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再因阿比丁·寄望有个新文化

2018-07-01 13:32

东姑再因阿比丁·寄望有个新文化

扩大的民主空间应该有利于艺术和创意业者,并希望那些担心大马审查的国际表演者能够前来我国——尽管他们还需要得到地方政府的合作。

最近几天遇到了几位杰出和资深的剧作家、演员、诗人、舞蹈家和音乐家,大家的共同话题是新政府对艺术的友善度。这个问题似乎有3个主要观点。

广告

我最初的意见是认为艺术会蓬勃发展,主要原因是自选举以来,言论自由变得更加牢固。我们已经看到主流媒体开始要求更深入和全面的报道,而公民社会热衷于监督政府履行选举前的承诺以废除恶法。解除政治漫画家祖纳的出国禁令是值得鼓励的,但我希望国营电视台以播放世界杯的同样热情,来改革其结构和管理。

扩大的民主空间应该有利于艺术和创意业者,并希望那些担心大马审查的国际表演者能够前来我国——尽管他们还需要得到地方政府的合作。

对于那些已经投身创意产业的人来说,更大的言论自由不过是次要的。“我们仍然需要资金”,他们说。事实上,资金是艺术行业的常年问题,无论是制作、策划或举办演出或展览,他们都需要靠政府、私人界、或售卖门票来维持。既然要与这三个机构打交道,我意识到每次要与同一个人拿资金是很困难的,特别是我已经要求他们资助无国籍或自闭症儿童的教育费!显然,他们希望政府通过专门机构来填补资金的心愿是非常巨大的。

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但需要一个独立和有能力的人来决定谁将从中受惠。如果由政治人物作出决定,那么无可避免将会出现政治施压并让朋党受惠,包括以种族和宗教的选举因素,来影响这一过程。因此,如果要建立艺术资助机制,那么这个做出决定的人必须经过如同司法任命委员会(Judicial AppointmentsCommission)一样的机制,具备适当的资格且不是政治委任。权力下放也是一项要素,以让所有州属和组织能够得到同等的机会;这也许需要修改自1971年以来推行的国家文化政策。

少部分人认为政府完全不应该资助艺术,尤其是在国家出现债务问题和其他政府部门如教育和卫生部需要得到重视的时候。这些倡导者甚至可能会质疑是否需要文化部,既要防止政府插手干预,又要确保自由的市场环境;毕竟,实践者需要向观众证明本身的价值,一旦获得观众的认可,他们就能够持续维持下去。然而,这种态度与大多数的民主国家做法不一致(包括那些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位的国家),他们的政府部门负起了保护和培养艺术、文化和遗产的责任,关键问题是他们拥有什么权力。

这从而带出了第3个问题,就是该部门的命名和结构。从泄露的内阁名单中,依旧保持着旅游与文化部,而不是文化、艺术和遗产部(从前朝的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重组后所得)。

广告

这里出现两项争论:首先,专门处理文化和遗产的部门(而不是被纳入文化之下)将能够更有效的投放资源;其次,文化不应该与旅游扯在一起。反之,文化必须为大马人而存,是我们表达自身的一种方式,而不是为了游客,这种思维往往导致官员以有利可图或“异国风情”(尤其是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文化)来决定文化的高低。

我很高兴的发现,我们的新教育部长完全同意,文化必须在每一名大马年轻人中体现出来:不仅仅是历史课或语言课乃至体育课的教学工具,而是大马人的重要组成部份。

话虽如此,当黄明志可以和马来天后宁拜祖拉及印籍音乐人Sasi TheDon共同演绎世界杯暨国庆日歌曲,我们绝不允许政府垄断我们的文化定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