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凯里,太早与太迟

2018-06-20 11:38

郑丁贤·凯里,太早与太迟

先说太迟──在提名前的一天,凯里阵营才放出消息,表示他可能竞选主席,而不是之前宣布的副主席。

马哈迪说:“凯里是巫统主席的最好人选”。

广告

这句话,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当真;毕竟,马氏调侃,假作真时真亦假;或许,连凯里也没准儿。

然而,凯里真的在最后一刻,跳进了巫统主席的擂台赛。

凯里加入主席之战,太早了,也太迟了!

太早又太迟,看起来矛盾,实则不然。

先说太迟──在提名前的一天,凯里阵营才放出消息,表示他可能竞选主席,而不是之前宣布的副主席。

这个消息,把巫统选战的形势给搞乱了。

广告

原本,凯里是在姑里的菜单内。

主席:东姑拉沙里;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前森州大臣);副主席:卡立诺丁(前柔州大臣)、佐哈里(前第二财长)、凯里(前青体部长)。

这个阵容一摆出来,人们看到的是巫统内部的务实派,以及选后趋向支持改革的阵营。

这个阵容,明显是挑战阿末扎希阵营。阿末扎希的阵容,从竞选署理的安努亚,副主席候选人马哈基尔、依斯迈沙布里、达祖丁,属于“维持现状”

广告

派,形象也偏向巫统保守右派。

改革阵营不缺战将,但是,就是少了一个主帅;于是,七哄八拱的,抬出了元老东姑拉沙里。

老实说,姑里不是最佳人选。他离开巫统主流已经太久,在党内没什么影响力,也掌握不了多少代表票。

姑里原本三心两意,摇摆不定,但是,经过柔州和森州矢言全力为他护航,加上凯里也游说愿意带领巫青相挺,他才下定决心,背水一战。

原本阵势已定,突然间,凯里改变主意,决定自己竞选主席,改革派阵脚大乱,凯里也成为众矢之的,改革阵营内部有人指他搅局,制造分裂,让阿末扎希坐收渔人之利。

从策略上,凯里的宣布来得太迟。

如果他在姑里作出决定之前,率先表明竞选主席,或许,姑里会打消主意;或者,他也可以和莫哈末哈山达致协议,两人之中一人竞选署理主席。

而今,改革派必须在姑里和凯里之中选择一人,力量必然分散。

而凯里太迟的决定,也让他失去带领巫统改革风潮的先机,在剩下不到两个星期时间,如何整合派系?又如何说服基层?

再说太早──全面来看,不管有没有姑里,不管对手是否阿末扎希,目前还不是凯里竞选主席的最佳时候。

因为巫统和凯里本身都还没有做好准备。

巫统目前还在失落阶段,虽然大选失败,但是,党内普遍还缺乏醒觉意识。他们把败选的责任轻易归咎纳吉和消费税;但是,忽略了巫统意识形态过时,以及金钱政治腐蚀等结构性的问题。

党内很多人以为只要换个领导人,无须再扛起政府的政策责任,就可以重获马来族群信任,5年后回朝做政府。

改革对他们而言太艰苦,还得放弃许多即得利益,还不如得过且过,伺机翻身。

这种想法,有利于“维持现状”派系。而各州党阀的既得利益和实力,也会阻碍改革。

而凯里如果有改革决心,他应该了解,一次败选不会改变党人的思维,而必须经过更重大的震撼,更艰苦的磨练,以及更深入的改革教育,才能够改变巫统。

他可以在现有的基础上,凝集新生代的力量,灌输全党改革思维,摆脱旧巫统的形象,开拓新巫统/新国阵模式。

用3年准备改革,3年后,当“维持现状”派后继无力,既得利益逐渐瓦解,才是他竞选主席的时机。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Too early and too late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