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新马来西亚”不是一天建成的

2018-06-30 14:01

林瑞源·“新马来西亚”不是一天建成的

先谈体制问题,在三权分立制严重倾斜、行政权膨胀后,一些人就利用职权来盗窃国家财物,一马公司弊案是最好的例子。

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新马来西亚”也是如此,要三年五载才可能见到全新的国家,因为有很多体制、思维及文化上的问题需要时间和实践来打破。

广告

先谈体制问题,在三权分立制严重倾斜、行政权膨胀后,一些人就利用职权来盗窃国家财物,一马公司弊案是最好的例子。

警方从前首相纳吉私邸和吉隆坡柏威年豪华公寓等6个地点搜获的现金、首饰和奢侈品的市值逾11亿令吉,是大马史上起获价值最大、最多财物的案件,也是国家的耻辱。

更令人震惊的是,纳吉竟然声称收礼并不违法,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3条文已经阐明,贿赂包括金钱、捐款、借贷、礼物和财物。如果纳吉不是首相,谁会送640万令吉的镶黄、褐、白钻石的金项链以及160万令吉的定制名牌包Bijan?

国家机构在这之前调查一马公司弊案,受到纳吉的阻拦,使弊案变成世界级丑闻。

除了一马公司弊案,新政府也揭发一连串的贪污案,包括政府相关公司首席执行员涉及约3亿令吉的工程招标滥权案、砂州369所学校25亿令吉的太阳能电供合约弊案。

此外,赵明福、蒙古女郎及许许多多扣留犯离奇毙命的案件,说明人权和法律被践踏。

广告

纳吉收藏那么多财物、贪婪者窃取国家资源,反映体制和公务员体系已经败坏,必须大刀阔斧的整顿,否则贪官将能够继续上下其手。

没有先进、民主、透明、廉洁、限制首相权力的体制,就无法打造全新的国家。

其次,僵化的思维也必须调整,举例来说,财政部分发中文文告被渲染为挑战官方语文地位,反对者包括巫统、诚信党和土团党的领袖。

巫统是要玩弄种族课题,为什么一些希盟领袖也插上一脚?明显的是信心不足,担心巫统巩固马来票。

广告

副首相旺阿兹莎就不怕巫统的种族牌,她说,将马来文翻译成其他语文并没有错。土团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也声称,他反对以中文发文告是一场误会。

要剔除种族主义和思维说易行难,必须在政治、政府行政和政策,以及学校教育长年累月的贯彻,最好的办法是立法禁止种族政治。

如果希盟领袖都没有种族思维,那么许多课题都不再敏感,包括增建及搬迁华小。教育部应从人民需求的角度来检讨国阵政府批准增建8所华小的课题,不要和政治纠缠不清,让教育回归教育。

新马来西亚要有全新的思维,但政治摆脱不了人性,不容易做到。

第三,新政府也必须采取专业治国的方针,不能走回前朝政府根据政治考量施政的老路。

譬如,马哈迪说,政府考虑开创新的国产车品牌、将与新加坡重新谈判水供协定、考虑更换货币来打击贪污腐败、继续推行扶弱政策来帮助马来族群、重提宏愿学校的建议,很多言论是依据过往的记忆和认知、随兴发表,根本没有经过周详的讨论。

随意发表的言论引起混乱及争议,也打击新政府的公信力,比如随口说要检讨与新加坡签署的水供协定,影响马新关系及新加坡投资者的信心。

希盟领袖应坐下来商讨国家未来的方向,主要政策的内容和目标,遏止毫无头绪的施政弱点。

新马来西亚必须有新的政策和方针,不应纠结过去的错误和计划,或者是喋喋不休。振兴经济、加速经济转型是当务之急,谨记言多必失的道理。

要打造新马来西亚必须克服种种挑战,希盟的年轻部长比国阵多,普罗大众对新政府有信心,这是优势,问题是希盟敢不敢打破传统,开拓新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