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电子病历系统,真期待

2018-06-20 11:03

詹雪梅·电子病历系统,真期待

电子病历系统能让国内为数众多,并且将持续增加的病患享如此便利吗?我很期待,但更期待电子病历系统先在每一所政府医院的各部门间落实、展开。

新任卫生部长祖基菲里阿末允诺,国内所有政府将在2020年落实电子病历系统,让医院与医院之间共享病患资料。这听起来对病患和病患家属而言,是天大的喜讯。若这系统如期落实,病患资料共享将发展到何种水平及状态?

广告

我想像中的电子病历共享系统是这样的──当病患从一所私人医院转去规模更大的政府医院求医时,不需要带上一叠手术报告、药单、验血报告、X光片、MRI光碟等等,只要带一张身份证和医生看诊建议信,就能完成注册手续等着挂号看医生。并且病患和家属不必一再重述某年某月做过什么手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心绞痛,之前在哪里见过哪个医生以及有过什么建议等等,因为医生已了如指掌。而更理想的是,首次注册成功,病患有了自己的病历号后,就可以自行上网挂号,在预约的半小时前抵达医院,不必再为了十多分钟的看诊痴痴地等上大半天,甚至一天。

电子病历系统能让国内为数众多,并且将持续增加的病患享如此便利吗?我很期待,但更期待电子病历系统先在每一所政府医院的各部门间落实、展开。

家有病患,必须定时到医院报到者,或许都有过这样的经验──无论是看诊、注射或领药,须依据院方的作业程序,一旦发生“小意外”脱序了,既定的安排出了乱子,往往不是在一个部门里就能搞定的。好比医生签署的药物注射证明遗失,不能打针是肯定的。可是针必须打,怎么办?有家属陪同的病患请在指定等候区里傻等,等待一个未知数;独自前来的病患则要准备面对黑暗的一天。

接下来程序一般如下:到注册柜台要求调取病历。能不能顺利调取,要看要求调取者是否表达明确,还要看面对这特殊要求的医务人员能否变通。如果能,就可以幸运地拿着病历回到原地挂号排队,注射后,一刻也不拖延地把病历送回。如果不幸调取不出,就得像无头苍蝇一样,寻觅当时发注射证明的医务人员。也许在慌乱中过关斩将终求得一纸证明时,负责注射医务人员已下班,明日请早。今天没能注射,明天再来该怎么办?又是一个未知数。若没有家属相伴,病患在医院的那一天,将如同在地狱。

如果医院各部门间能及时共享病患资料,病患的痛苦和不便会减少很多。如果一所医院尚不能整合完整的病历资料库,让各部门无缝衔接,我们该用哪门子的信心来期待政府与私人医院的无缝衔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