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禄·巫统的选择:变或不变

2018-06-21 13:13

张庆禄·巫统的选择:变或不变

阿末扎希是旧领导层的核心人物,选择他几乎是等于延续现有方向,重走一趟巫统的老路。

第14届全国大选落幕月余,但政党轮替的余荡未了,各政党须在新格局中重新定位,调整姿态,尤其是丢失政权的巫统,需接受政治现实,放下身段,思索出路。6月30日的党选,将为巫统的未来走向奠定基调。

广告

此次巫统党选竞争激烈,党主席职更爆发7角战。巫青团长凯里在最后一刻加入战围,与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党元老东姑拉沙里等人争夺第一把交椅,为选情带来更大变数。

阿末扎希是旧领导层的核心人物,选择他几乎是等于延续现有方向,重走一趟巫统的老路。

东姑拉沙里多年不在党核心,只出任区部主席,这使他得以与党的失误切割,而他丰富的资历,也是优势之一。然而,东姑拉沙里并非改革派,也未提出令人眼前一亮的倡议。他只是为急于与旧领导层切割的党员提供了另一个选项。

凯里今年42岁,3人中资历最浅,但换个角度看,这恰恰是他的优势,没有包袱、年轻具活力,更有可能推动改革,破旧立新。

大选后,凯里曾倡议探讨开放巫统,不分种族宗教接受非巫裔加入;东姑拉沙里则坚持巫统必须是马来政党。以多元种族社会的角度视之,前者趋向开明,符合国家利益,后者保守滞后,只见狭隘的种族利益。

简言之,阿末扎希与东姑拉沙里代表的是保守旧势力,他们是同一阵营的两个选项,选A或B,不同的只是领导的脸孔,方向大致相同;他们保证了稳定,但却看不到未来。凯里提供的则是另一种可能性,一个改变的机会。

广告

巫统在大选中蒙受重挫,说明它操弄种族主义的套路已遭到大多数人唾弃,虽然目前巫统仍是拥有最多国会议员的第一大党,但若不及时作出改革,迎合趋势,恐怕难逃日薄西山的命运。

巫统的未来掌握在15万名有投票权的党员手中。当中有人看到改革的迫切性;有人依然活在旧框架,不懂自省。哪一种思维占上风,将决定党选的结果。

必须认清的是,改革从来不容易,除了抽象的观念挡路,还有现实利益在扯后脚。对巫统内部既得利益者来说,改变毕竟存在风险,而坚持保守路线,却能守住基本盘,苟延残喘下去。

因此,若巫统拒绝改变,故步自封,也并非不可理解之事。

广告

当然,即使凯里胜出,也可能受制于党内保守势力,难以大刀阔斧地启动改革议程,但总的来说,相对于阿末扎希与东姑拉沙里,凯里更有可能启动改革,为巫统换上新装,展开新旅程。

巫统是全国最大政党,虽然在野但仍举足轻重,它的走向将牵动政局发展,影响政治竞争形态。巫统若能告别种族主义,迈向开明多元,对我国民主政治发展未尝不是好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