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慧菁 ·司法宫的难题

2018-07-09 12:13

卢慧菁 ·司法宫的难题

全国高庭以上法官人数仅逾百人,和百万公务员相比简直是稀有,我国如果无法效仿美国采法官终身制,至少也应认真考虑修宪,将法官退休年龄延长至70岁。

有人认为以特委法官方式,在达法定退休年后仍担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劳勿斯及上诉庭主席朱基菲里,不应拖延至7月31日才卸下法官袍,持这类想法的人认为这两人以走后门方式,不能继续留任司法宫,应马上走人。

广告

理性一点又想维护法治者,认为希盟政府作为三权分立的行政权不应插手司法,应让律师公会挑战2人委任合法性的案件继续在法庭审讯,否则2人以离职方式离开,还在审讯中的案件就变得纯属学术、无实际意义了。

个人很遗憾特委法官争议要以这样的方式落幕,问题的根源在于联邦宪法规定法官一旦满66岁,就要退休,这限期最多可延长一次,为期半年,也就是说,一名法官达66岁又6个月后,一定要离开裁判桌。

1951年2月4日出生的劳勿斯,在去年4月1日坐上司法宫第一把交椅时,距离其8月3日退休日(66岁又6个月)只有短短4个月,相比之下,其前任阿里芬则从2011年9月开始掌权逾5年,才交出领导棒子。

4个月时间能做什么呢?只能举办上任欢迎仪式,不久后又要举办欢送会了,因此劳勿斯想要续任3年做些事情的心态可以理解,同理也适用在朱基菲里身上。

劳勿斯上任后曾对记者表示,要加速处理刑事案件积压问题,也要将电子拍卖法庭推广至半岛各州,这样的做法延续了2009年开始推动的司法改革,司法宫近年增设法官审理积压案件、推动电子法庭等,目前已看到一些成绩,至少在审案效率方面已有所提升,只是司法公正方面还要加把劲。

劳勿斯及朱基菲里在希盟政府上台后,选择以辞职方式下台,也许可避免难堪,但真正的问题,法官66岁又6个月要退休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广告

查阅各联邦法官履历,司法宫的难题才要开始,作为我国最高层级法庭的联邦法院,目前共有16名法官,除了在8月1日即将出现2个空缺外,另2名高庭领导人即马来亚大法官阿末马洛和东马大法官察马拉尊,分别将在明年5月和今年10月满66岁。

其中最资深的里察马拉尊出席最新一轮内阁部长宣誓仪式,让外界预测他将是大法官人选,即便他打破东马人和非穆斯林无法出任最高职的不成文规定,也只能当一位短期领导人。

剩余12名没担任官职的联邦法院法官,其中一人是已退休的特委法官陈国华,另外11人有数人将在今、明年陆续退休。

全国高庭以上法官人数仅逾百人,和百万公务员相比简直是稀有,我国如果无法效仿美国采法官终身制,至少也应认真考虑修宪,将法官退休年龄延长至70岁。

广告

首相马哈迪93岁能再度拜相,司法宫也应该留下有能力、有体力的法官,继续为我国司法贡献。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