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毓林·慈善文化艺术组织仍需扶掖!

2018-06-21 13:04

曾毓林·慈善文化艺术组织仍需扶掖!

按新政府所述,国家欠下巨债,近日来“希望基金”正热,爱国人士也纷纷慷慨解囊,截稿时已获国人捐款达8900万令吉。

新政府成立后,铺天盖地皆是有关新政府的新闻。看情况,还方兴未艾会持续下去──新政府不但盼新政,也揭露前朝施政弊端,新闻自然天天有。

广告

报纸版位有限,即使是网络新闻媒体也人力有限,无法兼顾完政经文教所有新闻,难免会顾此失彼。不少文教文艺组织或社团已经颇有微词,指所获得的关注和报道版位大不如前。对此,记者编辑都尽量给予解释,希望待新政府的一切尘埃落定及步上轨道后,会有更均衡的篇幅分配以应付各界新闻。

报纸篇幅经常无法迎合所有的社团需求,在海量的讯息中,报纸有义务做筛选,同时为读者节省阅读时间。

尤其是社会越来越繁荣,大小组织也越来越如雨后春笋,在应接不暇的采访邀约中,记者只能依新闻性来做取舍,编辑更是按可读性来做判断。

按新政府所述,国家欠下巨债,近日来“希望基金”正热,爱国人士也纷纷慷慨解囊,截稿时已获国人捐款达8900万令吉。

以国债而言,这虽然是杯水车薪,甚至仅够以支付一马发展公司今年9月至11月间3个月的利息而已;单靠“希望基金”的捐款并不足以解决国债,这是一条漫长且艰辛的路,但这可被视为爱国运动,希望唤醒更多人关注国家现有的经济状况。

很多原本固定赞助福利组织的机构或社团,为了响应爱国运动,也把若干长期援助贫困者的预算都转捐到希望基金;表现爱国原本就是好事,旁人不宜置喙,再且理事会有权如何运用款项,所以期待受惠的福利组织有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广告

文艺团体要征求赞助费,也面对众多相关机构表示“预算已经转捐给希望基金”,可见有政府登高一呼的号召毕竟有一呼百应之势,这不是民间团体的魅力可以比拟,小团体只有羡慕的份儿,或为自己的经费另谋他策。

坊间不久前发出希望新政府关注国内民间文化单位的声音,这把声音希冀新政府能扶掖文化单位的成长,这声音应该被正视。一个国家的稳健发展,除了政治经济稳定之外,也应包括文化教育及艺术的普及化,才不会精神面失衡。

过去的政府对民间文化教育的投入和关注有限,国内文化建设工作多半仰赖民间自发性团体;再且,来自政府的拨款也不多,民间团体都是在民间筹措经费,自供自足。如果来自民间的捐款也都被吸纳到其他地方,相信民间团体会觉得前路更加难走下去。

因此,我们不得不建议,希望新政府的施政也应关心民间文化团体的成长与处境;私人机构爱国固然值得嘉奖,但也应该关爱民间文化团体,并了解民间文化团体如果持续经营下去的所需。少了社会资源扶助的民间组织,不懂还能走多远?

广告

民间文化团体的筹款常常是时不我予,但凡政党或有影响力的大单位发动筹款,小单位未免受波及,捐款锐减。大单位有人脉有影响力,一喊筹款,即有大量欲“加强彼此关系”的私人机构响应,这是小单位所有没有的力量。

在国外,很多文化艺术团体都会得到国家的扶掖,甚至提供非常好的配合,马来西亚在这方面徒有羡慕的份。单单是演出场所,在国外有很多政府管理的剧场都提供方便供演出单位表演,但在马来西亚如想到属于国家设施的地点却有数不尽的繁文缛节及高昂的租金;对小单位的文化艺术团体,这都是路上的荆棘。

新政府新气象,希望这些情况都能获得关注,也希望过去经常扶助或赞助民间机构的组织,能在自己单位的预算案中,不要削减给非盈利及慈善机构的的赞助。

在马来西亚,文化艺术发展还无法完全自供自足,在在还需要社会的扶掖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