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惟诚·党选决定巫统未来

2018-06-20 11:26

刘惟诚·党选决定巫统未来

尽管目前党选形势仍不明朗,不过巫统在经过这场党选后产生的新主席,将代表着巫统的未来。若阿末扎希出线,则意味保守主义回稳,巫统可能重启与伊党合作的谈判,令巫统变得更偏激。

在509之前的大马政坛,巫统是强势的代名词。因为基本盘稳固、党产雄厚,更掌控着中央资源,所以其党务在过去极少受到党外元素的影响。因此,相比民意,党意更能影响这个老牌政党的运作,让党外的一切难以对党领袖发挥作用。这种与外界“隔绝”的形式,在新巫统于1988年创立后的高职(主要是主席和署理)竞选中,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除了1993年由时任副主席安华挑战原任署理嘉化峇峇的战役以外,接着下来的党选都因为“选前共识”而未有竞争。

广告

当然,前财长姑里从2000到2009年间,曾经三次表达竞选主席的意愿,但每次都只得到自己区部的提名,而无法跨过竞选门槛。到了2013年,巫统在前主席纳吉的领导下推行了选举人制度,以一区一票的方式让党员直选党领袖,尽管形式变得民主,但原有的“选前共识”传统仍获得保持,反而进一步巩固了主席和署理职不开放竞选的惯例。在巫统仍有权有势的时代,这种对高职的内部共识,就如同其各级领袖“顺序接班”的传统般不可违逆。

任何领袖有违这套传统,就会受到党的边缘化,远的例子有姑里、慕沙希淡,近的例子有前署理慕尤丁。这是确保巫统主席能获得党内的绝对支持和权力,而党主席能藉着这种权威,掌握马来人的民族信任和情感依附,一来方便长期执掌朝政,二来让党维持团结强大。然而,在第14届大选中,巫统获得前所未有的差劲表现,令党内权威一夜之间失衡,纳吉的引咎辞职、代主席阿末扎希的焦头烂额,以及代署理主席希山慕丁的意兴阑珊,让巫统出现前所未见的内部震荡。

这股震荡非同小可,因为根据巫统的顺位传统,希山慕丁会是纳吉的继承人,而阿末扎希在如此的安排下既是希山副手,也是后备主席,主要是万一纳吉必须退位而后者未做好接位准备,则由其暂接主席。至于巫青团长凯里,就是这两人之后的顺位接班人。这种心思稠密的接班部署,是建立在巫统世代相传的传统价值之上,也是团结巫统的关键,但这场内部震荡把这一切震碎,体现传统价值的纳吉和希山淡出政坛,令接班部署一夜之间出现断层,让基层不知何以自处。

这种窘境是巫统创党以来未曾发生过的事,令基层迷失方向。换而言之,巫统现在已经陷入传统崩溃的时代,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巫统在即将来临的党选中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混战,单是主席就有7人角逐。当然,有论者觉得,巫统党选出现大混战代表着巫统出现严重分裂,但我却觉得未必,在现有的党选制度下,党员要竞选党职已较过去容易,再加上“选前共识”的崩溃,提名已不再需要掂量基本盘,因此出面竞选之人未必如过去般,都是党内的强势领袖。

比如在主席竞选方面,除了阿末扎希、姑里和凯里,其他领袖未有这三人的魅力和动员能力,要获得至少96票当选极有难度,而且他们刚好各自代表着巫统的老、中、青三个世代,让基层较感兴趣。当然,姑里尽管从政经验丰富,但他也垂垂老矣,再加上元老派在经历过纳吉的清扫后,势力早已凋零,年轻党员既对他不熟悉,老党员也不太信任他,再加上巫统面对的内忧外患,所以未必能如愿出线,因此这场主席选战应该会是阿末扎希和凯里的二人之战。

阿末扎希是党内保守派领袖,老树盘根,深受保守阵营支持,但在经历509后,其阵营的民族主义信念或有动摇,再加上缺少顺位传统的加持,面对着少壮派的凯里也未必能占上风。尽管目前党选形势仍不明朗,不过巫统在经过这场党选后产生的新主席,将代表着巫统的未来。若阿末扎希出线,则意味保守主义回稳,巫统可能重启与伊党合作的谈判,令巫统变得更偏激。

广告

然而,若凯里胜选,则巫统有机会展开改革,但也可能引发老、中世代的反弹,令巫统出现短暂的内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