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淼·巫统的“长征”

2018-07-01 13:54

张淼·巫统的“长征”

马来选民的政治诉求在本次大选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内部份化,随着马来西亚经济社会发展,巫裔族群内部阶级分化已经日益扩大,每个阶级的政治诉求各不相同,马来人已然不再是铁板一块。

曾经一党独大的巫统打造的60多年盛景,在509一夜之间烟消云散。巫统在丢失了政权的同时,还面临国阵成员党纷纷出走的悲凉,正可谓“树倒猴狲散”,丧失了政治资源的巫统在焦灼和迷茫中不安地迎来了大选惨败后的党选。

广告

不管谁来掌舵巫统,未来的巫统或许都将难以摆脱一场“长征”般的淬炼和伤筋动骨的“卧薪尝胆”:政治诉求的重塑必然导致战略重点的转移,深刻检讨大选惨败的原因也将其工作重点回归基层进行“根据地”的建设,在不断强化巫统内部的同时,“内外兼修”,重拾民心,静观其变。

马来选民的政治诉求在本次大选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内部份化,随着马来西亚经济社会发展,巫裔族群内部阶级分化已经日益扩大,每个阶级的政治诉求各不相同,马来人已然不再是铁板一块。

在城市里,阶级的分化使得巫裔有了不同以往的政治诉求;在自足自己的甘榜地区和种植园内,一马丑闻也让追求道德与诚信等传统保守价值的巫裔同胞很难再给予巫统像以往一样坚定支持;而坚守原教旨主义的虔诚穆斯林,传统的伊斯兰党和温和的诚信党仿佛都成为比巫统更有说服力的选项。

巫统的成立起源于马来人抵制英国人的殖民统治,维护马来人整个群组的利益,这种诉求推动了巫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政治优势到政治主导的成长壮大。当下社会的主要矛盾不再是马来民族同殖民者之间的矛盾,经济发展、生活质量和政治自由成为新马来人关注的新课题,在所面对的经济问题的严重与迫切性,已经盖过所谓“想像共同体”的民族尊严问题,一直崇尚“马来人至上”的巫统当下需要接受时代的拷问:难以代表整个巫裔族群的巫统现在代表的到底是哪一部份马来人的政治利益?

所以,巫统的战略重塑需从确定有异于其他以巫裔为主体的政党特色、打造属于巫统自己的政党品牌开始。巫统的改革也需有效识别出自己所代表的利益群体,重新了解他们的政治诉求。打种族牌或许可以短时期内鼓动民粹,但种族主义的旧伎俩已然失去了它原来的巨大杀伤力,若巫统走回煽动民族情绪和鼓吹民粹种族主义的路线,只能说明落巫统落后于马来西亚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

巫统一直倡导“马来人至上的民族国家”的国族构建模式,而在本次大选中,马来西亚政党政治的框架结构开始从巫统独大、族群政治的单极形态向多党制衡、多元族群的多元政治形态转型。由马来人特权带来的马来人与非马来人族群关系紧张、马来人内部份化加剧以及巫统金钱政治所衍生的腐败,正显示出这种基于马来人特权之上的马来民族国家体制的构建正在日渐地分崩离析。

广告

对民众关切的聆听,对基层诉求的了解,对国家未来发展的清晰路线,是巫统可否东山再起的民意基础,民心所向之地才是巫统赖以生存的根据地。当年中共“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或许在马来西亚找到了历史的巧合和必然。对于选民诉求的忽视、对形势的误判是巫统和其盟党在本次大选中失利的重要原因,权力滋生的傲慢让巫统政治精英一直生活在“幻觉”中,对于基层声音、民众的诉求视而不见,巫统政治精英必须在大选惨败后放下身段,深刻检讨,使之成为不可再重蹈覆辙的宝贵经验。

事实上,从组织建设、人才储备及丰富的执政经验来看,马来西亚建国以来长期掌权的巫统依然拥有深厚的根基。巫统在本届大选中仍保住约40%的马来人选票,仍是最大在野党,基本掌握住超过三分之一的保守与右倾马来民族主义者支持,因而巫统根据地依然相对稳固。

巫统的长征,在溃败中寻找生机,在焦灼不安中寻找出路。如若巫统能够痛定思痛,与过去切割,顺势转型,重新定位政治诉求,巩固基层力量,诚诚恳恳服务选民,这场“长征”的淬炼必定有益于这个老牌政党的成长和壮大,以民心为基础,以族群和谐为追求,以国家强大为目标,巫统或许可以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