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回来吧专业小贩

2018-06-24 10:51

郑钦亮‧回来吧专业小贩

二十年下来,随着市场和环境的变化,各国逾期逗留外劳,非法偷渡入境外劳和指定工作领域领的约满外劳等等,在大马外劳政策执法不严,漏洞百出和收贿包庇的乐园里,逐步的融入我们的生活,无处不在,无一行而不在。

很多年以前外劳大军大肆涌入马来西亚的时候,他们多是从事粗重的劳力工作如集中在建筑业,道路修筑和工厂生产线等等。

广告

他们最多是搬沙叠砖建造我们的厨房,有光顾我们的熟食档,却没有机会为我们煮一碗面,炒一碟饭。

外劳潮形成的生机勃勃好景,在70年代至90年代大马经济的高度发展期达到高峰,当时基于发展项目增多但人口稀少,劳动力不足,政府才施行向更落后国家引进外劳政策。

而适逢好景的大马人,自然而然乐得选择更轻松和更干净的工作,任由外劳包办完所有“3D”即脏(肮脏),危险的(危险)和困难(困难)的领域,大马人也曾如此比喻“国人在室内,外劳在室外”,来自诩日子过得比以前舒适了。

后来菲律宾和印尼女佣攻占了大马人的厨房以及孩子和老人的身房,再后来是孟加拉人,巴基斯坦人,尼泊尔人,印度人,缅甸人,越南人,柬埔寨人和泰国人等都来了,有些是合法的,有些是偷渡入境的,人数之多无从估计,他们把大马当作是淘金天堂,人员铺满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劳力市场。

可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我们的经济,逐渐在变坏”,尤其建筑业以及新晋大工程市场的萎缩,停滞甚至腰斩停顿,再加上各国外劳们的国家情况也受到全球性经济不景的影响,他们觉得回国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还得从头开始,做生不如做熟,倒不如留在马来西亚闪闪躲躲,“骑驴找马”。

二十年下来,随着市场和环境的变化,各国逾期逗留外劳,非法偷渡入境外劳和指定工作领域领的约满外劳等等,在大马外劳政策执法不严,漏洞百出和收贿包庇的乐园里,逐步的融入我们的生活,无处不在,无一行而不在。

广告

如今民间的外劳链,已经成熟到他们有自己的各国外劳村,自己的外劳代理和各行各业的承包商等等,不再全是直接为大马老板打工,而是承包接工,然后交给他们的人去做。这些劳力市场生态的进化和演变,是人口稀少发展中国家的必然现象。

此外,以往只是在熟食档抹桌子,洗碗,切菜和顾火的外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烫起面,炒起粿条,煮起肉骨茶了。

许多小贩中心和餐饮店,几乎只有柜台收钱和聚在一起聊天的是老板,整个档口从煮到收和洗,完全交给外劳。

然后,我们吃到太咸的炒面,不冒烟的咖啡,有各种昆虫的米粉汤,各种长短头发的小菜,半生不熟的蒸鱼,湿湿的杨州炒饭,只有几个浮冰的咖啡冰,异味的猪肉片和送上几粒沙的炒空心菜等等等......。

广告

如果你去过那些外劳的国家看过一般老百姓的生活方式,就理解他们对于食物的处理手法,不像我们这么麻烦讲口感,讲火候,他们多是火烤或水煮,熟就好了,能吃饱就好了。这是文化和习惯的差距问题。

所以3年前槟城实行禁止外劳在熟食档掌厨的政策,延续了槟城小食闻名天下的美誉至今,你想要吃到原汁原味的美食,槟城肯定不会让你失望,若要边吃边生气边骂,就在其他大城市吃外劳煮的吧,包你吃不饱但必定气到饱。

所以我欢迎和期待希盟政府在明年推行外劳禁掌厨的“保我美食”政策,也希望专业小贩回到火炉旁,重新捍卫我们大马人多元美味小食的尊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