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启良·马华的认错与救赎

2018-06-30 15:46

何启良·马华的认错与救赎

一些个别的反思不是没有,但是只能视为“膝盖反应”,很难让人认定是全体政党的立场。如“奄奄一席”的魏家祥说:“马华已不再代表华人,它现在只代表党员。”倘若真是如此,那么马华公会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其言论也已经不值得任何人去听取了。看来,马华公会诸公近来的动作,其实还不至于完全放弃代表华人选民意愿。

此次马来西亚509大选,政权轮替实现,马华公会的成绩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一国二州),这个一直被讥为“当家不当权”的政党一夜之间成为反对党,在一个全新的政局里它如何适从?关心者似乎也不多了。至今已近两月,濒临泡沫化的一个政党内部竟然尚未有共识如何改革,其未来已经令支持者不存有任何期待。败选后不到两个星期,它立即关闭了多个选区的服务中心,如此短视的动作更令选民怀疑其党员从事政治事业的动机与初心。

广告

一些个别的反思不是没有,但是只能视为“膝盖反应”,很难让人认定是全体政党的立场。如“奄奄一席”的魏家祥说:“马华已不再代表华人,它现在只代表党员。”倘若真是如此,那么马华公会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其言论也已经不值得任何人去听取了。看来,马华公会诸公近来的动作,其实还不至于完全放弃代表华人选民意愿。他们针对政府作为,如反对党区拨款、财政部的华文文告、马哈迪“华人都是富裕者”等议题,还会发出一些声明。然而许多应该做评论的时候他们却选择沉默。败选后,总会长廖中莱的立即反应是一句泛泛的“我们会做好反对党的角色,监督政府。”然后就不见人影,只剩下魏家祥和张盛闻站了出来,展示如何扮演反对党的角色。我们不妨看看他们说了什么。

有关选区拨款,希盟政府一改前朝政策,拨款给在野党的国会议员,但数额比起执政党议员少。魏家祥立即发炮:“难道在野党选区的选民没有缴税,而不配获得全额拨款?”此言一出,直让网民和希盟支持者讽刺,说他“厚颜无耻”,按国阵执政时拨款给在野党的款项是“零”,魏家祥的批评不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故即使他所说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却不能令人信服。

前几天首相马哈迪发表“华人都是富裕者”言论,说希盟政府将继续推行将其他族群排除在外的马来人扶弱政策。张盛闻发表文告,指责马哈迪继续企图分化马来西亚种族,富裕或贫穷绝不是任何特定族群所专有的。针对马哈迪的言论,许多公民社会团体以及学者都不以为然,希盟支持者也表示极度担忧这是旧政权土著至上政策的再版。张盛闻是其中一位发声者,却得不到共鸣或掌声,而且被奚落。民政党党要也有做出批评,但是也同样面对被挖苦的命运。

这两个例子说明了什么?

魏家祥和张盛闻所批评的议题,就事论事,有其合理性,而相对以前马华公会的保守陋习的思维而言,甚至有其先进性。他们是说:“前任政府做不到的,现在做到了,但是不够好,那么我们要更进一步的改良、修正。”伟哉此言!“消灭贫穷不分种族,是马来西亚人一向的主场,如今土著主义至上又被提出,人人可讨伐之!”壮哉此语!

然而批判之言从马华公会诸公之嘴吐出,却被大打折扣,给人的感觉是虚伪妄语。

广告

为什么?己身不正,难以正人。发言者代表什么主张、什么立场、出发点为何,极为重要,不然会缺乏正当性。任何评论,必须先有一个正当合理的名义和理由,才能为人接受,才能产生正面的号召。反之,名与实自相矛盾,就无法自圆其说,变成强词夺理了。

如今的马华公会正是处于这样一个尴尬的地位。它的合法性和权威性长期以来都是问题,一旦败选成为在野之士,其地位更显得脆弱,而它与巫统同流合污的过去,更加凸显它现在发言的矫揉造作。它曾经与腐败者为盟友,默许、怂恿、俯首于国阵政府种种不公正的政策多年,如今宽己严人,是否有资格批评希盟政府是令人质疑的。

马华公会要成为一个有效的反对党,它必须为其过去做一次全面的检讨。像马哈迪一样,它必须做一次彻底的忏悔,向选民认错。反省丧失民心的主要原因在那里?这个答案并不难找。在一个民主制度里,遭选民唾弃就说明了政党没有反映民意,也就是犯了策略上的错误。犯了错误就应该承认道歉。认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不认错,那无疑是错上加错了。基督教、佛教、伊斯兰、儒家都重视忏悔,宗教意识是要一个人认识自己的过错、迷误,改邪归正,弃恶向善。就政治意义而言,承认错误是给自己改过自新、恢复活力,重获选民信心的药方。浪子回头,或许还会有救赎的机会。

其实马华公会并无太多选择,它必须重新定位,以新的形式、新的形象、新的理念、新的论述,继续与选民联系。

广告

退出国阵自然是一个选项。它有沉重的历史包袱,但是新的一代马华党员必须承担,不能回避。它必须重新出发,所以才必须认错与救赎。这是一定要付出的代价。但是,即使马华公会全面陪罪致歉,也不见得会让选民接受。即使它改过自新,决心以不同的方式做事,也不见得会起死回生。

当前我们谈论新政治时,大部分选民还是愤愤不平的,对腐败政权仍心有余悸,况且现在对于过去无论是重大的刑事案件或民事案件,翻案程序刚刚开始,其涉及面比想像更广更深,人民怨恨前朝的情绪仍然高涨。此时此刻,马华公会无论是领导层或基层,如果没有具备非凡的能耐,此一关实不容易闯过。倘若心里只自艾自怜,说什么“人走茶凉、世态炎凉”,而不去面壁思考未来在新政局的无权责任(responsibility without power),负气而逃,那必然是自我毁灭之道。如果只会机械式的、投机式的反击政府之所作所为,无视过去谬误,就以为这就是民主制度的监督、制衡,那么它就低估了渴望变革的选民的智慧,无疑也是末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