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凤云 ‧ 【零垃圾生活】40天美国出差行之开始改变

2018-07-03 16:03

郑凤云 ‧ 【零垃圾生活】40天美国出差行之开始改变

走在华盛顿特区路上,我苦苦寻找愿意让我用饭盒打包食物的餐厅,一面哀叹这里是零垃圾沙漠,一面想起这一路上遇到的每个美国人,他们知道这个国家生病了,而他们正做出改变。
在美国的最后一天,我选择带着剩食来到国会大厦前的一棵树下睡觉。

初到美国时,国务院项目负责人Christian Remsen走进会议室跟大家见面say hello。身高将近190cm的他穿着全身西装,眉头深锁,很严肃地报告国务院的各项进展,远远看就觉得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FBI特务。

广告

结果再次见面,Christian告诉我,他在阅读我的简介时,第一反应是:“WHAT?两年半只有一罐垃圾?怎么可能!”他说:“从此以后我看到那些产品包装,都会啊啊啊想到你!”他一边啊啊啊,一边用双手挠头,还说他开始做出改变,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我真的希望我的孩子可以跟我一样活在美丽的地球。”OMG,FBI特务瞬间变成慈爱又环保的老爸!

在Christian的推荐下,我和另外一位印尼朋友被安排到国务院向两位国会代表提供反馈,以让国会继续拨款支持这项交流计划。灰色的会议室气氛凝重,电脑屏幕写着各种保密条款,我盯着房间隔板都怀疑里面藏着窃听器。一堆高头大马的高官围坐在会议桌听我们报告,他们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我看,听我讨论垃圾问题时的表情,就像我在汇报叙利亚局势。

结果没想到,汇报结束后一位高官拿著名片跟我说:“我们的办公室近期在进行减废项目,你有没有一些资料可以发给我们参考?”最后再用大大只的手差点捏碎我的手掌,微笑着离开会议室。

虽然在美国的时间不长,但这次旅程确实让我对美国人的印象更加立体。从前我觉得他们直率自信,如今他们在我心中除了是超级直率、超级自信外,更多了一点:愿意聆听和改变。

短短六周内,我见到了美国身为世界强国的实力,就连人口只有16万人的小镇都拥有千万美金打造而成的垃圾处理系统;我见到了西岸地方政府强大的政治意愿,愿意联合地方组织规划缜密的30年城市发展计划;我也见到了一次性文化发源地的浪费无度,纵使系统如此昂贵、法规如此完善,都无法弥补人类欲望的黑洞。

原本以为是FBI特务的Christian其实是个大暖男,这天他带我来到国务院做汇报,然后说:“我只是这几天穿正装罢了,平常哪会穿成这样?”

“人 的 问 题 ”造 成

广告

是啊!经济再发达、科技再进步,欲望若无法被克制,环境问题便无法得到修复。追根究底,环境问题不过就是“人的问题”。

走在华盛顿特区路上,我苦苦寻找愿意让我用饭盒打包食物的餐厅,一面哀叹这里是零垃圾沙漠,一面想起这一路上遇到的每个美国人,他们知道这个国家生病了,而他们正做出改变。

Zero Waste Association负责人Cims Gillespie说:“我们必须拒绝无谓的浪费。我天天自备餐具、水瓶。”

个护品牌Mountain Rose Herbs永续发展总监Alyssa Lawless说:“我们遵循零垃圾运营原则,包裹都用旧纸箱寄送。”

广告

School Garden Project协调员SK Gaskell说:“我教孩子们栽种食物,观察大自然。”

社会企业LoopTWorks创办人Scott Hamlin说:“与其丢弃工业及商业废料,我将他们制成新产品。”

这些美国人启发了我,无论身处的环境多么恶劣(比如有一个叫特朗普的总统)都不能停止改变的脚步。不管在世界哪一个角落,我们只需要更多像这样的人,坚定地成为自己社区的改变分子,改变,就会发生!

古老的地铁站,倒是有专门回收报纸的回收箱。(左图);从这张照片就可以看出华盛顿特区的垃圾处理系统薄弱,想找回收箱都不容易。
我发现外籍工人更愿意配合顾客自备容器的要求,这点在马来西亚也是一样的。(图左);从社交晚宴打包的剩食,第二天请酒店加热却被狠狠拒绝。“拜托拜托,外面流浪汉这么多,你也不想看到我浪费食物对吗?”如此求情,对方才答应帮我加热食物。
一次性杯子和玻璃杯放在一起,我观察了一阵,大部份人竟然想都不想就选择一次性杯子。
20位从事环保工作的我们,终于从YSEALI Professional Fellowship结业了,有兴趣的朋友不妨上网申请秋季项目。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