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自然】吴咏駩·鸟语

2018-06-24 19:11

【活在自然】吴咏駩·鸟语

去年三四月我在家附近常听到“哔逼逼逼”的鸟叫声,尤其在下午时段,同样的鸟语东一句西一句,或近或远地时时传来,不是我熟悉的声音。我尝试把这鸟从屋前高大的青龙木树冠里找出,却总是失败。听它那调高语细的音色,应该是体型不大的鸟儿吧。
棕胸金鹃。

去年三四月我在家附近常听到“哔逼逼逼”的鸟叫声,尤其在下午时段,同样的鸟语东一句西一句,或近或远地时时传来,不是我熟悉的声音。我尝试把这鸟从屋前高大的青龙木树冠里找出,却总是失败。听它那调高语细的音色,应该是体型不大的鸟儿吧。

广告

除了工作之外,平日里我已经很少会提着望远镜追寻鸟踪,但只要有鸟从眼前飞过,还是会自然地多看一眼,就像留意身边经过的人那样。而四周的鸟唱比看鸟更能引起我的注意,占据我生活感官的很大部份。或许因为听觉比视觉较不耗神,可以不经意地察觉到,也容易上心。

从清晨起,我家附近有各种鸟唱此起彼落。比如噪鹃的“赌无、赌无”,珠颈斑鸠的“得咕咕”,八哥的“就就。哥哥哥。古古古”,赤胸拟啄木鸟像敲打木鱼般规律的“不,不,不,不,不”等等。附近常见的鸟类,我大致上能辨认它们的声音。不过,它们的歌唱往往会随着心情而改变,同一种鸟也会有多种不唱调,而我通常是凭着它们的音色特质来判断种类。

自从认得一些鸟声之后,赏鸟变得容易多了。鸟会躲在枝叶间,视线会被阻挡,尤其对体型小又善于躲藏的鸟更是如此,但鸟叫声却比较不会受到障碍物影响。只要它们发出叫声,便能知道它们出现,再沿声仔细找找,即有机会看见。

和平鸟(雄亚成鸟)。 

多年前一个天刚亮没多久的早上,我在半睡半醒中听见冠斑犀鸟“给个个。给给给给给”的笑闹,有点像很响亮的壁虎叫声。那时我家附近还不曾见过有犀鸟,可是当时实在太懒,没爬起床来确认。后来和朋友说起,朋友笑我在做梦。几个月后的早上我又听见同样的叫声,那次我即刻跑出屋外搜索,果然看到一对冠斑犀鸟。那天之后至今,犀鸟隔不久就会在这附近出现,而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因为听到它们叫声,出门去找才看见的。

在野外考察,用听鸟的方法可以让寻鸟工作事半功倍。比如我半年前在工作的地方遇见一种羽色蓝黑相间,艳丽非凡的和平鸟(Asian Fairy Bluebird)。当它们出现时,有听见某个估计是它们所发出的叫声。赶紧用相机录下,回去后我反复的听并记在脑里。随后再去考察时只要听到这声音,确实会找到它们。不过,即使没录到叫声也可以从网络搜索,这方法对于寻找我想看的鸟特别有用。

然而,记得鸟叫声不但对赏鸟有帮助,更多时候,看鸟已经不那么重要。只要鸟声传来,我已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不见到也无所谓。每当走在住宅花园或乡间道路上,到处都有各种的鸟唱,听见斑姬地鸠每秒一声地“咕,咕,咕”,我可以知道一只(可能是雄的)在向另一只鞠躬(低下头,翘起并微微展开尾巴);听到鹊鸲高唱“跟他讲我是谁”,我可以想到它站在明显的矮枝或墙头上,抬起头跷起尾的模样;若有黑翅雀鹎“有钱有钱。跌倒”的声音,我脑里已浮现可爱的它。

广告
冠斑犀鸟(雄鸟)。

听懂鸟叫更贴近自然

本以为自己对附近的鸟唱已相当熟悉,但去年三四月一直听到的“哔逼逼逼”,我怎么不认得?终于有一次,它曝露自己地站在我家隔壁高高的天线上叫唱,我听见后赶紧从屋里冲出去察看,发现是一只曾看过的棕胸金鹃(Little Bronze Cuckoo),一种会把蛋生在别种鸟窝里,让别人帮它照顾宝宝的巢寄生鸟。自从认得这叫声,我才注意到这鸟声原来相当普遍(尤其在三四月),只不过之前听而不闻。可见它们一直都在,只是体型小且偏好躲在枝叶间,所以才很少看见。

这些年来懂了鸟叫,感觉自己更贴近自然。有几次,我听见平时只发出单音节叫声的洋燕和亚洲辉椋,忽然会在静静休息时喃喃自语般小声地唱出一曲,好像在暗自练唱。上两个月,我又遇见一只平时仅发出响亮粗哑“kikikikiki”声的红尾伯劳,竟然也悄悄细声地唱出曲调。那一刻,我心里赞叹着,仿佛可以听懂它在歌颂:“这世界真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