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节令鼓‧鼓起舞动30年

2018-06-29 12:24

廿四节令鼓‧鼓起舞动30年

请陈再藩翻找一下30年前的记忆,如何与陈徽崇构想出廿四节令鼓?他把时间轴再往前拉,回到1986年第一届新山中秋园游会,两人首次合作的大型活动。“园游会结束的晚上,我们还留在校园,觉得精疲力尽。

请陈再藩翻找一下30年前的记忆,如何与陈徽崇构想出廿四节令鼓?他把时间轴再往前拉,回到1986年第一届新山中秋园游会,两人首次合作的大型活动。“园游会结束的晚上,我们还留在校园,觉得精疲力尽。

广告

我们两个人躺在草地上,我觉得那是我们第一次把频道调整到非常契合。”

一场中秋园游会让双陈发觉,传统节日是非常棒的文化时间点,能让华社用特别的情绪和热情,去接纳、亲近文化活动。隔年再办中秋园游会,两人构想透过特定仪式,营造更浓的氛围,因此有了文化活动主题曲的概念。当时采用了新加坡音乐家张泛的〈传灯〉,一直传唱至今。

1988年全国华人舞蹈节,陈徽崇提议主题“九舞”,第一轮会议就被否决。“古有九歌,今有九舞”,陈再藩觉得陈徽崇的点子既古典又现代。他们在下个会议成功为“九舞”平反。接着,联手设计开幕仪式,首次词曲合作,谱写了主题曲〈启舞〉。

〈启舞〉歌词写道:敦煌舞姿古典千年/鼓乐不息千年/葱葱赤道舞者情怀的你啊/抖落一身沙尘/翩翩抚声起舞/某年某月我们已习惯过节。为了形象化主题曲,陈再藩设计“九鼓雷鸣”

的表演模式,表演者擂动九面大鼓,身影被投影到天幕,好像敦煌壁画。

“那时候廿四节令鼓就只差临门一脚。虽然她在1988年6月诞生,其实就像胎儿一直在母体孕育著。”

广告
节令鼓的几个演奏基本动作与农作有关,如:插秧、割稻、欢庆、淘米等。(图:星洲日报)

有歌有乐,节庆才丰润

“九鼓雷鸣”的表演形式,鼓声扎实的声波撞击每个人。舞蹈节开幕仪式后,第二、第三天都加演,观众对这种鼓的表演形式反应出乎意料的好。陈再藩心中琢磨,不如创造一种鼓的表演形式来实现“鼓乐不息千年”,呼应“某年某月我们已习惯过节”,也就是一种节庆的鼓乐。

当时刚好读了向阳的诗集《四季》,陈再藩受启发,决定采用二十四节气。二十四节气是一年当中岁月的节点,不只和时间有关,也含有节庆意味,例如清明、冬至、立春。他觉得那是中华民族对时间最美好的描述,让每一面鼓代表一个时间点,擂起来就是一套节庆的鼓。

“哇,我找到了这么漂亮的格式!”陈再藩还记得,当时心里激动。他与好友陈徽崇分享讨论,请他执教。陈徽崇是新山宽柔中学的音乐老师,召集军铜乐队学生训练击鼓。鼓则由新山中华公会及五帮会馆各资助4面鼓,总共24面,再由书法家写下24个节气。

广告

陈再藩直认,没有前面的中秋园游会、传灯,他和陈徽崇也不会聚在一起办舞蹈节,也不会催生节令鼓。“很多事情都有一个脉络,而这个(节令鼓诞生)脉络是过节一定要有歌有乐,节庆才能温润而丰富。”就如陈徽崇的诗〈把一首歌唱成一个节〉写道:南方有边城/边城有边民在歌唱/他们把诗唱成歌/把歌唱成节。

陈徽崇生前擂鼓的姿态。(图:星洲日报)

每一脚印都很好玩

1988年6月12日,廿四节令鼓在新山柔佛古庙擂起诞生。30年后,陈再藩要召集鼓手们回到节令鼓的家乡新山。

他正在建立节令鼓互联网平台,目前收集到全球283支鼓队的资料,还有些许漏网之鱼。鼓队遍布中港台、澳洲、加拿大、印尼、汶莱、泰国和新加坡等地。询及鼓队如何遍地开花,他认为和第一支节令鼓队的最初几场演出息息相关。

“端午诗节”让马新两地诗人体验到节令鼓的震撼,才有后来受邀到新加坡“春到河畔迎新年”演出。节令鼓上京在吉隆坡“源之夜”演出,接着在马六甲三保山参与全国文化节。这些大型舞台表演产生的能量,把新生的节令鼓不断往前推。因为震撼,所以传播得快。1990到1993年,节令鼓队全马遍地开花。

2016年,二十四节气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遴选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随后,中国在北京成立二十四节气研究中心。潮州的节令鼓队受邀在成立仪式表演,陈再藩也远赴北京介绍“廿四节令鼓”。

30年前,陈徽崇41岁,陈再藩35岁,大概也没想到节令鼓在而立之年能有现今的发展规模。陈再藩点头,“30年前,只觉得每一步都很好玩。”

新山华族历史文物馆楼上有一个“廿四节令鼓”角落。(图:星洲日报)

有核心价值,才不会沦为表演工具

观赏节令鼓专场演出或精英赛,一套节令鼓曲目结合服饰、阵型、灯光、道具,以鼓声与灯光变化呈献不同的意境,带出主题,甚至探讨议题。节令鼓已变成一种表演语言,像其他艺术形式,以表演诉说故事。

陈再藩乐见,也提醒:“不管怎么演变,都要有一个核心价值,否则就只是表演的工具。”

节令鼓的几个演奏基本动作,与农作有关,如:插秧、割稻、欢庆、淘米等,在现在的节令鼓表演仍可见。陈再藩认为,节令鼓的核心价值是中华民族与生活环境的关系,那也是二十四节气的本质。这套节气本来是农业指导,后来变成文化载体。

在他看来,节令鼓是节庆的鼓乐,也能像舞狮舞龙表演,创造故事。如此一来,不断挑战鼓队和鼓手的创意,或许这就是节令鼓对鼓手的魅力所在。

“很多人对节令鼓的印象只有迎宾、击鼓或开幕仪式。那样的节令鼓只有热闹,我们必须从热闹转变为艺术,完美演绎。”是以,他强调举办精英赛和国际鼓节的必要,而且要求尽量完善舞台条件,让鼓手发挥节令鼓的魅力,把艺术带给每个观众。各地鼓队相互观摩,也能从中激荡和提升。

陈再藩强调,鼓艺和文化需同时提升。“专业鼓团扮演重要角色,否则没有人专门创造和提高节令鼓的创作水平。”刚过去的5月底,他带领马来西亚多支鼓队到中国潮州参与廿四节令鼓国际鼓节。当中专业鼓团就有新山鼓队、新山鼓手剧场和吉隆坡人人人鼓剧场。而主办单位潮响廿四节令鼓社,是节令鼓在中国生根发芽的鼓队。

询及节令鼓的未来,陈再藩目标明确。“第一,优化鼓节;第二,用更大力量推动节令鼓在中国的发展,打造节令鼓的品牌。”

陈徽崇亲笔谱写的鼓谱。(图:星洲日报)
听陈再藩诉说与陈徽崇的好默契,用现代潮流用语形容,那是他们俩的“Bromance”(男人的浪漫)。(图:星洲日报)

 

书法家集体为24面鼓题名,写下24个节气。(图:星洲日报)

 

廿四节令鼓于1988年6月12日在柔佛古庙擂起诞生。(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