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焕然·孔子boleh

2018-07-01 13:07

安焕然·孔子boleh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你快乐吗?上周,在中国文化概论课堂上,我让几位学生到台前,画出他们心中的孔子形象。学生一脸疑惑,面对白板,傻笑。画吧!台下同学哈哈大笑。

6月1日,在南院举行的东南亚生态语文教育创新论坛,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罗珠彪在专题演讲时说:“读书多,不一定有渊博感,而有可能只有酸。看过孔乙己吗?有些人,书是读多了,读进去,出不来。完了。”

广告

读书,要像谁啊?是要学孔老夫子吗?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你快乐吗?上周,在中国文化概论课堂上,我让几位学生到台前,画出他们心中的孔子形象。学生一脸疑惑,面对白板,傻笑。画吧!台下同学哈哈大笑。

硬着头皮,画了。白板上的孔子,统统都是规规矩矩的双手,和善的脸。啊,还不错,是智慧、豁达的读书人形象。但有一位学生画得比较特别,孔子皱眉毛,为什么?学生说,孔子有志不能伸,理想不能实现,在皱眉头。

有意思了。新世代的学生,至少不会把孔子画成老气横秋的糟老头。

孔子是大学问家,却也是谦虚的“好学分子”。但诚如傅佩荣在《国学与人生》中所指出,孔子的“好学”,在于力行君子之道。儒生要成为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这才是成己成人的理想。

君子何为?权谋世界,不重道德,不讲诚信,我能击败你就是了。

广告

欢呼声,怒骂声,千夫指,横眉冷对。水之清浊总有源。惟心澄澈,由己出。君子之花,傲然开。

但君子不应是恃才傲物,EQ零蛋的离群怪人。你要如何成仁、重礼,如何“爱人”,又如何贯彻忠恕之道呢?一部《论语》不就是在教人“如何做人”吗?懂得“做人”,不是叫你没有原则的奉承献媚或到处打哈哈做好好先生,而是看你能不能“恭宽信敏惠”的待人处事。

这基本上还是一个态度问题,也是一个能力的问题。你待人的态度心甘情愿了吗?你对人处事存心宽厚吗?信守承诺吗?还有你做事勤敏有绩效吗?舍得施惠吗?以上五事,若做不到,纵不是小人,也难说是君子。最怕彻头彻尾是个伪君子。

此外,孔老夫子也绝对不是一个只会读书的呆子。谈孔子的学与习,让我想到中文系的学生。你若整天多愁善感,弱不禁风,活在自己的世界,除了读书,其他事什么都不管。像这种款的,别告诉我,你是跟孔子学的。

广告

傅佩荣指说,孔子的好学,除了传统的“知”,读儒家经典外,还重视传统的“能”,也就是礼乐射御书数等六艺技能的训练。儒生所学,绝对不只是“读书”这一事。更不应只是为了应付考试。

我们的学校,教学太多不具实用的知识。就以今天的中文系课程来说吧!是不是也要多一些“能”的训练呢?即使是应用中文和中文书写,不要只想到是教写文学创作,或写学术论文。可否也教一教,如何写对联、如何写题词,如何帮人取名字,学点姓名学。还有,公函要教写什么?配合今天的大局,来给学生一份应用中文的作业,你可否来一篇〈大马百日新政建言书〉?(写完,顺便翻译成马来文)孔老夫子学习之“能”,那是“致用之学”。求学将以致用,读书贵在虚心。我感叹当今的中文系,不缺才子佳人,但缺“能人”。

强调“能”的重要,也不是叫你放弃“道”。所谓“道器不离”。

但你身上若没点“技艺”,想实践道,亦难!

孔子也说“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吾不试,故艺”。意思是说,我年轻的时候穷困,什么操作都学懂。我因长期没有固定的工作,也因而学会了各种不同的技能。孔子既是君子,也是会做事的“能人”。他是射箭高手,也会拉马车,平时修炼,身体健康,少生病。

孔子Boleh!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若没半点技艺,你凭什么本事去博施济众呀?理想的实践,不能光靠满腹经纶的喋喋不休。今人读书,别读笨了,教傻了。在学校拿高分,出社会低能。

教育,要把你的学生教“好”,至少要让他们走进社会大学时,不怯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