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静薇·检讨支持信模式

2018-06-19 11:56

叶静薇·检讨支持信模式

转租牟利绝不能姑息,方贵伦准备上告反贪会的决定更值得一赞。但是,除了严办涉事者之外,政府更应关注“支持信”这回事,此次的风波又再次清楚揭示支持信的弊端。

在开斋佳节里闹出土团党青年团领袖转租摊位,从中牟利事件。直辖区土团党青年团领袖诺希山被指在获得吉隆坡市政局批准的80个斋戒月摊位后,转租给商贩牟利;市政局小贩发展及执照组主任安华再欣指原已拒绝该申请,但考量申请者声称协助穷困市民赚钱,以及收到候任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的支持信而决定放行。

广告

方贵伦较后作出声明,否认从中获利,发出支持信乃因诺希山声称协助协调,不会向商贩收取任何费用,同时表示若事件属实将向反贪会投报。

此事引起希盟多名领袖关注,土团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也证实已向党纪律委员会投诉,并建议希盟政府废除支持信模式。行动党候任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则表示,人民代议士根据有需要的申请发出支持信,但审核与批准的权力是在市政局手中,并指人民代议士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各行各业、病患或贫困学生发出支持信的要求。

转租牟利绝不能姑息,方贵伦准备上告反贪会的决定更值得一赞。但是,除了严办涉事者之外,政府更应关注“支持信”这回事,此次的风波又再次清楚揭示支持信的弊端。

虽说决定权在于市政局,国会议员只是根据有需要的申请发出支持信,但这封支持信岂会不让官员感到压力?

我们都希望官员以事论事,不畏强权办事,但在现实社会里总有许多有形无形的压力,不在其位者无法真切感受。

除了接到支持信的官员倍感压力之外,人民代议士如果不为提出要求的民众签发支持信,同样也面对压力。他们如何确保每一封支持信都发得适得其所呢?若要人民代议士逐个个案探究谈何容易?但若人民代议士在不甚理解的情况下发出支持信,这又是否合理呢?病患、学生在提出申请时需附上人民代议士的支持信也让人不解。

广告

支持信可大可小,政府为一马发展公司发出的支持信不是曾引起议论吗?2010年,前朝政府官员曾表示,废除政府部门发出“支持信”是国家关键表现领域铲除贪污的其中一项努力。那是肃贪实验室的一项建议,但还未划分哪一种支持信是部门不能发,以及什么支持信是不能被接受的。这项建议最后不了了之,支持信引发的问题循环不息。

政府应藉此时机检讨支持信模式,废除尤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