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 ·宏愿学校,能50年不变吗?

2018-07-06 10:54

杨丽琴 ·宏愿学校,能50年不变吗?

对华社而言,建立宏愿学校,如同芒刺在背,不能放宽底线。谁也不知道,宏愿学校会不会50年不变。

除了国产车,宏愿学校是首相马哈迪另一个念兹在兹的课题。

广告

他曾在1995和2000年提出要建宏愿学校,把各族学生聚在同一个“屋檐”下上课。他认为,大马有各源流学校,是造成人民难以团结的最大主因。

因此,他主张让华小、国小以及淡小同在一个校园内,可分头教学,但一起进行其他活动,如踢足球、早上集会等。

当时,宏愿学校概念引起华社,包括行动党的强烈反对,指宏愿学校真正的目标,是要落实以马来文为统一教学媒介语。最终这项计划没有全面推行,不了了之。

惟马哈迪在509大选前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不讳言本身仍未放弃设立宏愿学校,但在各种大选课题发酵下,他的言论当时未掀起多大涟漪。

大选后,马哈迪一度有意出任教育部长。他想当教长的其中一个议程,或是想亲力亲为落实宏愿学校。惊讶的是,当我询问一些人的看法时,发现很多华裔已不知道何谓宏愿学校。

宏愿学校显然已被人遗忘,仿佛已成过去式,然而,对首相而言,它永远是现在和未来式,所以,他才会数番旧事重提,近期在雅加达的言论终于让华社再掀疑虑。

广告

有传希盟正在研究兴建宏愿学校建议。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宏愿学校是好概念,但必须确保华小的自主权。

当被询及当年行动党大力反对,为何现在改变立场时,张念群回应说行动党当年反对,是因为担心宏愿学校会变质,如今换了政府,就不必担心了。

宏愿学校在马哈迪最强势的年代建不起来,如今反而是在希盟政府时代有望落实。

也许,本地教育观念已随着时代演变。平心而论,宏愿学校在大马算是比较前卫的想法,也并非全无可取之处。

广告

但张念群只是说在希盟政府任内,宏愿学校不会变质,但万一以后又换政府呢?

推行两线制,主要是实现政党轮替。未来20、30年,也许仍是希盟天下,但总有一天还是可能再换政府。届时,大马社会是趋向更开放或更封闭,谁也说不准。

一个政党对教育课题的立场没有始终如一,随着在朝或在野的身份摇摆,仅因为换了政府才支持某个课题,是很危险的。毕竟,希盟的政权也不可能是千秋大业,永远屹立不倒。

而且,经历内阁名单风波后,一些政党在中央的话语权已受到民众质疑,所谓的保证将打折扣。

因此,对华社而言,建立宏愿学校,如同芒刺在背,不能放宽底线。谁也不知道,宏愿学校会不会50年不变。

一直以来,副教长扮演华社与政府之间的桥梁。除了宏愿学校,新副教长要面对的挑战还有很多。

比如,至今masihdipertimbangkan,仍未获中央正式承认、白纸黑字证明的统考文凭,以及增建华小课题。相信教长会把相关课题都交由华裔副教长处理,这是前朝的典型做法。

但副部长向来不能出席内阁会议,很多下情不能有效上达。希望新教长能改变作风,亲自接见和聆听华社心声,才能知道华教课题的症结所在,对症下药。这是我们对新政府的一点期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