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琪·18岁与投票权

2018-06-25 11:17

白慧琪·18岁与投票权

华巫英语文科还行,议论文、描写文的要领老师重复又重复,生字和语句变化形式多些,文章才具备作文考试该有的样子。数学和高级数学可就糟了,当年虽然挺会解微积分,现在却一个公式也想不起(搞不好完试1个月后全还给老师)。当然,我知道数学难题训练了人在一定条件下,解决问题的能力。

犹记得18岁那年,印象最深刻的是高中统考。身为独中生,统考是求学生涯中最重要的考试,考得好就有资格选大学,考不好就只好等大学捡你。要把高中3年所学的10项科目复习准备,回想起来真不可思议。

广告

华巫英语文科还行,议论文、描写文的要领老师重复又重复,生字和语句变化形式多些,文章才具备作文考试该有的样子。数学和高级数学可就糟了,当年虽然挺会解微积分,现在却一个公式也想不起(搞不好完试1个月后全还给老师)。当然,我知道数学难题训练了人在一定条件下,解决问题的能力。

商科不是我的强项,商业概论和商业学靠死记硬背,簿记倒像画表的数学,挺有趣好玩。历史老师发历届统考考题,以在有限的上课时间教我们记得哪些是常出的题目。幸好高二那年读世界史,电视台恰好播放《大国崛起》,让我对世界面貌还有点画面。

地理是我的最爱,已故恩师陈鸿珠用心教学,玩抢答游戏不仅增添课堂趣味,也引导我在过程中思考前因后果。

18岁那年或许是个人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年,于马来西亚也是发生308政治海啸,至关重要的一年。

说了那么多个人想当年“背多分”的故事,是想承认,18岁的我不会是一个合格的选民。我担心统考考不好,大概不会浪费时间排队投票。当时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不阅读报章新闻了解时事,更不会把地理、历史、商业学所学的基本理论,套用在任何政府政策上。

18岁的少年有这个能力吗?在老师的引导下为何不可。其实,那位历史老师当时还是很尽责的在课堂上抽空告诉我们,国阵政府首次在国会失去三分之二优势。我忘了老师还说了什么,只记得那是一段老师对学生的“叙事”,而非引导讨论。我更不会想到,308在10年后的今天会发酵成就国家第一次政党轮替。

广告

我想表达,在填鸭式教育体系长大的我们,在18岁那年,真的已经准备好成为选民吗?当然我的独中经验无法代表国中生也是如此,一些国中生在18岁已经踏入社会,或进入大专。

然而,马来西亚长期由威权政体领导,课本像宣传工具,首相都是XX之父。反对党政治人物入校被轰学校应禁谈政治,部长或议员来访却受大阵仗欢迎。

校内学生只为考试而活,连家长也注重成绩多过生活大小事的思考。经典例子是2015年小六评估考试(UPSR)的“蒙眼摸兔子”的作文题目。明明是一道开放想像、发挥创意的题目,学生们觉得难到想哭,家长替孩子喊冤。他们都忘了,甚至是不晓得运用这份自主权。

首相敦马哈迪说18岁公民应有投票权,林吉祥举出18岁可投票的国家云云。虽然最近两届大选年轻人踊跃投票,可很大程度依靠反风热情。当民主成熟,朝野政党都提高素质,选民需懂得分析各方政策,从中择一。

广告

18岁可投票是理想,在变成现实前,那些少年准备好了吗?少年身边的大人们准备好给18岁首投族(还有17、16、15、14、13岁的准首投族)建立自主思考、讨论的氛围了吗?校园可以开放批判体制吗?摆脱了国阵威权执政,希盟政府能制造更友善开放的政治讨论空间吗?

投票虽然也是选择题,可绝对不是像考卷可以tikam乱选。不是每次大选都像第十四届,剔除掉一个令人不悦的选项,去选另一项就好。

让18岁青少年享有投票权,该先让他们享有讨论政治的自由氛围,让政治不再遥远,才不会对政治漠不关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