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耀‧雪隆居大不易

2018-06-22 10:51

傅文耀‧雪隆居大不易

为什么呢?第一,银行在审批贷款过程中,有一套风险评估方式,是按照个人的可支配收入(Disposable Income),也就是扣除了每月固定开销如:车贷,学贷或其他贷款后,才决定客户贷款是否获批。如果政府硬是要求银行贷款给不适合对象,将为我国金融体系带来风险。

新政府上任后,除了要解决近1兆国债以外,另外一个面对的棘手问题是,人民住房问题。

广告

新任房屋部长祖莱达早前指出,一马房屋计划将继续执行,惟将重塑品牌,更改项目名字。

这是一件好事,证明了新政府在倒掉前朝脏水之余,并没有把水中的婴儿给倒掉,以更客观的方式看待对民众有利的政策。

早前首相也曾对外表示,考虑要求银行放宽贷款,让年轻人可以获得足够资金,一圆置业梦,这做法就大有商议之处。

为什么呢?第一,银行在审批贷款过程中,有一套风险评估方式,是按照个人的可支配收入(Disposable Income),也就是扣除了每月固定开销如:车贷,学贷或其他贷款后,才决定客户贷款是否获批。如果政府硬是要求银行贷款给不适合对象,将为我国金融体系带来风险。

第二,与其控制压制房价,政府更应该想办法如何提高青年人的收入,如提升青年人的工作技能以及引入新兴行业,让国民整体薪资提升,自然就有能力买房。

在大城市买房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殊不知在巴生河流域一带连租房也很困难,原因是2至3个月的抵押金,让不少刚步入社会的新鲜人,也浮现“望屋兴叹”之感。

广告

基本上在雪隆一代,一间房子租金至少1500令吉,视乎地点而定,靠近轻快铁或捷运就更贵了,3个月的抵押金几乎是一个社会新鲜人一个半月薪水。

因此,社会新鲜人为了在大城市找到落脚点,他们也只能向家人寻求援助。若不幸来自弱势家庭,别无选择下,只能在较为偏僻或环境较差地点居住。

从另一角度看,就算有办法筹集到3个月抵押金的家庭,他们所交出去抵押金进入了房东手中,如果房东只是放进银行收取利息的话,这也意味着市场又少了一笔资金,这对大马经济发展没有太大帮助。

据笔者了解,市面有一些租屋平台,他们尝试说服业主以保险代替房子抵押金,万一房子在租户居住期间有任何损坏,将由保险公司负责。此举会让更多年轻人手上更为宽裕一些,省下数千块钱,将成为年轻人投资自己或买房初期基金。

广告

另外,租客和房东常常因为抵押金而争吵,如果房东善于利用这些租屋平台的保险服务,省下时间和精力,将为房东带来更多的机会成本。

住房问题是最能引起大众共鸣的民生课题之一,寄望新房屋部长可以多和使用新科技的新型产业相关业者合作,解决人民烦恼,相信政府民望也就节节高升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