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 Wong·靖国花艺发条鸟

2018-06-19 19:07

Frank Wong·靖国花艺发条鸟

靖国神社大殿的旁边,有一个花艺班在授课。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站在沙地上看着这些端庄大方,身上披着围裙的妇女们来来往往地忙碌。脑袋里一片空白。无论怎样努力,都没有办法挤出什么想法。只是举起镜头,将正殿的倒影、花以及自己摄入框中。

靖国神社大殿的旁边,有一个花艺班在授课。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站在沙地上看着这些端庄大方,身上披着围裙的妇女们来来往往地忙碌。脑袋里一片空白。无论怎样努力,都没有办法挤出什么想法。只是举起镜头,将正殿的倒影、花以及自己摄入框中。

广告

空气中有一股银杏落叶的气味。参拜的击掌声偶尔传来,一名看起来像是导师的女人将玻璃柜子的木门拉开。

神社里有专人照相,服务穿着和服的小童、观光客、又或者老人们。阳光猛烈照射下,已秃光的树枝在地上形成倒影,无人大声喧哗,都小心翼翼地,仿佛怕惊醒了什么似的。唯独两名年轻华裔旅客,躺在布满银杏落叶的地上,摆弄着肢体,寻觅着一个完美的构图角度。历史很遥远,记忆很轻。树影斑斑,空凳上无人。

我不久后就离开了。

今天下午,当间宫中尉在蒙古兵的枪口下,想也不想就跃入沙漠的枯井中,我终于读完了《发条鸟年代记》的第一部。书里有那么一刻,日正当午,阳光撒入枯井深处,赤裸着身子的间宫,打开了手掌迎接那阳光,泪流满面。

广告

“生命的一切意义,都在那光中,无论其如何短暂。我的生命在那光中燃烧殆尽。”小说里的间宫这样说着。

他后来被救了出来,回到了日本。许多年后,他还会梦见自己的身体,在那口枯井中逐渐腐烂。有时他会觉得那才是真实。而现在的自己,是活在一场梦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