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旺阿兹‧马哈迪的希盟新内阁策略

2018-07-07 15:08

阿旺阿兹‧马哈迪的希盟新内阁策略

敦马的政治策略是向威胁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的外界发放讯息,以让更多人尤其是伊斯兰党和巫统党员,退党并加入诚信党和土团党。

希望联盟新内阁的成立,用了最长的时间。从第一阶段的15名内阁成员宣布的一个月后,其他26名内阁成员以分阶段的形式填补,并用了很长的时间。委任内阁成员的谨慎和严肃,对于确保政府运作和得到人民的信赖上起着重要的作用。

广告

此外,这是自马来亚联邦独立以来,1959年大选后,联邦政府由其他政党执政的首个内阁。巫统与马华在1952年的吉隆坡市议会选举合作,直到1974年成立国阵。国阵政府已经执政超过60年并被希盟取代,这对国家来说,受一个明显的结构变化。

但是,内阁仍然不完整,因为还有3个空缺需要以委任上议员来填补。

内阁成立后,才能够实现选举的目的,即选择和组建一个政府来领导国家迈向更全面的发展。

内阁是根据敦马的公式和特权来遴选,并在国家元首御准后成立的。

基本上,此内阁的形成反映了我国的民族人口,即马来人和土著占60%的人口总数。

与此同时,该内阁也有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如26岁的赛沙迪和36岁的杨美盈,展现了是资深政治人物和新人的结合。除了有最年轻的部长担任青年及体育部长之外,值得注意的是,副首相也是大马政治史上首次由女性出任。

广告

这明显是以敦马的权力来遴选并最终敲定的团队。敦马的内阁团队很特别,因为并非成员党提呈的人选都被接受或委任成为内阁成员。看来敦马有一套特定的标准或公式,肯定有部分出于是他的政治策略。

尽管公正党和行动党共获得大约73.6%的国会议席,但他们只得到一半的内阁部长职。公正党和行动党的力量尚未在内阁中得到充分发挥。相反,敦马希望希盟在未来会持续获得公正党和行动党的外部力量和支持。

敦马的政治策略是向威胁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的外界发放讯息,以让更多人尤其是伊斯兰党和巫统党员,退党并加入诚信党和土团党。

马哈迪特定的遴选标准或公式

广告

当然,这会让行动党和公正党不满。但只要敦马成为首相,他就有绝对的权力做出他认为最好的选择和决定,并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诚信党和土团党。

在委任林冠英成为财政部长后,敦马的行动是一项长期的策略。根据内部消息说,敦马已经承诺慕尤丁该职位,但在最终敦马却决定委任林冠英。这不是一项奇怪的选择,因为我国第一和第二任财长都是华裔。

再加上,敦马想要获得华裔的支持,尤其是大多数的华裔商家,以让他们继续支持希盟政府。此外,除了管理槟城财务状况的经验能够协助恢复国家财务状况,委任林冠英也有助于解决中国投资的问题。

敦马也意识到希盟是在马来票的协助下赢得胜利。仅仅依靠华裔票是不足以推翻国阵,这在此前的选举中就已经得到印证。希盟只要获得大约30%的马来票,就在史上首次成功推翻国阵。

乡区的马来选票已经出现变化,尽管并不全面,但也仍然让多数人成功入住布城。此前,多数的马来人选择支持巫统或伊党,这些政党多年来一直是马来社区的主要政党。对于敦马来说,这些改变必须持续得到关注。

如果这些改变没有得到关注,被边缘化或被忽视,那么马来票将会回流给巫统或伊党。敦马深知这种情绪,尤其是在委任林冠英成为财政后激发的批评和不满,已经成为民族和宗教问题,以及马来人特权的问题。

同样的,委任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出任总检察长,显然对马来人和伊斯兰机构带来一个明确的讯息,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虽然国家宪法中并没有禁止这点。当总检察长在法庭的新闻发布会上受促使用国语,并在审讯时要求使用英语,这看起来好像是在排除国语的国家官方语言地位,除了伤害了马来人的心,也会影响马来人的支持率。

选民谨慎评估希盟内阁和政府

敦马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这就是他在成立内阁时,让诚信党和土团党担任更多职位的原因,以缓解国内马来人和穆斯林的情绪。

显然行动党党员不了解这种情况,才会出现抗议的声浪。伊党作为一个以伊斯兰斗争和保守马来人为基础的政党,也认为首相成立的内阁是平衡的,这是敦马避免争议并得到希盟政敌支持的最佳策略。虽然敦马的任期预计不会超过一届,但他必须确保希盟在未来变得更强大,即使他不再担任首相,也会得到更多的支持。

事实上,希盟需要在此事保持敏感。希盟必须赢得大多数马来人的心、支持和信心。因为希盟政府目前依旧是脆弱的,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分裂,尤其是当它涉及权力斗争,以及与种族和宗教情绪扯在一起。据说公正党分成两个派系,即阿兹敏阵营和安华阵营,如果不融合就会出现分裂,这不仅仅是公正党内部问题,而会影响整个希盟政府。

在2到3年内,对希盟政府来说是一项艰巨的考验,以赢得人民的支持和信任。这是沉重且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它需要,特别是行动党和公正党之间,以谨慎、耐心和互相谅解的方式实行。如同伊党党员在大举退出伊党后被民众嘲笑。但当诚信党有9名领袖在敦马的内阁担任部长和副部长,包括末沙布(国防部)、沙拉胡丁(农业及农基工业部)、祖基菲里阿末(卫生部)、慕加希(首相署)、卡立沙末(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人选则有安努亚(公共工程部)、马夫兹(人力资源部)、哈达南里(企业发展部)、哈尼巴(首相署)。肯定的是,诚信党在下届大选的支持将会提升,选民的投票方式也会转变。

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土团党身上。

据说敦马也有考虑其他人选,包括委任胡桑慕沙和行动党策略家刘镇东成为上议员,以加入内阁。此举将让内阁更加强大。如果聂奥玛获得委任上议员,肯定会带来很大的影响,长期来说还能够吸引伊党支持者转而支持诚信党。

在内阁名单中,有一些人被边缘化。例如,被新内阁边缘化的张健仁,身为砂行动党主席,他在州内长期为行动党奋战。他如今也是砂希盟的主席,也是4度得到人民委托的国会议员。此外,在过去的竞选活动中,林冠英承诺委任张健仁出任部长,但他的名字却出现在副部长名单中。而身为砂希盟副主席的巴鲁比安,却出任公共工程部长。

同样的,砂最大的伊班族群也没有被列入新内阁名单,而公正党的阿里比朱正是伊班人。反而身为土著的巴鲁比安获得委任。它巧妙地吸纳权力斗争压力,而这也是敦马的策略,以让砂最大的伊班族群能够确保在2021年举办的砂州选举中,推翻由阿邦佐领导的砂政党联盟,无论如何,人民需要更加理性,也许并非人民期望的那样,换政府并不确保能够为国家带来全面的改变。

人民需要接受这一事实,因为每一次改变都会带来许多希望,而有时候并非所有的竞选宣言和政治承诺都会全面落实。所以,人民更需要谨慎来评估内阁和新希盟政府。因为持续的支持将不会带来改变。支持应该是动态的,而避免盲目的支持对政治和国家民主来说才是最好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