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亚木.我爱你

2018-06-25 16:12

米亚木.我爱你

木偶孤独在躺在湿湿、冰冷的泥水路旁,继续发出声音。

14.2.1918“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上下的木片碰在一起,木偶的嘴巴一开一合重复着同样的话。

广告

年迈的木偶师凝视着自己刚刻出来的木偶,布满可怖皱纹的嘴角勉强挤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可惜我老了。今天过后,或许再也没办法陪着你了。”

木屋外持续着3天以来不曾减弱的暴风雨,呼呼作响的风声打拍着一根根脆弱的板片,发出阵阵“咯咯”杂音。

大树因抵挡不了大风大雨而倒下,把附近的一间小木屋压坏。无论是木偶师,还是木偶的话语……在暴风雨也之中,被吞没了。

“嘎啦咯嘎啦咯嘎啦咯……”

木偶再也发不出准确的音声,因为发动声带的齿轮已经损坏。从木偶口中传出来的,仅是一些喧杂的噪音。

广告

X X X X X X

14.2.2018这是个令人心情郁闷的雨季。淅沥淅沥的大雨不断下,直到隔天清晨才停下来。

“妈妈,你看!那个木偶,好可怜哦!搞得脏兮兮……我们把它带回去好吗?”一个小女孩撑着小花伞,捡起路边一个小木偶,试着用袖子擦干净。

这晚,妈妈帮女儿收拾残局时,无意中瞄到沙发底下,一双泛蓝的眼睛,耀眼得就像蓝宝石一样。

广告

“原来是芹儿捡到的木偶。”妈妈把木偶捡起来,放在掌心细心观察。“那时也没注意到这只木偶的眼睛那么亮,是蓝宝石吗?不会吧。那样的话就不会随便被人丢弃在街边,应该只是有颜色的玻璃……”

“咦?原来这里有发条。”妈妈随手转动木偶背后的发条。

“嘎啦咯嘎啦咯嘎啦咯……”刺耳的木头摩擦声从木偶口中传出来。

“啊!”受到惊吓的妈妈把手中的东西丢出去。“吓死我!怎么那么难听?是坏了吗?停停停,怎么停不下来。”妈妈慌乱的寻找停止发条的方法。

“嘎啦咯嘎啦咯嘎啦咯……”

“妈妈,我头很痛,好像有声音在脑袋里打滚……妈妈,救我……救命……”芹儿突然从睡房里冲了出来,痛苦的弓着身子扶着头。

“嘎啦咯嘎啦咯嘎啦咯……”

“够了!”妈妈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狠狠的把木偶的发条拔出来后,把还在咯咯作响的木偶丢出窗外。

“没事了芹儿,头不痛了。没有声音了,乖乖去睡吧。没事了,没事了……”

X X X X X X

深夜,倾盆大雨突然降落。人们纷纷躲到24小时便利店里头去避雨。

木偶孤独在躺在湿湿、冰冷的泥水路旁,继续发出声音。

“原来是木偶?”撑着一把破伞的道人捡起木偶。

“你很想说些什?吗?”

“嘎啦咯嘎啦咯嘎啦咯……”

“真是抱歉……老朽我修行还没到家,无法了解你的想法。但我知道,如果你再不快点脱离这副破身子,你的百年修行,会和你的木偶身子一并灰飞烟灭……”

“嘎啦咯嘎啦咯嘎啦咯……”

“唉,木偶。虽然这样放任你下去也不会对我造成大影响……但对于心灵特别敏感的小孩,很容易就察觉到你的意念。孩子们的心灵很容易就和你的思想同步,可他们还没坚强到可以接受你那些复杂的情绪,会造成剧烈的头痛。对不起了,我必须把你给灭了……”

“我可以把你转移到别件物体里头……”

木偶突然奋力一动,脱离道人手中滚到地上去。

“你……这是宁可烧死?”

“好吧,既然是这样,唉……再见了,可怜的小木偶。”

“咦?伯伯?在烧着的那是什么?火光之中……我好像看见有蓝色的东西在发亮?”

“孩子,是一些不该存在在此的可怜东西。”

“可我感觉到它的悲哀,他好像想说些什么,断断续续的好像是在说……”孩子迟疑的皱眉头。

“孩子……你听得见?”

“它好像是在说……我爱你。”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