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巫统输得不够彻底

2018-06-26 12:07

林瑞源‧巫统输得不够彻底

第三,巫统援助土著的角色,将由希盟取代,在土著经济议程下成立的机构也由希盟接掌,在马哈迪的影响下,一些马来选民会转而支持希盟。政治是最现实的,相信会有越来越多巫统党员退党,比如巫统峇眼色海国会议员诺阿兹米退党,成为支持希盟的独立议员,并且将加入土团党。

虽然为时已晚,但是民政党退出国阵还是正确的,因为没有迹象显示巫统将会改变;民政党留在国阵没有翻身的机会,反而会再承受更多的打击。

广告

党魁是决定巫统能否改革的关键,从巫统区部和三机构的改选来看,代主席阿末扎希将有很大的机会当选新任主席。

阿末扎希最近的言论,显示他不会推动改革,会继续保守的路线。

他说,希盟集中攻击一个人,以及采用了相同的标志,是导致国阵在509大选中输给希盟的原因。他绝口不提国阵政府的贪腐、不提一马公司的资金被挪用,也不提纳吉私人户头的26亿令吉事件,把惨败责任推给希盟的竞选策略,反映他没有意识到巫统的错误价值观和弱点。

针对凯里提出巫统开放予非马来人加入的建议,他提醒凯里,必须谨记巫统创党人翁惹化在1951年尝试让巫统成为多元种族政党,却未得到党员支持,只能离开巫统的命运。

这是67年前的事,当时民智未开,还有很强烈的民族主义,现在是网络时代,不可同日而语。

巫统各级领袖没有提到如何改革党,而且还围攻财政部长林冠英准备中文文告,以便在党选中捞取政治资本。

广告

所以巫统不可能在5年内改革,因为输得不够彻底,相信会继续自说自爽,留在舒适区。

阿末扎希强调,46%的马来选民将选票投给巫统,显示巫统在马来社区仍有很强的支持率。言下之意是指巫统不变也不用怕,但谁能预知5年的变化,个人相信基于几个因素,巫统会逐渐流失支持力量。

首先,预料纳吉即将被控,这将进一步打击巫统的形象,因为纳吉还是巫统党员及北根区部主席,他涉及的一马公司(1MDB)弊案会拖累巫统,而且在庭上爆出的内幕,将证明其他巫统领袖有没有说谎,特别是26亿政治献金。

凯里就表示担忧,他认为巫统必须在1MDB事件中设定底线,倘若纳吉被证实有罪,就应该自行承担责任,而非将巫统牵涉在内。然而,纳吉是否会扛起所有责任?

广告

其次,巫统一直以来是依赖金钱来运作,失去政治资源,还能支撑党机关和民间网络吗?

巫统过去在垦殖区及甘榜是采用人盯人的策略,同时拨出大量资金来援助支持者,现在没钱了,这一套维系力量的模式势必瓦解。

巫统只在两个资源贫乏及相对落后的州属执政,即彭亨和玻璃市,也不足以支撑全局。

第三,巫统援助土著的角色,将由希盟取代,在土著经济议程下成立的机构也由希盟接掌,在马哈迪的影响下,一些马来选民会转而支持希盟。

政治是最现实的,相信会有越来越多巫统党员退党,比如巫统峇眼色海国会议员诺阿兹米退党,成为支持希盟的独立议员,并且将加入土团党。

第四,巫统继续成为种族主义政党,将无法取得非马来人、城市及年轻人的选票,这将迫使巫统更加激进、保守,长久下去,马华和国大党也会离去。

阿末扎希计划成立新的政治联盟,以取代国阵,但旧朋友已经离弃,新朋友还敢来攀交吗?

虽然巫统还是第一大党,但相信党的理念和价值观不足以支撑持久战,希盟和伊斯兰党将逐渐瓜分、宰割其势力。

这次巫统党选开启了改革的窗口,也是改变最好的时机,错过了这个机会,窗口就会紧闭,因为巫统领袖很快就会忘记大选挫败的痛楚,幻想下一届大选的胜利。

凯里疾呼党内上下摆脱“军阀政治”,看来他还不了解巫统,只有再一次惨败,巫统的军阀和金钱政治才会消失。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A bigger defeat is all it takes to bring some senses to Umno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