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庞沙万政治的终结

2018-07-08 11:41

郑丁贤‧庞沙万政治的终结

希山并不是典型的巫统人,在这个政党内,他有点格格不入;然而,他也缺乏改变巫统的能力,只能改变自己去符合巫统。

台面上的人物,还在演六国大封相,打打杀杀,热闹得很。

广告

不过,熟面孔之中,少了一个希山慕丁,唔......,他已经急流勇退。

虽然国阵输了江山,不过,个人方面,希山没有输完,他赢了森波浪国会议席。

选后,他表示国阵败选,自己也要负责。然后,他宣布不会角逐巫统党职,认为巫统和国阵应该由新人来领导。

他说到做到,没有竞选党职,也没有站边。

没有恋栈,没有恶言,也不是被打下去,自己想走就走。在目前政坛的权力乱象中,算是潇洒。

直到今天,人们还在揣测他怎么如此干脆政治中,拖拖拉拉的很多,打死不走的也有;而说走就走的,少之又少。

广告

接近他的人说,国阵丢了政权,对他打击很大,他看不到未来方向,心灰意冷。

而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或许希山终于了解,政治这条路,并不适合他,与其勉强走下去,不如归去。

其实,希山的政途,有点身不由己。

他出身政治世家,祖父是巫统创办人翁惹化,父亲是前首相胡先翁;敦拉萨是他的姨丈,纳吉是他的表哥。

广告

他含着银汤匙出世,以后的道路也为他铺好。

安华被马哈迪逮捕那年,巫统出现危机,马哈迪拉拢马来贵族bangsawan影响力,安排希山接任巫青团团长,以后党职和官职都是青云直上。

如果没有差错,他就是未来接班人选。

然而,性格使然,他缺乏从政者的随和,也少了政治人物必须具备的圆滑,以致在党内的人缘麻麻哋。

加上他的显赫家世,庞沙万bangsawan的背景,也被人认为他和马来草根脱节。

2005年的举剑事件,挑起种族敏感神经,激怒了非马来社会,是他从政的一大败笔。平心而论,希山不是种族主义者,但不能否定的是,他想通过这一举动,向巫统和马来社会证明他的“马来”色彩。

这是希山个人当年的无知,也是巫统的悲哀。

在一个右倾种族主义的框架中,必须表现得比同侪更加右倾,以博取认同。

2008年大选,国阵遭到非马来选民唾弃,希山不能撇开责任;尔后,他为当年行为作出道歉。

以后,也许汲取了教训,加上年龄渐长,希山趋于成熟,在党内和政府中,也属于较开明一派。

马航失踪事件,他替大马政府填补了一些失分;任职国防部长时,他拉近了和中国的关系。

槟城大水灾,他到现场救灾,和华裔妇女拥抱那一幕,也着实让不少人触动。

大选之前,他说,所有族群都是大马的主人;他最担心的是国阵在没有获得非马来人的支持下获胜,这将使政府失去代表性。

选前,部分舆论认为,如果他接任首相,会比纳吉或是阿末扎希来得好。

x x x

当然,国阵丢了政权,另当别论。

随着希山淡出政坛,他的对错得失,都已经不重要。

总的来说,希山并不是典型的巫统人,在这个政党内,他有点格格不入;然而,他也缺乏改变巫统的能力,只能改变自己去符合巫统。

他有家族历史的压力,肩负家族的使命,捍卫家族的名声和地位;只是,他又少了先辈们的魄力。

他像是一个情非得已的从政者。从政,或许不是他想要的选择,但是,却被安排走上这条路。旁人羡慕他平步青云,他却不知为何而来,又该往哪里去?

他的表哥纳吉,何尝不是如此!当年如果不是敦拉萨突然病逝,巫统需要延续bangsawan政治传承,也不会把他从英国急召回来,要他子承父业。

当年,有没有人问过纳吉:“从政是你的理想吗”

若是当年依自己的兴趣,志向,能力,选自己的人生道路,或许是不一样的风景。

纳吉和希山是bangsawan政治领袖的代表,看来也是终结;连普罗马来社会也不再眷恋他们,大马政坛的贵族世袭文化,大致上也告一段落。

只是,政坛上还有很多的政治家族,来自不同族群,固执的传承......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