治语境上有着极大的象征意义,这是一种政治格局全面本土化的转变,因为阿邦佐另立的本土阵线已不再需要与联邦执政党妥协,一来终结“联邦殖民”,二来在操作砂州本土议题时也更显名正言顺,能增强他们在来届州选的筹码。

国阵在第14届大选中,面对前所未有的挫败,除了丢失联邦政权和多州政权,各成员党还面对着内部整顿、朝野对调,甚至是相互指责的尴尬处境,令这个活跃大马政坛最久、规模最大、党产最雄厚的阵线,摇摇欲坠。在西马国阵,势力最大的巫统已输剩46席,虽然其仍是国阵最大的单一政党,但其他成员党却一败涂地,相同情况也出现在沙巴州国阵,令两地国阵的内部都严重失衡,让国阵这个合作平台名存实亡。

广告

当然,砂拉越州国阵的情况也没有特别好。全靠土保党稳妥的表现,以及州选与大选分开举行的运气,不然以州国阵其他成员党的表现和整体支持率下滑的趋势,砂国阵也必定会和对岸的同僚一样,同时迎来两个级别(国、州)的灭顶之灾。这些,全都看在州国阵主席兼土保党主席阿邦佐的眼里,尽管目前的砂州政局还算稳定,但他已经预见,如果不做出改变,最迟在2021年9月举行的州选,将会为他带来什么结果。

为了自保,阿邦佐必须亲自领导改变。当然,这个改变肯定不会是加入希盟,虽然坊间一度盛传土保党有意加入希盟,但我个人觉得,这种说法肯定只是坊间的一厢情愿,绝非阿邦佐本意,因为除了其本身的南砂土著党派系,土保党内部还有以高级署理主席道格拉斯为主的达雅派系(即保守党),以及由高级署理主席阿旺登雅领导的土著党北砂派系,党内的地方区隔性太强,他们很难依附由西马主导的希盟。

因此,相比加入希盟或继续在留在国阵,退出国阵的选择更能吸引党内共识。至于人联党、人民党和民进党,内部士气同样低迷,领导层更在思考选后出路,因此既然土保党能够抛弃国阵,要他们脱离国阵也没有难度,所以我们很快就见证了砂国阵四党的集体退出。尽管很多舆论对此事很不以为然,更觉得这是“树倒猢狲散”的正常规律,但对我而言,阿邦佐的这一步棋,却对全国政治格局有着更大的影响。

先讲全国政治格局。阿邦佐在上周与首相敦马会面,虽然具体讨论内容不为人知,但舆论一般猜测是与脱离国阵有关,而阿邦佐在返回古晋时,更频密地透露脱盟意愿,若以此线索推敲,我们可以意识到阿邦佐脱盟是获得敦马祝福的,并以此换取联邦政府在石油税等议题的配合。敦马之所以会给予祝福,是因为敦马比任何人还清楚,砂国阵一旦支离破碎,这肯定也会冲击西马国阵的内部团结。

这种局面,肯定会影响巫统在上议院的领导权。敦马已经预见,目前由国阵领导的上议院,在国会召开后必会想方设法阻止、掣肘希盟领导的下议院所立之法,包括政府预算案,换而言之,国阵其实还能让希盟变成跛脚政府,因此要解除巫统在这方面的杀伤力,让砂国阵在最快的时间内解散是最好的,因为这当中所引起的骨牌效应,能让希盟赶在国会召开前,瓦解国阵在上议院的影响力,全面根除国阵势力。

另外,这次阿邦佐领导的脱盟,在砂州政治语境上有着极大的象征意义,这是一种政治格局全面本土化的转变,因为阿邦佐另立的本土阵线已不再需要与联邦执政党妥协,一来终结“联邦殖民”,二来在操作砂州本土议题时也更显名正言顺,能增强他们在来届州选的筹码。此外,阿邦佐过去和巫统的关系匪浅,这让州内非穆斯林对他有所保留,退出国阵,也是向州民宣示其与巫统(和其种族政治)进行切割,利多于弊。

广告

当然,砂政坛未必会在州国阵解散、本土阵线成立后,就重回安稳,因为阿邦佐仍需领导原有班底出战第18届州选,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联邦执政联盟,以及州选民“根据联邦政权归属投票”的习惯,新的本土阵线所面对的挑战将会是前所未有的。为了继续掌权,各党在之后应该会对原有的领导层、种族结构进行整顿,届时除了不少老领袖退位,领导新阵线出击州选的,也有可能会是,1970年后的首位非穆斯林首长。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