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惟诚·互相制衡的新内阁

2018-07-04 13:12

刘惟诚·互相制衡的新内阁

敦马过去组阁向来重视忠诚与制衡,当时的国阵规模庞大,敦马虽能确保巫统党员的忠诚,但却无法控制成员党的忠诚,因此转而优先由巫统掌握要职,借此制衡其他成员党。

在经过近两个月的等待后,希盟政府的第三批内阁成员已在周一(2日)正式宣誓就任,随着这36名正副部长的到位,首相敦马的组阁任务也已近乎完成。虽然在本次宣布中,内阁依然有一些官职悬空,比如首相署国家团结与社会和谐部长,以及房地部、土地部、外交部、国防部和经济部副部长,但整体上已算相当完整。尽管舆论对内阁的顺利组成而松了口气,但由于名单和早期流传的内阁名单相差不大,所以坊间仍对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等领袖无法入阁而颇有微言。

广告

当然,这并不是我想讨论的重点,因为内阁组成有得有失是很自然的,所以我对本轮的内阁编制较有兴趣。在编制上,这次公正党获得4正7副、土团党则有5正4副,而行动党、诚信党和沙民兴党,各获2正6副、2正4副和3正4副,各党入阁比例依旧平均,而且和之前的安排一样,依然是政治与技术任命各半,比如能源部长杨美盈、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慕加希、企业发展部长礼端尤索夫,都是因为在相关领域的经验或学术背景,而获得相应官职。

至于半政治任命,则有外长赛富丁阿都拉、贸消部长赛夫丁纳苏申,以及原产业部长郭素沁。前两者在纳吉和巫统敦马时代,别担任高教部副部长和前外长赛哈密的政治秘书,后者则曾出任行政议员,3人拥有丰富的行政经验,亦为公正党和行动党资深领袖,人脉厚实。而政治任命则有农业部长沙拉胡丁、青体部长赛沙迪、天然资源部长希维尔、工程部长巴鲁比安、贸工部长达勒雷京、旅游部长莫哈末丁,分别掌握署理、副主席、宣传主任和青年团长等重要党职。

此外,在副部长方面,亦有技术任命的卫生部李文材、财政部阿米鲁丁,半政治任命的教育部张念群,政治任命的旅游部莫哈末巴迪亚等,而让人感觉新奇的是,他们当中有些在党内只有普通党职(甚至没有党职),这和国阵时代的组阁方式不同。如果结合之前的内阁名单,整体内阁编制有公正党7正7副、土团党5正4副、行动党6正6副、诚信党5正4副,以及民兴党3正2副,契合各党影响力,种族性质较低,比例也相当平衡。更重要的是,能起着互相制衡的作用。

敦马过去组阁向来重视忠诚与制衡,当时的国阵规模庞大,敦马虽能确保巫统党员的忠诚,但却无法控制成员党的忠诚,因此转而优先由巫统掌握要职,借此制衡其他成员党。

现在,希盟只有5党,规模不算大,而且领袖大多没有行政经验,因此能够采用相对平均的分配方式,通过官职绑住成员党,来确保各党(特别是拥有最多巫统和伊党前领袖的公正党、诚信党和民兴党)不会背离阵线,因为只要谁重投国阵怀抱(或另起炉灶),谁就必须负上破坏编制的道德罪名。

当然,这样的安排还不够保险,为了要进一步发挥制衡效用,敦马向来会确保党内外拥有“自己看中的人选”,比如其曾在1983年内阁改组时,排除众议委任入党不足1年的安华出任青体部长,也在1995年不顾沙州盟友的反对,委任自民党前主席章家杰为首相署部长,敦马这么做,是要确保内阁中拥有原不在推荐名单内,但有能力的“非主流”领袖入阁,用以制衡盟党内的主流派系。这也解释了,为何我们在这次的组阁中看到赛沙迪、杨美盈等“非常”新人入阁。

广告

因此,我们可以总结说,新政府的内阁依然拥有浓厚的敦马特色,但和过去不一样的是,本届内阁绝大部份的成员都是行政新兵,因此除了制衡的意味,所考量的也包括政治经验和技术背景,相对来说会比较务实,而且党资排辈、种族性质也没有那么强烈,确实有令人焕然一新的感觉。当然,这次组阁还是拥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东马的内阁代表不足、女性部长未达到希盟宣言中的30%目标等,所以,我希望稍后宣布的3位上议员部长,会是填补这缺陷的安排。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