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不一样的开斋节

2018-06-15 17:29

杨丽琴·不一样的开斋节

我喜欢吃马来人道地美食,斋戒月市集总少不了我的身影。平日也有踏足以马来商贩为主的早、夜市。所以,对这些食物的行情还算了解。

我喜欢吃马来人道地美食,斋戒月市集总少不了我的身影。平日也有踏足以马来商贩为主的早、夜市。所以,对这些食物的行情还算了解。

广告

在早期,马来餐是公认的不便宜。一碟普通鸡饭,或白饭配一条鱼,随时叫价6、7令吉以上(不过,分量通常很足)。如果买上三餐,再加上一些糕点,几十令吉就“飞”掉了。

所以,我也曾经很疑惑,十余人的巫裔大家庭,每天要花上多少伙食费?

这几年百物腾涨。我常光顾的巫裔商贩也起了几回价。有一次我笑说“又起价?”。那大叔碎碎念了几句,无非是说“甚么都涨,就是收入与薪水不涨……”

今年斋戒月适逢消费税归零,但市集里的食物没有跌价,有些还涨价。如我很喜欢的某种糕,几乎年年涨价。

不过,平心而论,马来同胞在调涨食物售价方面比较合理。如今,相比起印度人扁担饭、华人经济饭,平民化的马来餐已更为便宜。

生活丰俭由人,在生活线上打拼者,各族都有。但人比人,有时真会气死人。

广告

前些日子,抽空到马六甲首长官邸一游。此官邸是否超级豪华,见仁见智(胥视你拿来跟谁的官邸比较)。据说,90%参观者为华裔家庭。我不晓得为何友族对参观官邸兴趣乏乏(也许正值斋戒月,也可能是宣传问题)。

记得好几年前,甲州前两任首长在开斋节开放门户时,倒是三大族都到齐,人山人海;为了领取5令吉青包,更是大排长龙。

5年前的大选,前前任甲首长意外落马,他和接任者都把败因归咎华裔。结果,有些吞不下这口气的华裔,再也没有出席类似的门户开放。尽管如此,捧场者还是大有人在。

今年新政府新气象,各高官显要(尤其是新首相)的门户开放,相信会门庭若市。新政府主张撙节,希望今年的门户开放,不会再浪费食物,也不会再有争先恐后的乱象出现。

广告

毕竟,穆斯林开放门户的意义,主要是促进文化交流,而不是各吃各的,或者和大人物握手后,打包就走……如果可以,请尽量和你身旁的友族多交流、谈话。

有人认为,大选后各族的关系获得提升。实情是否如此,有待观察。

大选后不久,我在一辆公车上,听见一位马来司机,大声辱骂某族群。车上一对华裔老夫妇吓得立刻下车。

这可能是该司机个人修养问题。然而,这种族群之间对立的情绪,若没有被适当的疏导,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大选前,为了争取选票,一些政党领导人在多场政治演说上,用了强烈的措辞与语气,形容某方是“外来者、掠夺者”。有人认为,在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因此这些措辞并无不妥。

然而,这些仇恨的种子一旦埋下,随时野蛮生长,以后再也难以根除。这是相当危险的玩火行为。

不过,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比偏激的人多。说回开斋节市集,有些相熟的巫裔小贩,为了避免我扑空,会事先告知我其收工日期。我也会真诚的预祝他们“开斋节快乐”。

虽然,这些表面上的交流,未必能让我们深入了解友族内心。然而,有些事、形式,有做总胜于不做。

要让这个开斋节过得不一样,彼此都要放下过往的种种嫌隙、不满、对立,才不会辜负了我们一起建立的新马来西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