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慧君·种族政治的供与需

2018-07-02 09:48

胡慧君·种族政治的供与需

姑里在谈话中没有具体说明所谓的种种错误有哪些,而国阵又要以什么姿态召唤昔日盟党,然而从他与巫统新任主席阿末扎希倾向于延续巫统老路,以及原本被视为开明派的另一巫统党主席候选人凯里质疑中文文告的必要,可以预见只要还有单元种族政党存在一天,我国就无法完全超越种族政治。

巫统党主席候选人之一的东姑拉沙里说,如果他中选,他将会带领巫统上下,为过去的种种错误,向人民道歉。他还提到国阵在我国依然是合时宜的,并会尝试召唤已经退出国阵的成员党回归。

广告

人称姑里的东姑拉沙里是巫统元老,加入巫统56年,随着国阵在509大选倒台、成员党13变4、再加上巫统面对众叛亲离,可说是见证国阵(巫统)的兴衰起落。

姑里在谈话中没有具体说明所谓的种种错误有哪些,而国阵又要以什么姿态召唤昔日盟党,然而从他与巫统新任主席阿末扎希倾向于延续巫统老路,以及原本被视为开明派的另一巫统党主席候选人凯里质疑中文文告的必要,可以预见只要还有单元种族政党存在一天,我国就无法完全超越种族政治。

单元种族政党依然有市场,其中一些和第14届大选有关的数据不能不关注,那就是独立民调机构默迪卡中心在选后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变天并不完全因为选民民主意识已经成熟到超越种族政治了。希盟赢得政权的得票主要来自华印裔(95%华人票,75%印度人票),而马来人票三分天下,国阵得票最多(35-40%),其次是伊斯兰党(30-33%),最少的是希盟,仅有25-30%。

以“服务某族群”为号召的种族性政党能持续找到生存价值,除了是因为我国先天性的种族人口结构和比例不同之外,还基于国家政策的走向,以及各种权力和资源的分享,在过去60年都是按“量”(哪个族群占大多数,那个族群就获得最多)来制定,而不是按“质”(谁的能力越高,谁的收获就越多)来分配,使得就算国家新政权已经诞生,种族政治并没有因此而被埋葬。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509大选后,纵使新政府上台了,从华人财长争议到华文文告风波,再到华人有钱论、“10+6”华小变数,凡牵扯到种族的课题还是可以找到发酵空间。新政府一方面极欲打破旧传统思维,另一方面却又害怕得失最大票仓马来票,因此只能小心翼翼,时而踏前两步后退一步,时而踌躇不前,不能大刀阔斧进行改革。

至于目前国内最大的三个单元种族政党,巫统、马华、国大党,在失去政治权力和面对国阵盟友一一出走后,有者意图变得更加开放多元,有者仍坚持必须维护自身族群权益,希望靠“民族英雄”争出位,至今仍没有迹象会彻底转型,可以拿什么来召唤回昔日盟党呢?

广告

事实上,国阵走到现在已经是名存实亡,若真的有决心改革,使用了60年的老招牌就必须换上新色彩。11年前,时任民政党青年团团长马袖强在代表大会上曾经大胆倡议,解散所有国阵成员党,并合并为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的“国阵党”(Parti BarisanNasional),开放门户让各种族参与。如今,这项建议看来不仅合时宜,更是在野阵线值得思考的方向。

种族政治当然无法在一朝一夕间消除,多元种族政治更是必须成为大势所趋。在供需关系中,作为选民的如果能够给予在野的多元种族政党更大的支持,种族性政党就无法找到上位的机会。而倘若在野阵线能够告别种族主义,迈向开明多元,则朝野竞争的战场将能从种族课题转移,当我国走向更健康的民主政治发展,一个新的马来西亚才算真正完成了目标。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