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观点·检讨支持信文化展现新政

2018-06-21 13:15

星观点·检讨支持信文化展现新政

希盟各党应该就支持信文化表达明确立场,将议题提上会议日程讨论,展现出希盟新政的诚意,树立新作风,不再重蹈国阵的覆辙。

土著团结党武吉免登区部青年团团长诺希山被指滥用政治权力从吉隆坡市政局取得斋戒月摊位再转租小贩牟利,而侯任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则发出支持信被卷入其中。各方已经就此事分别投报警方及反贪会进行调查。由此事延伸的支持信争议持续延烧。希盟新政府重申杜绝贪渎文化,告别腐败,对于支持信文化必须有明确立场。

广告

针对支持信文化,土团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强烈反对,尤其是存在利益冲突的时候。他指出,公务员应该勇于拒绝这些信件,或者在违法事项上给予任何人支持。隆市长已经声明不再理会政治人物发出与执照相关的支持信,以免阻碍办公。赛沙迪立场鲜明,隆市长迅速重申拒绝支持信,展现了新的官场气息和文化。

不过,支持信是否完全不应该存在,多位希盟领袖和议员认为必须胥视支持信的用途,如议员协助弱势群体如单亲妈妈和残友们申请援金、医药援助和人民组屋所发出的支持信,是履行服务选民的职责。

然而,支持信一旦涉及利益冲突就会造成滥权,因为各别部门和单位官员们在接到政治领袖对某些事务的支持信难免会构成压力,不得不批示申请,即使部门有本身的规章可循,为此涉及土地开发、营业执照等商业用途的支持信不应该继续存在。

事实上,支持信文化应该被禁止与否,在国阵政府时期就已经有讨论。2010年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负责的政府转型计划中就有提出,必须减少政治人物和其他具影响力人士所发出的支持信,以减少政府采购的疏漏。当时,此建议受到国阵后座议员大力反弹,辩称若废除支持信制度,将导致议员无法签署支持信进行选区事务,包括推荐选民子女升学或协助选民申请补助。时任巫统部长包括纳兹里也反对。

时任在野党则大力支持。行动党当时的立场是停止利用支持信来影响公务员颁发采购合约给特定承包商,才能够全面向贪腐宣战,并指签发支持信影响公务员颁发采购合约,与签发支持信协助选民的推荐事务,完全是两码事。由此可见,当时行动党已有明确的立场。

支持信废除与否在当下再引起热议,希盟现在已经是执政党,当时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的建议在争议中不了了之,既然希盟各党的立场趋近,那就应该将议题提上会议日程讨论,展现出希盟新政的诚意,树立新作风,不再重蹈国阵的覆辙。

广告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Re-examine the culture of support letters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