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约今城】郑锦华·旧报纸,老生活

2018-06-24 18:57

【昔约今城】郑锦华·旧报纸,老生活

60年代读小学时期,每天有机会阅读报纸,是托二姐夫的福。二姐夫自初中辍学后,就开始在某家报馆担任铸字部到印刷机械部人员,从一而终坚守报馆工作岗位近40年,退休时已是有个内孙的祖父级“报馆元老”。
有些小贩还是“保留传统”,依旧使用报纸加上薄薄的透明胶纸包裹食物。

60年代读小学时期,每天有机会阅读报纸,是托二姐夫的福。二姐夫自初中辍学后,就开始在某家报馆担任铸字部到印刷机械部人员,从一而终坚守报馆工作岗位近40年,退休时已是有个内孙的祖父级“报馆元老”。

广告

二姐夫下班已是傍晚时间,从报馆带回来的报纸是当天的退报。那时候,我们家从报纸看到的新闻,总比别人慢一步。不过,好过甘榜左邻右舍,要每天支付两角钱买份报纸,对于贫困家庭来说,算是“奢华享受”。那时候,我们家一份报纸,是几户人家轮流“吃”的精神食粮。

没有塑胶袋的旧年代,菜店仔都是用旧报纸折成的纸袋为顾客包裹东西。一些低收入家庭,特别向菜店仔承接纸袋的承包工作,一家大小在家日以继夜忙着用从外处收回来的旧报纸,一张张涂上用薯粉煮成的浆糊,折贴成菜店仔指定大小尺寸的纸袋,为家庭添加微薄收入。那时候,报纸折成纸袋的售价是以斤两计算,1斤三角形的纸袋,才换来3角钱,用来盛装糖、豆、米、谷等粮食的长方形纸袋,价钱也只不过四五角钱一斤。

除了菜店仔,熟食小贩用报纸包裹食物是旧年代的生活常态。外带的炒粿条,业者就以一张撕开来的香蕉叶叠在报纸上,转折成三角锥形状包裹热腾腾的炒粿条,再以碱水草从饱满的纸袋底部的尖嘴处往上捆绑,至顶部平头处打个圈圈外露,方便顾客提带。

由于卫生问题,报纸油墨的缘故,大部份小贩已弃用报纸,改为专用的纸张包裹食物。不过,时至今日,有些小贩还是“保留传统”,依旧使用报纸加上薄薄的透明胶纸包裹。前几天我为女儿打包购买印度锅饼的小贩就是其中一个。

经过多次对折,报纸空间越是窄小,就要设法让两个人占据最小空间取得胜利。

只受过两年正规小学教育的父亲,靠自修认识很多字,也写得一手好书法。我们兄弟姐妹年幼时,父亲多次嘱咐:不可以坐在报纸上,否则不会读书认识字。他灌输给我们的教育,报纸是靠多人的知识、精神和心血铸造出来的“结晶品”,必须受到尊重,即便踩踏在上面也不可以。难怪每次都会看到他将用过练习书法的旧报纸,整齐的放进铁皮空桶中焚烧。

小学时期参加幼童军,负责老师给我们玩个报纸空间游戏,我当时坚持不参与,因为游戏必须两个人一组同时站在报纸上才能进行。

广告

在指定必须参与及没得选择下,唯有违背父亲,和身边玩伴一起赤脚站在双面全开的报纸上。那时候,耳边仿佛听到父亲的训言,也感觉脚底下的报纸,似有虫蚁般沿着我脚底往上爬行蠕动,弄得我浑身瘙痒,双脚不停上下踩踏。

游戏配合哨子声分多轮次进行,每吹一次,各组玩伴必须用最短的时间将报纸对折,再依轮次站在报纸上。经过多次对折,原本足够站上两对脚板的报纸空间越来越窄小,继续游戏就非得设法让组员玩伴叠站在自个的脚板,才有机会成为挑战到最后唯一占据最小空间取得胜利的组别。

70年代的中学时期,看到一些中学生男女一组玩这游戏。报纸空间越是窄小时,女生也只好贴近身体站在男生的脚板上,或给单脚支撑地面的男生双手抱起身子,即便身体不时摇晃,男生脸上还是露出特别灿烂的笑容,而女生也就一脸害臊的任由旁观人起哄,为的就是要撑过限定的时间,取得最后胜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