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砂盟当做先行者

2018-06-15 17:20

何俐萍·砂盟当做先行者

对政治动态稍为敏感的人早已察觉,在509变天之后,国阵的标志已在砂拉越绝迹,这些前国阵领袖也很识时务,不再是一身蓝衣亮相,所有过去对国阵宣誓的忠诚,从509那天开始,绝口不提。因此,砂国阵会湮灭在这一波的改革洗礼中,是预料中的事。

对政治动态稍为敏感的人早已察觉,在509变天之后,国阵的标志已在砂拉越绝迹,这些前国阵领袖也很识时务,不再是一身蓝衣亮相,所有过去对国阵宣誓的忠诚,从509那天开始,绝口不提。因此,砂国阵会湮灭在这一波的改革洗礼中,是预料中的事。

广告

砂拉越政党联盟(G P S,简称砂盟)的成立是顺势而为,也是情势所逼,国阵这招牌已形同政治票房的毒药,退出再另寻出路是唯一的抉择。任旁人如何冷嘲热讽,百般揶揄,在利益的关头,在改变的风口浪尖,“大难临头各自飞”是政治常态,死守共患难的情意结,终将尝作茧自缚的恶果。基于现实的考量,阿邦佐哈里率领砂4个政党组织砂盟是为自保和求生存的举措,否则继续留在国阵内得来忠诚守护的溢美之言也无用,换来的将是在3年后的砂州选举遭逢灭顶之灾的厄运。

砂盟的成立被讥讽为是新瓶装旧酒,与导航系统(GPS)缩写相同的砂盟会不会引导砂拉越走出全新的出路?若判定它只是借国阵的旧躯体来达致还魂的目的是言之过早,也是有欠公平的,至少应给砂盟时间证明,它们在没有国阵包袱的心理压力下,展现从错误中醒觉的学悟,敢于扮演争取自主权的先锋角色。最起码,我个人还是希望砂国阵解体,砂盟尝试崛起,能为砂拉越迎来一片新天地。毕竟砂盟还是砂拉越的执政者,在砂拉越人普遍陷入自主权争取眼看已茫然无望,而希盟又野心勃勃放眼在来届州选举夺取砂拉越的执政权,两方一旦能塑造更良性和健康的竞争,在既竞争又起相互制衡的大环境,能以争取或下放自主权或制定更多惠民的政策来博得人民的好感,最终得益的始终是砂拉越人民。

砂盟卸下国阵的包袱,不再受巫统的制肘,难免还需面对质疑的眼光,何况与国阵已结缡数十年,表面上虽说散就散,在情感上难免还有所牵拖,但最着急的其实还是砂盟本身。砂盟比任何人更急于摆脱国阵的影子,最快速,也最快能得人心的便是在与国油官司的纠纷中,摆出挺直腰杆的硬姿态,有不分朝野的律师团为后盾,将是砂盟出击的第一步。尤其首相敦马哈迪表明不干涉及交由法庭判决,而砂希盟把矛头指向砂政府不听劝而拒绝先发制人,让砂人在迎来新政的雀跃,又陷入眼看自主权争取可能无望的纠结之中。砂拉越人更寄望借助政治竞争的空间,恢复砂拉越在1963年建国契约下赋予的尊严和地位,砂盟在这方面有足够的谈判筹码,只要砂盟采取咄咄逼进的姿态,希盟政府不可能再像过去由巫统主导的联邦政府般,仅以归还似有若无的权力作为敷衍,更何况砂人坚信砂拉越是成立马来西亚的伙伴,实际掌有三分之一的权力,更不会满足于希盟政府答应给予20%的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也纳闷于为何只有20%,而不是承诺给更多?

真正成熟和健康的政治是既竞争又合作,不仅砂人,相信对政治还有期待的大马人都希望看到,政治游戏可以告别不是你死我亡,对政敌采取赶尽杀绝的恶劣手段。砂盟在以砂人的利益为最大依归下,必须与希盟政府合作,但不意味需要逢迎谄媚,靠拢希盟;同样,希盟政府不能摆出高姿态,在让砂拉越的发展必须迎头赶上西马的大前提下,也必须与砂盟主导的州政府配合,而不是有意无意的刁难。

另外,在下个月即将召开的国会会议,砂民期待看到砂盟以在联邦是反对党的身份勇于发声,不是毫无立场的全面附和联邦政府。砂盟要为3年后的州选举积攒再执政的筹码,就必须做到凡事以砂拉越的利益为优先,掘弃过往一切以联邦国阵为马首是瞻,在不利于砂拉越发展的课题上,不是反应迟缓,便是唯唯诺诺,甚至是视而不见的畏缩心态。

也不仅是砂拉越人民,全马的人民对大马迎来60年非但是首次,也堪称是全球楷模的和平政权转移之际,更希望看到真正成熟的两线制在大马成型。砂盟在困顿低迷的氛围试图开创新局,也该好好学习当个称职到位的反对党,这才是选民乐见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