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十万火急(一):生死,一瞬间·请让路给救护车

2018-06-28 13:44

救命!十万火急(一):生死,一瞬间·请让路给救护车

车外警笛大作,瞟一眼望后镜,看见救护车从远处驶来,车顶红灯闪烁。车辆左右闪开,分出一道缝隙,让救护车呼啸穿过……

车外警笛大作,瞟一眼望后镜,看见救护车从远处驶来,车顶红灯闪烁。车辆左右闪开,分出一道缝隙,让救护车呼啸穿过……

广告

相对于只是让路的普罗大众,救护车内十万火急。司机一方面要赶时间,一边要确保行驶平稳;急救人员在只有车厢大的“迷你急救室”内,尽一切努力施救。救护车上的病患情况有轻有重,很多时候生命在车里徘徊,有些最后悄悄溜走。

生命无常──可这4个字从急救人员口中说来有点平淡。不是冷血无情,而是他们亲眼见证过的生死太多。若背负这些情感不放,不只容易被情绪影响专业判断,也会被巨大的压力击垮。也因此,从他们口中说出的“生命无常”更为诚恳真实。

【出勤实况】
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

联邦直辖区圣约翰救伤队会所位于吉隆坡马鲁里,毗邻半山芭,周围交通繁忙。我和摄影跳上救护车,准备体验一段“十万火急”的路程。后方车厢有一张担架床,摄影坐在前部,镜头对准前方。担架床旁有一排座椅,救伤队参谋官(行动)张治国坐在我旁边,随时解答我的提问。司机张文修和拍档钱乐如平日出勤,坐在前方。准备就绪,出发!

一出大门,张文修扭开警笛,救护车挤进拥塞车道。原本排在车龙中的车辆向两旁挪开,救护车得以穿梭而过。不出200公尺,第一个交通灯路口,红灯。停在前方的车子一点点往前挪,又腾出一个空间让救护车左转。救护车快速通过一小段无车的路,轮胎压过人孔盖“哐”一声。

进入半山芭,车多人多。张文修时不时踩煞车器,左手忙着变速换挡,右手握紧方向盘左右微摆,再稍稍踩油门,钻入车龙空隙往前行。钱乐负责“叭叭”鸣笛,用扩音器指示前方车辆让路。眼看两三条车道都是车,你向前一点,我向左一点,又开了一条空道让救护车通过。我在后方车厢,透过黑玻璃看到隔壁罗里的侧镜与救护车车身擦肩而过。

广告

一路上左闪右避,吊挂在车顶扶杆的颈椎固定器晃啊晃。摄影尝试半蹲靠前拍摄前方画面,可救护车向前一会又急停,他好几次跌坐在担架床上。我的座位并非正对前方,只好侧坐伸出头往前望。好几次经过路洞,救护车又“哐”一下,我跟着顿了顿。

回到会所时,问了司机,他认为一路上其他公路使用者让路情况良好。一来也是因为附近居民、商家都知道圣约翰救伤队在此,已经习惯主动让路。

整趟行程左右摇晃,前后停顿,其实并非一趟舒服的旅程。那个空间却是流动的迷你急诊室,急救伤患的场所。试想,病患躺在担架上,急救人员就在摇摇晃晃的情况中,在车厢里弯着腰为病人施CPR或止血……“所以司机和急救人员要很有默契。”张文修和钱乐异口同声强调。圣约翰救伤队救护车的作业方式是两人出勤,一人当司机,一人当急救员。当救护车转弯时,司机高喊“Turn”,通知拍档站稳准备。抵达现场后,急救员拎起急救包先处理伤患,司机在后推担架过去接应。把伤患推上车后,司机专心开车赶去医院,急救员则在后方照顾伤患,直到把伤患交接给医院才告一段落。

 

广告

【现实场景】
救护车并不在你左右请理解救护人员的压力

电视剧或电影常常演到:某个车祸现场,主角呼叫旁人拨电叫救护车。画面跳到救护车在街上奔驰,接着伤者被抬上担架,主角在旁一直呢喃“不会有事的”。镜头再切到医院,一行人推着担架床直到手术室门口,护士转身告诉主角“你不能进去”。

