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真·百日之后

2018-07-08 12:04

曾真·百日之后

我慢慢把你放下。虽然,你像水一样柔中夹杂爱恨,轻易渗透我每寸肌理,进驻我的心绪;虽然,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时儿严肃时儿慈爱,并四处游走,不叩门就擅闯我静谧的意识空间。然而,我已经能够平静看待,即便酸楚涌上鼻头,欲腐蚀调控泪水的堤坝,我也能一并接纳。

我慢慢把你放下。虽然,你像水一样柔中夹杂爱恨,轻易渗透我每寸肌理,进驻我的心绪;虽然,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时儿严肃时儿慈爱,并四处游走,不叩门就擅闯我静谧的意识空间。然而,我已经能够平静看待,即便酸楚涌上鼻头,欲腐蚀调控泪水的堤坝,我也能一并接纳。

广告

灵骨塔里你的牌位高高在上,不接地气,少了绿草晨露与婆娑树影。不过有一好,邻居甚多,适合你爱串门子闲聊的个性。有二好,仰头细看,牌位板面显示你踩在云端漫步,颇为浪漫。再有三好,板面上方慎重写上地方籍贯,以文字留下故乡泥味。福——建——安——溪,心中默念,耳畔便轻轻回荡起你软绵滑润的福建口音,一种让心温热起来的熟悉频率。

你的生卒年月日老老实实挂在名字两边,告知世人一生的喜怒哀乐,终究有其时限。命数长短或许是问题,但有没有价值才更是让人纠结的唏嘘。雍容华贵的照片底下写着你的名字,那个你生而为人的标志。很后悔不曾询问你名字的由来,是外公的期许还是外婆的期待?或只是随意拈来胡乱凑合的菜市叫卖?我想,你是人世间的一朵野花,天生好养也独自吞吐芬芳。若你生前能明白这朵花如此平凡却珍贵,而好好怜惜相待,必能酿得花蜜,无处不释放善意与甜美。

如此利落简单?是的,牌位板面上,居然没有显妣尊称!

打从遇见你的第一天起,你就一直是个保护与管教我的严母,我似乎从没怀疑过,也习以为常地以你的这个角色来与你生活。角色,却如同上了框架的画,再美再有灵气,都被四角局限,把你束缚得死死的,透不过气。角色,也让我们之间处于永远无法对等的状态,错落中走不进彼此的内心。身为女儿,在当了母亲后,我都没能意识到:你不能一辈子只是个角色,你必须是一个人,一个完整的人!

这一生仅有那么一次,我们在厨房里忙着,边做边聊。做什么聊什么早已遗忘,只记得仿佛仙人手中拂尘划了个大圈,天灵顿时大开,咱变作一对好友,聊得欢畅开怀。小小天地里盈盈的满溢糖果蛋糕般的幸福暖香,暖香绕梁三日不知人间已过了多少时节。

厨房后方那大嗓门的邻居太太突然高声询问:“嘿,母女俩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啊?”这一问,惊醒了天地,母女俩的角色立即归位。从此,再次天涯一方。这不起眼的一幕生活小剧,在我心里沉甸甸极有分量,但也只能不断不断重播,而且画面短促模糊,剧情无以为继。

广告

不需要显妣以彰显显考,不需要尊称来显示孝道。感恩莫名的安排,让你的名字大大方方简简单单回到生而为人最初的单纯。也感谢自己在你百日之内,不停思索回望而看见了许多条条框框如何逼苦你也逼苦自己。

今生无法转化关系让彼此即是母女,也成为朋友知己,就只能盼来生再续缘份,而且不贪,只求是最简单最轻盈的那种缘份。若没能聚缘,你便化作暖暖的风,拂面安慰一支碧绿垂挂的柳条,在水中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一阵,又一阵,和煦且宁静。

即使我们真的忘了彼此,也定能思念如昔。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