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纽曼辞职和同志疑云

2018-07-11 09:53

郑丁贤 ·纽曼辞职和同志疑云

赛沙迪在新政府的角色,应该是进步和开明的代表,只有清新并不足够,还要带领新思维,以及坚持原则,才是他的年轻价值所在。

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是内阁里的小清新。

广告

前些时候,他就任青体部长的仪式,邀请前部长凯里出席,并指称凯里“留下了一只别人难穿得上的大鞋子”,意思是说,凯里的政绩出色,不容易跟得上。

我的意思是,很多新官上任时,功劳要归自己,责任就推给上一任,这种例子太多;而能够肯定前任,特别是敌对阵营人物,还真少见。

赛沙迪的大方得体,让人留下第一个好印象。

上周末,他到球场观看大马足总杯决赛,结束时,他留在球场捡垃圾。

这个过程被拍下放到网上,引起一片赞好;当然,也有人指他演戏、造作。

我倒认为,是否演戏并不重要。

广告

身为政治领袖,就是做一个正确示范。

和民众一齐看球并不足为奇,向民众表现如何做一个有公德心的观众,才是风范。

赛沙迪,是值得期待的新生代领袖。

但是,清新之外,赛沙迪还需要其他领袖的条件,譬如,新的思维,以及坚持原则。

广告

赛沙迪在处理他的助理的事件上,出现了思维和原则的缺口。

他上任时,委任了他的政治战友,也是活跃于同志群体的纽曼(NumanAfifi)出任部长新闻官。

消息传出之后,各种攻击纷至沓来;最普遍的批评就是:同性恋是一种病态和罪恶,怎么可以委任一个有病有罪的人在部长身旁做事?

很快的,纽曼宣布辞职。他发表的辞职声明中,还强调“希望我们可以生活在一个接受多元,没有偏见的马来西亚”。

而赛沙迪没有挽留,只是通过推特感谢和祝福纽曼。

赛沙迪身为部长,也是顶头上司,并没有捍卫纽曼;甚至,纽曼必须以辞职来捍卫他的上司兼战友赛沙迪。

赛沙迪是否对得起纽曼,这是两人之间的事。

只是,纽曼不是因为能力问题而去职,而是因为同志疑云;明显的,这是对同志群体的歧视,剥夺了他们就业的平等权利。

虽然这种现象在大马司空见惯,但是,发生在新政府,新政治时代,对LBGT群体是更大的伤害。

LGBT群体过去受到歧视,可以归咎于前朝政府的保守心态和宗教政策。

这个群体是希盟的坚贞支持者,他们给予希盟全力支持,是基于希盟的开明形象,以及种种的改革承诺。

但是,还没看到政策改变,纽曼的事件,已经是一次伤害。何况,作为新政府里头最年轻的部长,赛沙迪应该是具备新思维的领袖;但是,在这方面,他没有带动改变,而是向压力低头。

而之前财长发表官方中文声明事件,赛沙迪也是率先反对,附和了保守社会的声音,这是认同老一派马来民族主义思维,而不像是新生代去种族主义的观点。

赛沙迪在新政府的角色,应该是进步和开明的代表,只有清新并不足够,还要带领新思维,以及坚持原则,才是他的年轻价值所在。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Numan Afifi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