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修捷·机车

2018-06-17 19:02

王修捷·机车

悲剧已成,倘若是普通人遇到这件事,那肯定是强权压顶,被当地警察整个半死吧?但刚好遇到个更强权的,只好kap,kap,kap了。
(图:龚万辉提供)

踏进他的店,被密密麻麻的重型机车所包围。可惜的是,我一辆都辨认不出。什么Ducati,Kawasaki,傻傻分不清楚。

广告

最抢眼的是一台Superbike。好大一辆,长度接近房车,宽度也有房车一半。我问,这机车很快吧?他说,十秒以内可以直达时速两百以上。只是第一档就可以达百四。嗯,好吧。确实很快。只是第一档已经是我普通机车最高速度。层次不同啊。

我问他,最难忘的骑车经历是什么?答案是台湾环岛,上太鲁阁,上合欢山。那次是在当地租车,一天要马币五百左右。结果其中一台机车泊车时倒下三次(就这么糊涂吗老兄),左右边都挂彩。维修费高达五千马币。当时他跟台湾佬说:我也干这行。没这么贵。没坏的重新喷漆就好。坏的才换吧?若你执意要收我五万台币,那我付,不过条件是要将那些零件拆出打烂。后来对方妥协,但也修了整千块马币。

玩机车更贵的事情都有发生过。换轮胎近千还算小事。若是欧洲车,走timing belt,三五年后需要更新。你若不更新,断了以后连引擎也会严重受损。有个顾客就是为了省钱结果亏大了,引擎损坏,维修费要整四十千。夭寿,新车才八十千,维修要四十。他劝顾客将车拖回家去算了。从此摆成装饰品。不可不防。但日本车倒好多了,用timing chain,耐操多了,风险低。

我问他最快骑过什么速度。他说两百六。什么感觉?最大感觉是心脏怦然。超车时仿佛进入时光隧道,超车以后数秒内往倒后镜一望,后面那车已经不见了。

“但是呀,年轻人。我总是劝我顾客,买了机车先别开快,摸熟了性能才开。否则很危险。”

我注意到他嘴唇动过手术,唇形不太自然。下巴也有伤。“但是你太熟悉你的机车也未必是好事。”他说了跟之前相反的话。“就是太熟悉了,也会出事。”我点点头。我认同他。这是我处世哲学之一。善泳者溺是也。不过他换了个方式说话。 

广告

最严重发生过什么意外?莫过于队友泰国金三角撞死人。差点就回不来了。当时他们日行六百公里,全程七千公里。队长疲累耍性子先走,在前头不知怎的撞死了一个泰国年轻人。他是车队里第二人,是第一个到案发现场的。“妈的,差点害死我。我远远看到怎么有个人躺在路中间。机车翻覆,队长在路边草丛里。

谁对谁错已经难辨了。但那件事情里,强权决定一切。全队本来是完了的。队里有个很吃得开的朋友想解决事情,揽那警察的颈项。对方发狠推开。还用英语吼回来:don\'t touch me。吃得开的朋友继续低声下气问这事如何解决,怎么调查谁对谁错。对方回答也很野蛮:你们的人撞到我们的人,当然是你们的错。咦,现在是无需调查就有结论了吗,那要警察来干嘛?

正常人遇到这情况,事情恐怕不能善罢。那吃得开的朋友只好出绝招,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那神秘人嘱咐把手机交给那警察,那警察很反感,拒绝听电话。电话里那人说:不要紧,你告诉我你在哪一区警察局。没一阵警察局电话响起。先前态度强硬的警察被叫听电话。隔着话筒都听到他被骂得很惨。而他只能一直kap,kap,kap地回答。安哥忍不住问他队友:你打给了谁解决这件事?答案是总警长。众人才知道这队友平时不吭声,原来是个大人物。但我听到这里,心想除了关系,疏通才是重点吧?果然安哥说,第二天一早银行一开门就按钱去了。多少我没问。除了打通一些上下关节,对死者家属的赔偿金怎么能少?当晚,那区的警长亲自来处理这件事,对他们毕恭毕敬,连椅子也不敢坐,就这样站着说话。

我还是忍不住问了,那队友到底是干什么的?安哥说是泰皇的姐姐那里办事的。那这整件事,moral of the story是啥?照我看,谁对谁错已经成谜。悲剧已成,倘若是普通人遇到这件事,那肯定是强权压顶,被当地警察整个半死吧?但刚好遇到个更强权的,只好kap,kap,kap了。后来队长回来后瞒着妻子此事。对方妻子来问了安哥几次,最后问自己丈夫是否撞死人。她说丈夫梦里说了梦话:你不要怪我,是你自己冲出来的。事情如何,恐怕也只有他们知道了。

广告

我问安哥还有遇到什么特别事情,他说某次泰国清迈山里骑车遇到眼镜蛇过马路,碗口般粗。噢这还好吧我想。

他店里还有一辆三轮车C a m-A m spyder,前面两粒大轮子,后面一粒。他说这机车也可以跑两百五以上啊。我在想,我如果唱三轮车跑得快他可能会翻脸吧。他说他花了一个月才搞定那台车,实在不容易驾驶。跑太快时行车线会有一点微微的s型。“你不能跟它斗,手很快酸。你要顺着它去驾驶它才能控制它。”我心想安哥这不就是太极拳拳理,或者道法自然,或者庖丁解牛吗?但我没说出来。我还要听故事呀。

不过故事倒是听得七七八八了。他说机车○八年时好卖,现在每况愈下。故事说到最后他又惊吓了我一下。他说:你这样听是学不到东西的。约个时间带你学生来,我找个空地让她们开重型机车。我打个哈哈扯开了话题。万一她们一扭尽油门,咻一声进入时光隧道不见了怎么办?别吓我了。

但我打从心底喜欢那老板呀。可惜我不好重型机车。否则就跟他日行六百里看眼镜蛇王去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