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砂拉越是输家?

2018-06-30 16:21

何俐萍·砂拉越是输家?

先说土团党磨刀霍霍,准备飞越南中国海在犀鸟乡开疆辟土。东渡的梦,马哈迪少说也等了至少30年吧!唯一不同的是,马哈迪在领导大马、领导巫统的鼎盛时期办不到,却在他告别巫统,投向希盟怀抱后实现他的东渡梦。

本周,发生了两件关系砂拉越的事。一,土团党宣布考虑东渡砂拉越;二,广泛流传的内阁名单看来是大局已定,砂拉越只获分派一个部长和一个副部长职。

广告

先说土团党磨刀霍霍,准备飞越南中国海在犀鸟乡开疆辟土。东渡的梦,马哈迪少说也等了至少30年吧!唯一不同的是,马哈迪在领导大马、领导巫统的鼎盛时期办不到,却在他告别巫统,投向希盟怀抱后实现他的东渡梦。

土团党东渡,不是随口建议,说说算了,而是已经准备大摇大摆走进砂拉越。巫统近50年来东渡不成,原因在于土保党在砂拉越筑起的铜墙铁壁。但长期建立的堡垒已经在本届大选被攻破,砂拉越已经失去政治本钱,无力大声对土团党说不!

希盟成员高唱《我们不一样》,为土团党护航。土团党究竟是不是真的不一样?眼下还真难说。土团党顾名思义,是以土著团结为大纲,走的当然是捍卫土著权益的路线,在新政府还处于蜜月期,人人紧盯的时候,必然不会有激进的动作,但时间往往最能考验人心,是真正的不一样,还是仅是换上新瓶的旧酒,时间也会让真相浮现。

土团党会是巫统2.0吗?土团党名副其实是从巫统脱胎而出,吸纳不少巫统在风光时的失意分子,很多当年离开巫统的并非是不屑巫统拥抱种族政治,而是找不到生存的空间。一个在巫统浸淫了数十年的人,要他在离开巫统后立刻脱胎换骨,那恐怕是痴人说梦。这些天,马哈迪又说了一些让人不安的话,譬如要多加扶助土著、重提宏愿学校,当年那个凡事以马来人为优先的马哈迪,又回来了吗?

砂首长阿邦佐哈里都说,土团党要否东渡是悉随尊便。态度为何从当初的强硬到如今逆转为低姿态及放软口气?摆在眼前的残酷的事实,当年的强悍已被现实给击败,作为砂拉越最大政党的土保党已经无力阻挡土团党的杀抵,首当其冲的将会冲击土保党的士气和实力。可以预见,一旦土团党在砂拉越扩张版图,土保党党内掀起退党潮不是不无可能,过往权力集中于土保党的现象将会在土团党势力逐渐壮大后被破解。

土团党东渡行使的是一石二鸟之计。一来是打破巫统屡攻不入的宿命,使砂拉越不再是唯一的政治“净土”,再者是挑战砂拉越人的本土意识,尤其砂拉越的本土政党领袖向来爱以马来亚政党称呼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和伊斯兰党等,即使这些政党的领导人和党员全是砂拉越人,它们仍摆脱不了被嘲讽是受马来亚思维所牵制,做不到以砂拉越为优先。然而,土团党会否在砂拉越扎根,关键还在于砂拉越人的态度,从伊斯兰党在砂拉越叩门多年,却始终只能扮演陪跑的角色,窥探出砂拉越人的政治抉择不会是倾向于照单全收,而是有所为,但也有所不为。

广告

再来是正副部长的配额,砂拉越10年前的308政治海啸后,获分配的正副部长名额增加,在上届大选更达到有6位正部长和5位副部长的巅峰。暂撇开这11位正副部长在位时是否有发挥他们的作用不说,砂拉越在这波的改朝换代后只能获一正一副,反观沙巴却得到3正1副的配额,已说明落差之大。

按照流传的名单,砂希盟主席张健仁官拜副部长,而副主席巴鲁比安则出任正部长职,显见马哈迪走的是平衡势力的权谋之术,即抬高公正党在砂拉越的地位,也抑制行动党的气焰。

从土团党准备东渡,到正副部长官职分配,砂拉越是不是输家,就交由砂拉越人自行判断。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新政府未来倡导的必然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亚,在放眼更大格局,以宏观角度看待大马的重新出发,“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本土意识会有意无意被淡化,而被抛落在发展洪流的砂拉越是否还有望借助索权之争迎头赶上,看来还存在变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