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昙花无计伴蝶舞

2018-07-08 19:43

【非常艳】李天葆·昙花无计伴蝶舞

余丽珍有一部《摄青鬼乞米养孤儿》,演善良少妇,被妯娌凤凰女设计,爬到神楼抹祖先牌位,即中伏跌落而亡——庆幸腹中婴孩在棺里诞生,夜里她化为摄青鬼,向百姓乞求米饭,喂食亲儿……

余丽珍有一部《摄青鬼乞米养孤儿》,演善良少妇,被妯娌凤凰女设计,爬到神楼抹祖先牌位,即中伏跌落而亡——庆幸腹中婴孩在棺里诞生,夜里她化为摄青鬼,向百姓乞求米饭,喂食亲儿……可谓阴森惨淡,且又凄凉,只是余丽珍每每属于最后胜利者,如果不这样,恐怕当时观众很难平衡。她艰钜之时所生的孩儿,长大了多半是林家声,文武生,不是英勇小将,便是尊贵太子,循着命运安排,为生母报仇雪恨——于是有此命脉,魂断了会开棺复活,头砍了也能无缝结合,肉身重来,不管合理与否,像是甘露遍洒、花树再生,结束前笑唱同欢庆大团圆。余丽珍时装电影,减去了怪力乱神,保留了悲情元素,一字记之曰苦,苦到骨肉分离,见面不相认,或者替代认罪,甘受牢狱之灾,仿佛化身尝百苦的肉身菩萨,吃少了也就不能修炼成正果。《萍嫂》一片,简直演示妇人十大苦行事迹,伟大而催泪。

广告
余丽珍经常和林家声合演母子。 

而邓碧云在梨园,素来就是鬼马旦后,只是也不乏担任悲剧女神的时候——唐涤生作品《燕子衔来燕子笺》,她前半段饰演武蕊卿,苦到极致,冤屈无从诉,公堂之上只好撞柱而亡。邓碧云七窍玲珑心,聪敏机智,连任两届花旦王,心知即使花旦俏丽虽讨好,也得担负人世悲剧才可称为花旦王之名。戏路也便不局限于《花王之女》、《碧海狂僧》的飘红,于是有的戏名索性就叫做《苦命女》,苦命女雪夜寻夫,又或年纪老大了,演个岳飞母亲,抱住初生儿鹏举,水灾时坐瓦缸逃生……那些是《暴雨梨花》,还是《春风秋雨又三年》,相爱不能携手,哀怨极致,此恨绵绵,更是幽怨以致无了期。可是另一边厢,谐趣抵死的《状元状扁女状元》、《龙飞凤舞》、《烂赌二卖老婆》和《王先生招亲》,在泪眼眸光之外,这个路数妙趣横生,比苦命女多了亲切感,诡计多端,那些细枝末节虽则有时流于硬滑稽,却近人情,处处表现出其急智多才,对答如流,反显得她气定神闲,即使在略施小计,她亦装得淡定自若,确实是喜剧搞怪第一花旦也。邓碧云南游——来南洋登台献艺,还出本专辑,刊首署名的献辞,当然有人捉刀,文章写得文从字顺,文言写得这样,真是难得。“……尤其与星马人士,把晤在即,于椰风蕉雨碧海青天之佳境中,亲聆良朋教益,更感无限快慰!”后来邓碧云留下的登台录音,几乎是鬼马短剧,《铁嘴鸡》,《契爷艳史》,老旧时空的声音,还可以感受现场热烈反应,一次次后来再以光碟形式出版,听多了,悲旦角色缓缓离开她的身上了。

至于芳艳芬多部戏宝,皆尝尽苦涩,苦到绝境处,可能老死也未必平反。《苦尽甘来》如此片名,提供了好结果,免得妇孺观众鼓噪——大方预告:是会有好下场的。她的角色名叫莫倾城,开首一阵雷雨,芳艳芬和黄千岁对望,即关窗,暗示闪电雷雨,亲密燕好,之后雨停,树上两燕啁啾,两人便唱起调寄《拷红》的小曲。莫倾城这芳名杀伤力太大,因为一时不慎,贞洁有损,却从此遭受不公平对待,有儿认不得,有夫嫁不得。多年后,巧遇亲生子,对方已贵为状元,拦轿告状,反被斥责——她的怨愤真的比天高。她大概是连《碧玉簪》里的李秀英还苦,错在一个趋炎附势的伪君子家翁,随时为了家声着想,转瞬也可转变原则,放软身段,没事人一样。芳艳芬的迟到甜蜜,是带着无奈的,一个无端端,被弃之阴山背后,一个时过境迁,她也可以母凭子贵……歌曲里有怨怼拖曳悠长,命运被摆弄的女人,是偷尝情爱的惩罚?一夜恩情,欢好甜美,短暂如昙花,没办法等到明日的蝶舞蜂绕。之后的补偿,到底聊胜于无,这甘甜,已然不能衡量值不值得了。

芳艳芬是粤剧正牌悲旦,演尽天下可怜苦命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