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迅‧哈罗弃“繁”就“简”又被妖魔化

2018-06-24 10:19

江迅‧哈罗弃“繁”就“简”又被妖魔化

中国正在崛起,未来要和中国内地发生关联,不谙简体字,难免吃亏。当下,学习简体中文已成为世界一股趋势,港人学习简体字能促使融入国际社会,也有利于在内地发展正如。有评论认为,“具国际视野的教育机构已无不为这一主流大势作好准备,培训学生的普通话和简体字能力”。对此,没必要大惊小怪,对13亿人口大国的通用语言和文字,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更是愚昧无知了。

还记得曾经读到这么一个真实笑话:中国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赵清海,赠送给台湾一位著名演员一张条幅,上书两个大字“影后”这位大文人自以为玩了一下高雅,却露出文化浅陋的底色。在大陆通用的简体字里,确实已将“后”字简化为“后”

广告

字,但作为繁体字,此“后”非彼“后”,是不可混淆的两个字。

“王后”,“皇后”的“后”字,与“先后”,“前后”的“后”字,是两个字。

与“影帝”相对应的理应是“影后”,不宜写成“后”字。“影后”在赵大文人笔下却成了“影后”,可谓斯文扫地。

简体字与繁体字误用,常常闹出笑话而成为话题。这一阵,关于简体繁体字的话题又成香港热议焦点。缘起在香港创办6年的“贵族学校”哈罗国际学校知会家长,拟从2019年8月新学年起,向小学部中文科一至五年级学生只提供简体中文课程,停用繁体字,以简体字上课取代现在简繁并行的课程;六年级及以上的学生因早前使用繁体字学中文,需逐步过渡,暂时保留简繁混用。哈罗公学在英国有400年历史,被视为“英国首相摇篮”。哈罗香港目前有1200名学生,其中来自香港的仅三分一。

哈罗校方此举非“空穴来风”,国际认可的IB考试(国际通用预科文凭)当局早前已宣布,自2020年起,中文科试卷改用简体字,哈罗学生不考香港高考考IB,此举迎合作配也就可以理解了。校方通报称,改用简体中文是出诸学生未来升学就业前途的考量,“并非涉及政治考虑。”对这一决定,学生家长有支持,有反对,褒贬不一,这也可以理解但有个别香港媒体,竟将之扯上“一国两制”,将问题政治化;也有专栏时评者以“保卫繁体字”为名而鼓吹伪“本土”,妖魔化校方。决定;也有网民更视之为“大陆中文”,“洗脑赤化” ......言论显示这些香港人不是狂妄自大,便是井底之蛙。

中国正在崛起,未来要和中国内地发生关联,不谙简体字,难免吃亏。当下,学习简体中文已成为世界一股趋势,港人学习简体字能促使融入国际社会,也有利于在内地发展正如。有评论认为,“具国际视野的教育机构已无不为这一主流大势作好准备,培训学生的普通话和简体字能力”。对此,没必要大惊小怪,对13亿人口大国的通用语言和文字,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更是愚昧无知了。

广告

还记得,那个绰号“四眼哥哥”的郑锦满在脸书上上载视频,教网民如何销毁图书馆里的简体字书,取出可丢进垃圾桶,或藏于消防工具柜。还记得,无线电视普通话节目的字幕和图表改用简体字,竟引发一些团体前往抗议,认为是“清洗香港本土文化。”也还记得,有人撰文“推动“残体字”害国害民”,将简体字称为“残体字”,‘残的语言加上残的文字,把香港下一代变成 '双残',最终是 '脑残'’......

聪慧的港人是既识繁体字,也懂简体文。文字演进,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求区别,求简易的过程。求区别是为了提高文字表达的准确率,求简易是为了提高文字使用效率,达到“易学,易记,易用”三者和谐统一的境界。汉字的形声会意和“望文生义”是精妙绝伦的创造。中文简体字不可不学,但繁体字绝不可丢。香港学生使用简体字,原本是一个很现实而属于功能性的考虑,与表达政治理念无关。繁简无争,兼善为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