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新政府的内忧与外患

2018-06-14 11:10

郭清江·新政府的内忧与外患

巫统在过去通过激化马来人的忧虑,换取他们的支持与选票,让保守马来人相信巫统是一把能照顾土著权益的保护伞。

希盟政府成立至今超过1个月,但内阁阵容仍不完整,显示首相敦马哈迪面对一点困难,需更长时间内部谈判;实际上希盟不只有内忧,也面对外部不确定性。

广告

敦马哈迪为首的希盟政府上台即推行系列新政,采取数个让人眼前一亮的新措施,也让人民看到一连串任人唯贤,不看肤色改变种族政治版图的新貌;但是,新政府一上台即以“高铁”速度腰斩了不少前朝政府的大型计划,却也引人诟病,以及在马新和马中关系中制造不小的震撼。

马哈迪较后在日本改口说,政府并非取消“隆新高铁”,而是推迟落实。这是中日争夺的重要项目,新政府腰斩的决定牵动了中日政府的神经,尤其是对此项目志在必得的中国。

敦马之前也高调地说,要检讨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及被视为丑闻之一的94亿天然气管工程等。他也针对中国近年来不断在南中国海扩大军事影响力的举动开声,表示不欢迎中美战舰在此海域较量。敦马的连番动作与政治语言,已引起中国政府以及在马中资的高度关注,担心马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已生变。

如果从国内政治角度来解读,更贴切地说,这是敦马一石二鸟之计,在内以高债务为由取消与检讨某些中资计划,藉此打击前朝政府、突出纳吉腐败及1MDB相关丑闻对国家利益及政府财务状况的损害。对外则是作为向中国谈判的筹码,以纠正一些工程合约的不平等条件。

据悉负责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项目的阿里巴巴集团掌门人马云,将于下周一与敦马哈迪会面。不论是中国政府、中国投资者,或者在中国做生意的大马商家,都不希望看到良好的马中关系生变。

此外,汤米汤姆斯受委为总检察长引发的风波,突显新马来西亚的国民团结新论述之路还很遥远。城市马来人视野广,可以接受汤米,但半城乡和乡村马来人就未必,他们始终会担心马来人特权,以及伊斯兰地位受影响。

广告

巫统在过去通过激化马来人的忧虑,换取他们的支持与选票,让保守马来人相信巫统是一把能照顾土著权益的保护伞。

另一方面,巫统也让马来社会相信火箭是一个反伊斯兰及马来人的沙文主义政党。半城乡和乡村马来人对火箭的忧虑,并不是立时就能够解除的,需要一段时间,以及更多开明的马来人去改变他们的思维。幸好这股保守势力在大选后还未回过神来,让新政府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正如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所说,马来人的担心是真实存在的,他们担心马来特权和伊斯兰地位受到影响。这也是委任汤米汤姆斯为总检察长的最大障碍。安华说,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也有这层顾虑,陛下不希望马来特权会被剥削。

这次半城乡和乡村马来人舍弃国阵投希盟,主因是不满纳吉和政府实施消费税后所带来的生活压力等问题,他们并不一定拥抱各族平等、社会公正等自由价值观。他们随时会反过来支持没有纳吉的巫统。这些马来人对土著特权、伊斯兰宗教价值观及马来语地位还是很执着。这也是敦马之前预告会择日举办土著大会的原因,以安抚这股保守势力。

广告

败选后的巫统迄今仍没让人眼前一亮,提名参选者还是以旧人为主。种族保守分子已乘虚而入陆续表明竞选高职,嘴里喊着改革巫统,在拉票时还是马来主义至上,偏离党内外早前一些主张放下种族沙文思维的呼吁,显示这艘破船上的人跟现实脱节太久。

巫统失意分子会否去唤醒已群龙无首及依然处在惊吓之中的右派分子,有待观望。但是,可以预见的是,“第十四届大选过后的马来人危机”,接下来会是马来社会的热门话题。希盟需慎防这股伺机而动的保守势力,因为只要有一个爆发点,国家改革工作就不会那么顺畅了。

以上是希盟政府的外部不确定因素。目前看似和谐的内部实际上也存有隐忧。在希盟里面,拥有50席的公正党是最大党,但自内阁名单公布以来,该党获得分配的部长职,从份量到数量都不成对比。该党在第二批的内阁名单中会获得分配多少和什么职位备受关注。

已宣誓就职的雪州大臣阿兹敏,突然被调至中央担任经济事务部长,并不是马哈迪的即兴之作,留了一道伏笔。敦马虽然说会让安华接任,但在政治上一天都太久,别说两年。新加坡《海峡时报》在一篇分析报道中,指敦马利用阿兹敏牵制安华,不会是空穴来风。安华是否能顺利接过首相职位,还得看他的造化与耐心。

新政府还处在脆弱的磨合阶段,这些发展都值得关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