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笔记】蔡羽·布洛克家族的悲剧人物

2018-07-17 19:35

【古晋笔记】蔡羽·布洛克家族的悲剧人物

布洛克家族历史中,有一号人物被刻意忽略,他是约翰布洛克(Captain John Brooke Johnson-Brooke)。此人是第二代拉者查尔斯布洛克的长兄,一度是首任拉者詹姆士布洛克的“王储”(Rajah Muda),乃布洛克王朝第一顺位接班人。换言之,如果当年约翰布洛克顺利接班,那么砂拉越第二代白人拉者就不会是他的弟弟查尔斯,砂拉越历史也将改写。
如果约翰布洛克没有与其舅舅决裂,砂拉越第二代拉者也许就不是查尔斯(右二)了。(图:KCH Past & Present)

布洛克家族历史中,有一号人物被刻意忽略,他是约翰布洛克(Captain John Brooke Johnson-Brooke)。此人是第二代拉者查尔斯布洛克的长兄,一度是首任拉者詹姆士布洛克的“王储”(Rajah Muda),乃布洛克王朝第一顺位接班人。换言之,如果当年约翰布洛克顺利接班,那么砂拉越第二代白人拉者就不会是他的弟弟查尔斯,砂拉越历史也将改写。

广告

约翰出生于1823年,其母亲是詹姆士布洛克的大姐Emma Frances Brooke。

他原为军人,当其舅舅在砂拉越建立政权以后,约翰于1848年退伍,并改姓“布洛克”,随后抵达婆罗洲接受委任为“王储”,以在詹姆士返回英国时协助治理砂拉越。抵达婆罗洲时,他先是待在纳闽(Labuan)一段时日,而后就长期驻扎在古晋。

当约翰布洛克开始在砂拉越展开工作之际,圣公会的麦陀俄主教恰好也开始其传教工作。两人结识后相当投缘,很快就成为关系非常密切的好朋友。他们经常携手合作,比方在1862年与苏禄海盗在沐胶的决战,为约翰赢得一次漂亮的胜利。

约翰布洛克。(图:网络)

拿出身家协助舅舅

且说其舅舅詹姆士布洛克在治理砂拉越时最沉重的一次打击,莫过于发生在1857年的石隆门帽山华工事件。尽管詹姆士成功逃过一劫,并最终瓦解石隆门华工组织,但代价是古晋几乎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许多建筑都被摧毁。再加上帽山金矿开采作业停摆,以及鸦片贸易滞销,导致詹姆士必须向英资慕娘公司和一些友人借贷共1万元以重建砂拉越。

当时,约翰布洛克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几乎拿出全副身家协助舅舅。为此,詹姆士特地举办了一场隆重的授勋仪式,表扬约翰的贡献,并指定他为接班人。詹姆士甚至写道:“将这个国家作为遗产传给你和你的继承人,我感到非常高兴。”

广告

舅舅的高调表态,让约翰深信詹姆士将在1861年退位,让出砂拉越拉者一职。然而,他显然低估了整个形势,当他听说舅舅在英国积极向法国、荷兰、比利时、意大利和美国献议收购砂拉越时,约翰深感震惊和不满,并察觉舅舅有意反口。1863年2月24日,约翰被迫屈服,以“请假”为由返回英国,而詹姆士则在查尔斯的陪同下回到砂拉越重掌大权。

至此,约翰与舅舅詹姆士的关系已然决裂,他在英国印制了一份传单“一份关于砂拉越的声明”,矛头指向詹姆士布洛克。这件事触怒了詹姆士,他反击约翰:“我决定剥夺你的继承权,因为你对国家和我——你的舅舅犯下了罪行。”

除了对约翰不满,詹姆士同样对约翰的好朋友——麦陀俄主教深感不满。导火线是因为麦陀俄主教在石隆门华工事件发生后,向外界揭发拉者落荒而逃,大大的令詹姆士颜面无光。

早年的布洛克家族墓园,目前迁移至玛格烈达堡垒前方。(图:Kuching in Pictures1841-1946 by Ho Ah Chon) 
位于玛格烈达堡布洛克展览馆内的布洛克王朝谱系图,有列出王储约翰。

痛失两任夫人与爱子

广告

1868年6月11日,詹姆士布洛克去世;同年8月3日,查尔斯布洛克接任砂拉越拉者一职。不久后的12月1日,其长兄约翰布洛克在英国逝世,年仅45岁,死时身家不到1000英镑。就政治经历来看,约翰无疑是个悲剧人物,然而他的悲剧不止如此,即便从家庭和婚姻的角度来看,他的悲痛也是无以复加的。

他在1855年迎娶首任妻子安妮,两年后安妮乘船前来古晋之际,适逢砂拉越爆发华工事件,安妮就在动荡的年代中开始了砂拉越的生活。第二年,她产下第二胎后,连续发烧了12天,最终在11月25日不治身亡,芳龄24岁,安葬在与拉者行宫咫尺之遥的家族墓园。

1860年10月28日,厄运再度降临,约翰和安妮的3岁长子弗朗西斯(Francis Basil Brooke)也去世了,他的墓就设在母亲安妮的墓旁。此时,约翰返回英国休假,并迎娶其第二任妻子茱莉亚(Julia)。而约翰与拉者之间日渐紧绷的关系,茱莉亚想必是知道的。

茱莉亚经常打理安妮和弗朗西斯的墓,面对着这两座客死异乡孤独的坟墓,据说茱莉亚变得抑郁,时刻觉得自己也会步上这个宿命。不幸的是,两年后年仅28岁的茱莉亚也死了。茱莉亚垂危之际,在病榻前将年幼的女儿托孤予麦陀俄主教夫人。茱莉亚香消玉殒后,与安妮和弗朗西斯毗邻,成为布洛克墓园内的第三座墓。

在短短三年半内痛失两个夫人和一个孩子,约翰身心所遭受的重大打击可想而知。再加上他和拉者之间不断的摩擦,终究令其健康不堪摧残,在壮年时倒下。

人生之唏嘘,约翰布洛克的一生即写照。

石隆门华工事件的爆发对詹姆士的领导是一大打击。(图:李海丰提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