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再不改变,死路一条

2018-06-19 12:01

林瑞源·再不改变,死路一条

巫青团长凯里比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及元老东姑拉沙里更适合领导巫统,不只是因为他年轻,思维也有很大的关系。

开斋节假期结束,政治将有新的进展,包括首相将公布完整的内阁阵容、巫统月底举行党选,以及预料前首相纳吉将被控洗黑钱和盗用财物。

广告

先谈巫统大选惨败后的改选,由于不再有参选限制,因此这次党选创下最多人参与的纪录,多达612人提名,7人攻打党主席。

巫青团长凯里比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及元老东姑拉沙里更适合领导巫统,不只是因为他年轻,思维也有很大的关系。

阿末扎希与纳吉的关系太密切,一些不好的事情是由他代为执行。他大选前曾经为修改355法令背书,并形容伊斯兰党是巫统的新朋友。509大选过后,国阵成员党一个接一个离去、玻璃市闹出大臣风波,他都无法处理,显示领导能力不强。若由他领导巫统,可能走捷径和伊党结盟,加速国阵的灭亡。

姑里是很资深,但没有领袖风范,也缺乏意志力。1987年党争后,他领导四六精神党挑战巫统,大选挫败后坚持不了多久,就重返巫统。他最近说,巫统不用开放给非马来人,也反问为何要开除纳吉?明显和时代脱节。

而凯里在509大选过后已有反省和忏悔之心,他说,为了捍卫纳吉而没有说真话是一项会伴随他终身的大错;他主张巫统不分种族宗教,开放给全民加入;他也反对巫统两个高职不竞选。比较起来,凯里更接地气。

巫统之所以会失掉政权,是因为人民彻底失望,认为巫统不会改变,才铁了心换政府。巫统已沦为反对党,若还是拒绝改变,会继续衰弱,甚至走入历史。

广告

巫统能否转型、再造,也决定国阵的存亡。

砂拉越国阵4个成员党已退出国阵组成砂州政党联盟(GPS),国阵的13个成员党走剩5个。假如国阵瓦解、各党分道扬镳,在政党联盟的趋势下,根本无法重整旗鼓。

种族政治是毒药,巫统和马华都应该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马华须与民政合并,才能整合资源、调整架构,成为有作为的反对党。

巫统等反对党不应急着攻击希盟,应优先进行改革,自己都没有改,有什么资格监督新政府?

广告

巫统另一个重建工作是与纳吉及过往不光彩的手段切割,必须对纳吉政权的所作所为表示忏悔和道歉;不丢弃丑陋不堪的过去,不可能重新开始。

不过,革新的起点在于党选,巫统还是由右翼控制,凯里必须说服保守的派系及财阀,要突围并不容易。即使凯里当选,也要费很大的力气调整老旧机器。

在巫统挣扎重建之际,希盟也必须抓紧时间收拾国阵留下的残局,让治理工作更快上轨道。

马哈迪再度任相,不时显露独断的作风,但在民众监督及同僚的提点下,都能够及时纠正,比如放弃兼任教育部长、把检讨反假新闻法令改为废除、交由私人界推动新国产车计划。

希盟成员批评新政府也是好事,以免重犯国阵一言堂的错误,比如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蓝卡巴星批评精英顾问团主席敦达因传召两名大法官,并要两人呈辞,毕竟三权分立非常重要。

此外,希盟也面对第一起贪污疑案,直辖区土团党青年团一名领袖从吉隆坡市政局获得斋戒月摊位,再转租给小贩牟利。希盟必须透明和公正处理此事,并且取消支持信的做法,以免政治干预官员决策,走回国阵的老路。

希盟要长久执政,就要警惕自己不会和国阵一样,只要铲除贪污、埋葬种族主义、推行自由开放的政策、搞好经济、扫除甘榜的保守思维,即使巫统卷土重来,也无法再威胁希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