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党的前路

2018-06-26 08:46

民政党的前路

脱离国阵之后的民政党,要在大马政治新格局中挣得一席之地并不容易。民政党的根基地原在槟城,然而国阵在308大选丢失槟州政权之后,民政党就失去了这个堡垒。在没有槟州作为保垒,没有国阵作为靠山的情势下,民政党要突围而出,谈何容易?尤其是目前两线制已经成形,希望联盟与国阵各据一方,小政党难以生存,更遑论壮大。

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溃败之后,面临分崩离析,多个成员党陆续宣布退出,民政党也于日前议决离开国阵,以独立自主的姿态,扮演在野党的角色。

广告

民政党在第14届大选中全军覆没,没有赢得任何议席。这是一项沉重的打击,迫使民政党寻求改变。站在政治的十字路口,民政党最终决定退出国阵。

民政党的退出并不会对国阵的政治实力造成太大的影响,毕竟该党并未拥有任何议席;相反民政党在失去国阵作为靠山之后,要如何在政坛上站稳阵脚,才是更大的挑战。

虽说巫统在联盟内的独大专横,是造成国阵溃败的因素之一,但是民政党未在国阵内部发挥制衡功能,已引起选民不满。即使民政党退出国阵,选民对其观感与印象早已定型,短期内难以改变。

事实上,民政党已错过退出国阵的黄金时间。倘若民政党在第13届大选后,依循主流民意,毅然与国阵切割,或许还能赢得掌声,保住日后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民政党在国阵失去政权之后,才宣布退出,为时已晚。

脱离国阵之后的民政党,要在大马政治新格局中挣得一席之地并不容易。民政党的根基地原在槟城,然而国阵在308大选丢失槟州政权之后,民政党就失去了这个堡垒。在没有槟州作为保垒,没有国阵作为靠山的情势下,民政党要突围而出,谈何容易?尤其是目前两线制已经成形,希望联盟与国阵各据一方,小政党难以生存,更遑论壮大。

民政党若不想在政坛消失,成为历史名词,就必须设法重整旗鼓,树立新形象。该党或许该重返建党初衷,严格遵循超越族群,追求公正的路线,在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寻求平衡之道。

广告

民政党曾经有过辉煌的日子,也曾扮演“国阵的良心”的角色,但这一切已成为历史。第14届大选成绩,是选民对民政党的审判,也是一道最后通牒,如果民政党再不彻底改革,必然会遭淘汰。

纵观目前局势,希盟获得选民广泛支持,民政党要在希盟旺盛的人气下,赢回选民的心,难度极高一般。预料,希盟的气势至少将延续一段长时期,民政党必须找对路线,坚持下去,才有望在政治废墟中重新站起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