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惟诚‧阿末扎希的胜算

2018-06-27 12:16

刘惟诚‧阿末扎希的胜算

其一,扎希阵营中的阿拉斯夫虽中选团长,但凯里亲信凯鲁阿兹万也在副团长中出线,另外,低调但立场倾向凯里的扎希达还当选巫女青团长。这意味着年轻党员在投票前已有意要党领导层出现内部的制衡力量,这可解释,何以巫青团普遍支持凯里参选党主席,但却在团长改选中掉头选择扎希亲信。而且阿拉斯夫一当选,就表明支持主席参选人的公开辩论,这是扎希一开始最不愿接受的安排,表明阿斯拉夫在尝试摆脱代表扎希的形象,令扎希未有占尽天时的优势。

虽然已经沦为在野党,但无可否认,巫统仍是国内第一大党,除了党员数量居冠,也是国内拥有最多国会议席的单一政党。如果不以规模和议席的标准来讨论,那么,以第14届大选的普选票而论,巫统在当中共取得24%的普选票,比起希盟的两个大赢家,即公正党和行动党,还个别高上3%和5%。听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广告

这句谚语用来形容巫统是最贴切的。它在大马政坛依然具有影响力,他们的这场党选,虽不至于影响政局,但却能定调将来的马来政治版图。

因此,相比士气低迷、意兴阑珊的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等盟友,巫统依然有能耐炒热政坛,而且空前激烈的党选,也让舆论对巫统的未来做出了无尽猜想。当然,很多论者相信,随着区部和臂膀选举的落幕,党中央选举,特别是党主席的竞选,已足以让人看出端倪,比如巫统区部改选中,有74个区部主席都是在没有挑战者的情况下自动蝉联,再加上来自代主席阿末扎希阵营的阿斯拉夫也在巫青团长改选中顺利胜出。这一切,都有利竞选党主席的扎希。

换而言之,若以此为根据,扎希确实是很有希望在本周六(30日)的党选中,轻易击败另外两位参选人,即前财长姑里和原任巫青团长凯里,因为前者的基本盘分散,后者又因为“越位竞选”而有违传统,一边未必能赚到足够区票,一边也难获得党基层支持。但是,对我而言,目前的巫统暗流汹涌、党意摇摆,这种看似有利扎希的局面,也有可能仅是流于表面的利好,我们若从天时地利人和角度看,则可发现这位名正言顺的传统顺位领袖,未必能轻易拿下党主席一职。

其一,扎希阵营中的阿拉斯夫虽中选团长,但凯里亲信凯鲁阿兹万也在副团长中出线,另外,低调但立场倾向凯里的扎希达还当选巫女青团长。这意味着年轻党员在投票前已有意要党领导层出现内部的制衡力量,这可解释,何以巫青团普遍支持凯里参选党主席,但却在团长改选中掉头选择扎希亲信。而且阿拉斯夫一当选,就表明支持主席参选人的公开辩论,这是扎希一开始最不愿接受的安排,表明阿斯拉夫在尝试摆脱代表扎希的形象,令扎希未有占尽天时的优势。

其二,很多区部主席确实挺扎希,但党选并非区部主席说了算,而是全国2万1851个支会的决定。

举例,巫统雪邦区部旗下有54个支会,党员在所属支部投票,再按多数决的方式选出支部属意的人选,之后再交由区会统计。若有20支部支持A、24支会支持B,则雪邦区部就会把自己的一张区票投给B,这种方式让党基层能将自己的意愿变成选票,而柔州、沙州、玻州内有不少基层正酝酿着不满扎希的情绪,他们当中很多已曾表明不会支持扎希,让其缺乏绝对的地利优势。

广告

其三,老党员有将寄托放在姑里身上,因为他毕竟是党内唯一曾经在主席改选中单挑当今首相敦马哈迪的领袖,虽然姑里输了那个回合,但老党员希望姑里能带领他们跟敦马再战一个回合,不过他们对姑里也没有完全信任,再加上姑里的竞选宣言和他向来所秉持着的中间保守路线一样,既模糊也不着边际,让支持者心中没底。这种在国阵权威时代备受温和党员和成员党欢迎的党格,并不适合正在面对巨变的巫统,所以姑里比另外两位参选人,面对更多支持者临时倒戈的风险。

在这种形势下,扎希或能吸纳他们的支持,从中坐取人和的优势,但这批党员有对扎希领导大选失利而不满者,亦有对代署理希山慕丁没参选而感到失望者,而这股复杂的情绪能将原准备从姑里处流向扎希的情绪票,在最后一分钟流向凯里。当然,由于目前党内形势还很模糊,所以在现阶段也仅能够进行简单的推敲预测,但有一样能肯定的是,这三大元素,很大程度取决了扎希的胜算,也让扎希被迫面对,其从政生涯中,最艰难的一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