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昏黄花边,凤凰传奇

2018-06-24 19:19

【非常艳】李天葆·昏黄花边,凤凰传奇

翻开过去的画报,除却封面,扉页也很值得一看。是哪一年的?扉页里是即将上映的电影广告。林黛的《血痕镜》恐怕在当年亦属冷门,“紧张刺激奇情”,一把化妆用的椭圆镜子,影后即使不杏眼圆瞪,也有一种类似的感觉,随时歇斯底里起来。
丁莹(左)演过点心皇后,林凤则是街市皇后。

翻开过去的画报,除却封面,扉页也很值得一看。是哪一年的?扉页里是即将上映的电影广告。林黛的《血痕镜》恐怕在当年亦属冷门,“紧张刺激奇情”,一把化妆用的椭圆镜子,影后即使不杏眼圆瞪,也有一种类似的感觉,随时歇斯底里起来。还有一小迹血痕,暗示血案发生——侦探查案的片子,剧情永远松散,刻意的蛛丝马迹老是不合理………在商言商,邵氏有心低调,也许真的是失败之作。1961年拍竣,1964年即使林黛骤逝,重映极少,大多数就是《不了情》、《江山美人》……上世纪80年代我曾看过《白蛇传》,开场的河边救蛇,菲林斑斑花花,印象里男女共乘一舟,林黛两撇横眉,画得又粗又深,象征着一个时代,是秋山远,春山怨,大概没有哪个更具代表性了。1957年《明星》画报,她一身黑,襟边一朵蓝玫瑰,照样艳光四射。扉页是夏厚兰的化妆品广告,picaso翻译成毕巧雪,她写着,用了,可增艳丽。时间的不可测,偶尔出于情理,关键处却毫无道理,夏厚兰几年之后湮没,那些十大影星,全没她的踪迹——左派没份儿,粤语片里头倒是有名额。人人一个红襟花,林凤挨着丁莹,不懂是灯光,还是别的,两人反正就有些粉残暗淡的样子;还不比任剑辉曹达华就算脸色平淡,也照旧觉得亲切。有时看林凤演个街市皇后,素服淡妆,随便站着卖莲藕茨菇,转眼售罄,对过的谭倩红喊半天没销路。林凤有多美?换了发型,装束,齐发直梳,发尾成弯勾,嫣然百媚,十足时代美人。另一个点心皇后丁莹,封底的彩色印刷广告,她两手扶住膝盖,回首一笑,却也明眸皓齿,皮子白皙。

广告

凤凰女也有入选。那时她理应摆脱了黑心皇后歪心后母的时候。

粤语片世界,有一小隅,是极为荒诞神怪的宫廷背景,总有个心狠手辣的西宫娘娘角色——凤凰女曾是独门独户的承包商。反派说到底无甚悬疑性,对照者永远是余丽珍,余是蛇美人,凤是蜈蚣精,余是蟹美人,凤是蚌精……别有居心的当然就是凤凰女。我恋恋的是她演唐涤生导演的《花都绮梦》,任剑辉演画家,留学回来,凤凰女喜不自胜,意欲成婚,待对方不自觉的按了灯掣,她即唱了“熄灭了春灯,莫说过去悲切穿劫恨……”旋律轻松,却是里内暗藏心。她的演出恰到好处,每次与友人提了又提,互相赞叹——之后她不愿奸诈,宁愿被冤屈杀人,沦为可怜女。过黑白电影的水帘洞,凤凰女活过来了,再世为人。电视提供了一个表演舞台,前阵子老老实实坐着,等待重播的经典,《女人妙到极》:凤凰女何止百变,简直是另一个境界的喜剧高阶,大抵连从前许冠文也逊色。70年代,编剧也觉得她如同丰富矿藏吧,没停歇的挖掘其潜能,各个年龄各种阶级各项职业,任何面貌,心态和口吻,是女人面面观,群芳谱则太艳,列女传则太死板,当中的自嘲戏谑,节奏掌握,非同小可。

阔边大帽太阳眼镜,手执仿象牙烟嘴,以女导演身份受访,每句置入性行销,语句嵌入戏名“搏到尽”,扭尽六壬。充阔的少奶奶,拜年时与一众太太们斗嘴斗法,亮出十指金戒指钻石玉镯,口里却故意轻贱首饰,说到不屑之极。她也演卖水晶球的算命女人,搞到溜进古堡捉僵尸,最后也变成僵尸……有趣的是看守厕所大婶与女经理交换身份,一个在公司开会处处用打扫清洁为例子,一个即使在家庭亦要设任何表格,让成员填写申请……讽刺抵死之余,一个凤凰女静静地浴火重生,离开了昏黄的60年代。 

修成正果的凤凰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