手术室门上“手术中”的灯亮起……但开车的张文修悠悠地说:“救护车并不在你左右。”

现实中,根据标准程序规定,急救中心接到任务后,救护车须在15分钟内赶抵现场。戏剧画面通常不会带到这15分钟内发生什么事。对一般人而言,15分钟相等于大约4首流行歌曲,或一部微电影,也刚好敷好一张面膜。对伤患和其家属亲友,生死攸关时刻却是人生中最漫长的等待。

2017年8月25日,一班新加坡籍友人到新山吃宵夜后遭遇车祸,一死一伤。死者好友申诉,救护车在接获投报30分钟后才姗姗来迟,延误救治,引发骂战。最终,翻开院方记录,医院于凌晨2时57分接到投报,2时59分救护车出发,3时10分抵达现场,总共只花了13分钟。紧急时刻,13分钟漫长如30分钟。

一般人只在有需要时才会想起救护车,以致急迫焦虑时,埋怨救护车怎么还不来。可是体验过救护车急停再启动,左右穿梭车龙之后,又能明白“救护车并不在你左右”这句话更深一层的意义。救护车当然不会像电视剧演的那样,镜头切换一下就抵达现场。反之,急救人员尽最大能力穿梭繁忙交通,抢在15分钟内抵达现场,并在确保自身和伤患安全的情况下,尽快将伤患送院治疗。

急救人员当然理解伤患和亲友焦急的心境,但他们也背负不少心理负担。

曾担任救护车司机的张治国举例自身经历,他的拍档一推病人上车,就告诉他开越快越好,用最快速度把病人送去医院。当时他以超过时速100公里,大半夜在市区道路奔驰。“一方面想要快,一方面又要顾及车上病人的情况,好几次差点撞到前方车辆,其实压力很大。”

救护车出勤效率也胥视其他公路使用者配合。再一经典例子:2016年5月22日,2名摩哆骑士在南北大道228.6公里处近马六甲路段发生车祸,但因有91辆车滥用大道紧急车道,导致救护车耽误1小时才抵达现场,伤者最终错失抢救,双双丧命。

事后,这些滥用紧急车道的司机分批被控上法庭,他们的解释林林总总,有人因为尿急赶上厕所,有的要赶回家照顾老小,有的说汽油要用完了。事发当天他们都没察觉,在看不到的前方躺着两个奄奄一息的生命,而大后方救护车警笛不停作响,却没有一条缝隙可以通过。推事在庭上一再重复,使用紧急车道是非常自私的行为,如果当天无人使用紧急车道,救护车能及时抵达现场,两条性命就有可能被拯救。可惜没如果。

救护车相等于迷你急救室。(图:星洲日报)

等待救护车抵达前该做什么?

❶慢性病患:身份证、病历卡及药单、衣物、晕倒前服食的药物。

❷食物中毒:晕倒前服食的食物。

❸车祸:切勿移动重伤或昏迷者,否则可能加重骨折情况;若伤者受外伤且保持清醒,可先帮忙止血。

❹呼吸心跳停止:依照求救电话中接线员指示,帮患者施心肺复苏法。

一般公路使用者,该如何有效配合救护车?

❶维持原本车道,处在左车道的车辆再往左移,右车道的车辆往右挪,中分出一道缝隙,让救护车沿着车道分隔线直线前行,不必左右切换车道。

❷救护车通过后,车辆、摩哆禁止尾随,否则救护车急停时遭后方车辆追撞,耽误救治时间。

❸绝不滥用紧急车道。

救护车出勤情况
 

接获求助电话。(图:星洲日报)
同事记录详情当儿,司机已领取钥匙。(图:星洲日报)
两人出队,司机负责开车,另一人负责急救。(图:星洲日报)
钱乐:急救工具摆设在侧门边,方便急救人员即刻取下车。(图:星洲日报)
依据让路情况,鸣警笛或使用扩音机指示前方车辆让路。(图:星洲日报)
司机平稳开车,另一急救人员在后方照顾病患。(示范图)

 

救命!十万火急系列文章:
【生死,一瞬间·请让路给救护车】

【抢救生命.分秒必争的任务】

【死亡,那么近.不是每个生命都能救回……】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