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纳兹米·专注于工作

2018-07-01 13:14

聂纳兹米·专注于工作

身为斯迪亚旺沙国会议员,我的首要任务非常简单:工作、工作、工作。这不是在夸大,而是非常紧迫的。

新大马的下议院议员订于2018年7月17日宣誓就职。

广告

身为斯迪亚旺沙国会议员,我的首要任务非常简单:工作、工作、工作。这不是在夸大,而是非常紧迫的。

其中一点就是,希望联盟的宣言承诺在5年内制造100万个高质量的就业机会(包括沙巴和砂拉越的20万个)。

大马的失业率为3.3%。这个数字相对较低,但也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根据2017年3月的国家银行报告显示,2015年的青年失业率为10.7%,其中有15.3%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没有找到工作。

更让人感到担忧的是,同一份报告披露,从2011年至2017年,低技能的工作从8%倍增至16%,而在2002年至2010年,高技能的工作从同期的45%下降至37%。

70%的大马劳动力属于低教育水平(大马初中评估文凭或以下)并因此无法得到高薪酬的工作机会。事实上,大马有70.4%的工作机会分布在9个领域,且每个月的平均工资低于1700令吉。

在2013年,大马每月薪资的中间值和平均值分别是1500令吉和2052令吉。在2017年,分别增至2160令吉(增长44%)和2880令吉(增加40.35%)。

广告

相比之下,2013年的劳动生产率为每人5万9622令吉,并在2016年增至7万8128令吉(增长31.12%)。事实上,2015年至2016年的劳动生产率只增加了3.5%,相比起同期薪资的中间值和平均值增长率,分别是6.2%和6.3%。

我们当然可以在这方面做得更好。这些问题对公众来说,当然不是新鲜事。

事实上,希盟新政府针对创造工作机会有一项很长的“政策清单”,不论是直接或间接,来处理此事。

我所记得到的,包括:——我们如何改革教育体系以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要如何让所有的大马儿童,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在快乐学习的同时,能够掌握编码、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STEM)教育、以及软技能如正确解决问题等。

广告

——如何协助长期失业的毕业生再就业,以及那些低技能的青年员工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我们能够做些什么来解决持续发生的青年债务问题?

——我们如何确保技职工作不仅能够获得相对好的收入,也能够享有比目前更高的社会地位?在这方面,由峇东埔国会议员努鲁依莎领导的技职教育与培训(TVET)委员会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我们如何处理职场歧视,鼓励企业推动工作生活平衡以及在不扼杀企业下,尤其是小型和中型企业——减少繁文缛节以打造更好的工作环境?我们如何协助女性打破玻璃天花板,尤其是在薪酬方面?

——我们如何在不损坏国家利益的前提下,吸引更多能够制造高质量工作机会的外资?

——我们如何在不采取排外措施的情况下,减少对外劳的依赖?我们如何更好的保护在大马工作的外籍劳工?

——我们如何处理最低薪资问题,以确保它保护员工和雇主的利益。

——我们如何改革、加强或改善现有机构,如: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人力资源发展基金以及大马人才机构?

——我们如何在不过度干预的情况,保护“零工经”下的创意产业业者、自由工作者和员工的利益?

——我们如何确保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不会沦为政治工具?

显然,为大马人创造良好的工作机会,不仅仅是任何一位部长或机构的事。它不仅涉及我们的经济和劳工政策,还涉及教育、执法、社会问题和地缘政治。

我相信新政府有解决问题的计划与方案。大马人应该放心,并相信我的国会同僚与我不仅会支持,也会仔细研究和监督这些政策。

正如我所说的,创造就业机会和技能培训,尤其是针对大马年轻人,绝对不能沦为政治的牺牲品。

事实上,向前推动的主要挑战是政治意愿。新政府和国会需要抵抗既得利益者的施压,他们反对改革有来自多方面的原因,这点是显而易见的。

但希盟必须努力避免,甚至更好、更迅速以及更全面的解决这些纷争,包括在政策议题上妥善处理意识形态差异。这并不容易,但却必须完成。沟通是主要关键。

政府可以做的事是成立一个政府内部行动组,策划、协调和执行各政府部门和机构旗下展开的相关教育、就业和技能培训工作。

政府也可以通过设立一个新的国会遴选委员会来监督此内部行动组,当然,这个委员会将会定期获得业界甚至是公民社会团体的反馈和意见。

不用说,政府必须就此问题定期咨询立法机构、企业界和非政府组织的意见。

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忽视大马人的需求:工作、工作、工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